寒柏:從安倍中槍後的反應說起

2022-07-11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7-11 at 5.12.12 PM (1).jpeg


本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中槍後不幸身亡。兇手指對安倍感到不滿,但表明與政治無關。

坊間有不少相關的評論,有的人着眼於「大國博奕」之變化。有的人在估計日本政壇及稍後選舉之情況。有的人在推算「既得利益者」是誰。某些人在哀悼,某些人在慶祝。無論如何,在兇案發生的經過,亦有某些事情值得一談。

兇手用的是「土製」雙管槍,需要在近距離發射。在視頻裡,看兇徒向安倍走近、拔槍及瞄準,保鑣們居然毫無知覺,防線形同虛設。在兇手開第一槍後,最前線有至少兩名保鑣居然仍沒有立刻出手制服兇徒,還讓他大搖大擺的在近距離再開第二槍。

兩名在最前線的保鑣面對兇徒的槍管,只伸手企圖攔住兇徒。兇手當前,二人居然在那一剎間仍斗膽回望身後的安倍,保鑣不僅沒有保護要員的觸覺,連保護自己的意識也沒有!

在安倍身旁的保鑣沒有立刻要安倍伏下,也沒有以身阻擋保護他,更加沒有「打開」原本有防彈功能的「公事包」作為保護。只眼白白的讓安倍連中兩槍。

保鑣表現得不妥當,可能訓練是不夠專業,紀律鬆散所致。上次日本政要被行刺是超過60年前之事。此外,就算保鑣的水平沒有下降,但日本對槍械的管制十分嚴格,日本保鑣的訓練或許只在防範近距離以刀或腐蝕液體之襲擊。以保鑣們看着那土製槍管的反應來判斷,在兇案發生那幾秒間,他們還未聯想起這支槍管是可怕的兇器!

反之,如果案發地點是美國,恐怕即使連美國小童也會懂得在聽到「炮仗」聲響後便立刻抱頭伏地。保鑣不濟,安倍本人在中槍後亦是反應不來,呆立當地;所有人都沒有半點危機意識。

保鑣不濟的表現也有可能是另有原因。如果政敵要收買人命,買兇之餘,當然仍會有可能收買目標身邊的保鑣。據悉,安倍今次的行程在案發前10小時之前才向外公布。如果這是偶發性事件,則兇手只有不足10小時作準備。

當然,兇手仍有可能只是「孤狼式」襲擊;他早已準備好「土製」的槍管,收到公開訊息後才行事。據報,兇手曾是海上自衛隊隊員,因此懂得用槍或擁有自製槍械的知識。

只是他「不滿安倍」,又表明「跟政治無關」,似乎有點牽強及欲蓋彌彰。除非安倍本人與兇手有甚麼不為人知的私怨,否則不滿一個政治人物,又怎會「跟政治無關」呢?

最後,香港現時的情況與日本也有相類近之處。香港與日本一樣,在上世紀積累了社會財富,但近二十年來的經濟開始走下坡,階級固化,向上流動性也銳減,社會貧富懸殊問題十分嚴重,各階層矛盾日深。香港與日本無異,對槍械的管制很嚴格,治安也算良好。但香港是「自由港」,進出口管製十分鬆散。我們在表面上治安良好,但卻明顯有暗湧。

我們的太平日子過得太久,日本前首相被刺殺亦算是對我們的一種警剔。無論在管制槍械、監管原材料、維持社會治安及對政要的保護等範疇上,港府亦應該對各環節重新審視清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如果台海發生衝突,日本會如何介入台海危機?中國前駐日本大使館參贊呂小慶近日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思想者論壇”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日本會在美日同盟的大框架下採取行動。基於兩岸懸殊的實力對比,日本冒險的可能性不大。日本法政大學教授趙宏偉則認為,日本在台灣問題上沒有主導權,但日本可能會誘逼美國參戰。

    2022-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