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安心出行」實名制值得支持

2022-07-12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7-12 at 11.17.08 AM.jpeg
新上任的醫務衞生局長盧寵茂表示,正考慮要求使用「安心出行」者須實名登記,以識別確診人士,確保相關人士能遵守法例,不會進入社區。他又指出,本屆政府期望檢疫和隔離能做到更精準及人性化。盧寵茂提出的「安心出行」實名制,有利於將全民抗疫的成本代價減至最低,對大多數市民有利,值得支持。

盧寵茂指出,現時本港每日有2千至3千多人確診,當局要研究在執行隔離令時,確保相關人士不會進入社區,並指最擔心這些人士會進入高風險場所,包括醫院或院舍,從而感染到醫護人員或院舍長者等,故本屆政府提出要更精準抗疫,希望檢疫和隔離亦可以做到更精準及人性化。

去年12月起,市民進出所有表列處所必須使用「安心出行」,而「疫苗通」今年2月起全面實施。但是,「安心出行」和「疫苗通」都不具有識別確診人士的功能,亦不具備追蹤功能。「疫苗通」雖已是實名制,並且有使用者的聯絡電話等資料,但如果要追蹤、聯絡到相關人士,仍須動用較多的人手,在防疫抗疫方面,未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安心出行」實名制之後,確診人士可以立即轉為紅碼,外地入境人士如須執行隔離檢測措施者,也會顯示出黃碼,可以有效地防止這類人士進入人群聚集,以及需要除口罩的處所,可以大幅度提升「安心出行」的防疫功效,符合社會利益。

經過兩年多的全民防疫抗疫,政府和社會都累積了不少經驗,一些過去的做法確實有值得更正、調整的必要,比如說,上屆政府應對疫情的主要措施之一,就是推出一刀切的收緊社交距離措施,這種措施社會影響面較大,一經推出,就會令多個行業陷入半停頓或停頓狀態,大多數市民的日常生活也會受到較大的影響,抗疫的社會成本過高,而且容易引發社會不滿情緒。

新一屆政府上任後,立即提出防疫抗疫更精準化和人性化的方向,將防疫抗疫措施轉向以確保確診人士,以及須隔離人士,能夠遵守法例,不走入社區為主要方向,這種做法十分可取,如果能得到切實執行,可以大幅度降低防疫抗疫措施對各行各業,以及普羅大眾的影響。

而要達至抗疫精準化和人性化,改良「安心出行」,推出實名制,並以「紅碼」、「黃碼」識別確診和須隔離人士,是最有效的做法,也是成本就低的做法,值得支持。

現時,社會上仍有意見不支持「安心出行」實名制,其中一種理由是,上屆政府曾作出承諾,不會在「安心出行」實施實名制,這種理由站不住腳。政府施政應以社會整體利益和市民大眾福祉為依歸,在政策上如有失誤和不足,理應即時糾正和調整,不要說新一屆政府有責任對上屆政府的政策措施作出調整、更正,以滿足最新的社會形勢要求,即使同一屆政府任內,也須有錯則改。勇於認錯,及時糾正錯誤,也是政府官員必須具備的一種條件。

另一種反對的理由,則是擔心「安心出行」實名制,會令市民的個人私隱受損,有一些人會因此擔心每日受到政府監視。這種擔心主要是出於對政府的不信任,政府當局已表明,「安心出行」實名制只會用於防疫抗疫,並且主要用於識別確診者和須隔離人士,並非要侵犯市民的私隱,而且香港也有完善的法律,保障市民的私隱。一小部分人,由於對政府不信任,會反對政府的許多政策,但細心分析,絕大部分的反對,理據都是薄弱的。

還有一種反對的理由,是不認同香港要學習內地的做法,以「紅、黃、綠」碼防疫抗疫。這樣的理由很大程度是出於偏見,一些人慣性地認為,內地的做法都不可取,香港不應過多地學習內地,又擔心會令香港失去原有特色。其實,防疫抗疫只能相信科學,香港防疫抗疫應採取哪些措施,只能從這些措施本身是否有利於防疫抗疫,是否符合社會整體利益和市民福祉作為判斷,不能受少數人的偏見影響。

「安心出行」實名制,以求精準抗疫,是符合社會利益的措施,值得支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