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只有樓市才能救經濟?

2022-07-21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7-20 at 11.08.36 AM.jpeg

中國GDP今年第二季度同比增長0.4%,上半年則增長2.5%,那還是按不變價格計算的。受疫情影響,上海GDP第二季度下降13.7%,上半年則下降5.7%,顯著拉低了全國經濟增長,可見龍頭地區的龍頭城市經濟若出現問題,對全國影響很大。

就業壓力
官方公佈的資料中,失業率或許是最不能準確反映實況的數據。今年4、5和6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分別為6.1、5.9和5.5%;值得注意的卻是內地16-24和25-59歲人口調查失業率分別為 19.3和4.5%,顯示高等學校和中學畢業生現在找工作非常困難。

二季度經濟增長率接近零,根本就無法解決全國1076萬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就業難的結構性原因還包括知識工人供大於求;科技創新給中國經濟形成多個好處,但科技創新依賴知識,換言之對人力資源的需求遠大於對低技術勞動力的需求。即使科技行業有較高的產值,仍不需要太多的勞動力。

中小企和低端服務業是需要較多勞動力的部門。今年上半年,中國第三産業增加值僅增長1.8%。顯然,服務業對勞動力的需求明顯下降。

樓市疲弱
就業市場不景氣,消費弱,減少了服務業對勞動力的需求。反過來,低就業也進一步壓縮消費,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另一個原因則是內地樓市樓市疲弱,削弱消費意欲,減少對服務業的需求。

樓價高,供應和庫存量大。政府主觀上卻不希望樓價下跌,買樓意欲下降,導致樓市疲弱。媒體稱中山市鼓勵公務員團購商品房,同樣的事情在當地反覆出現過多次,使部分公務員擁有多套商品房。1959年,中國經濟困難,政府要求共產黨員不公開到菜市場買豬肉。2022年,一些地方政府則要求體制工作人員買樓,把他們與發展商的利益捆綁在一起,鼓勵公務員與市場和經濟規律對着幹,支持地產經濟。不同曲,也不同工。

看國際環境和國內市場,內地樓價近來難升。提振樓市,可推動經濟增長,但也需面對現實,服從規律。珠海前幾年樓價一度與廣州相若,現在只有廣州的三至四成,那是因為兩地人口規模、基建設施等都有明顯差異。珠海2017年開通了有軌電車,從商業區旁通向某新住宅區,從1元收費減至免費,卻還是沒人坐,虧損嚴重,結果停駛。至今,當地每次開人大政協,都有委員要求拆除軌道。

看來,刺激樓市或基建,都需要結合實際,不一定「思則得之」。

中國經濟會持續增長
中國有充裕、可利用的資源;在未來一段較長的時期,中國經濟都能以較快的速度持續增長。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目標是5.5%左右;由於上半年經濟表現不盡人意,即使下半年放寬銀行放借貸和增加基建投資,全年經濟增長達標的難度仍比較大。

大幅增加貨幣供應的可能性較小,央行現在對樓市的舉措主要力圖維持樓市穩定和防止風險向金融和其他領域擴散。估計下半年經濟增長補回上半年的低迷主要靠財政政策,如增加國內基建投資等。同時,國內經濟也可得益於海外經濟擴張,例如海外投資會增加國內的工業產出、商品和服務輸出,但那樣做的經濟成本比直接貨物出口大。

中長期而言,科技創新會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之一。在高科技時代,青年人就業和居民收入分配則需長期面對和解決。除資產升值的財富效應外,維持較快經濟和消費增長的其他手段仍在探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解決問題不該是運動式的整頓,而應是限制邊界,確定規則的精細監管。
    如果考慮不充分就推出政策,後面產生影響再推倒重來,將浪費社會資源,傷害社會信心,消費和投資都會受很大影響。

    路易  2022-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