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正龍:美國對華政策轉型基本完成

2022-11-14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AAA

453.jpg

日前,拜登政府發佈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報告在很大程度上總結歸納了近年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調整,提出全方位「競贏中國」的路線圖。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發表標誌美國對華政策轉型基本完成。

特朗普入主白宮後便宣布世界進入大國戰略競爭時代,中國從合作夥伴變為競爭對手,美對華政策由接觸與合作轉為競爭與對抗。拜登政府繼承了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定位和基本政策。不過,該報告對中國與俄羅斯這兩個主要對手做了區分,認為俄羅斯和中國構成不同的挑戰。俄羅斯發動對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對國際體系構成了直接威脅。相比之下,中國是「最嚴峻的長期挑戰」,是「唯一一個有意圖並有能力塑造國際秩序的競爭對手」。換言之,在美國眼裡,俄羅斯的挑戰是「芥癬之疾」,而中國的挑戰則是「心腹之患」。美國「將優先保持對中國的持久競爭優勢,同時限制極其危險的俄羅斯」。

為落實對中國的定位,拜登政府堅持聚焦印太地區為全球戰略的最優先地區。事實上,早在小布殊總統上台之初便謀劃美國戰略重心東移,但由於「911」事件發生,美國把全球戰略重點聚焦於國際反恐。爾後發生的中東「顏色革命」和席捲全球的美國金融危機,令美國無暇顧及戰略中心調整。然而,烏克蘭戰爭爆發並沒有阻止美國戰略重心東移的步伐。美國在援烏抗俄的同時,錨定戰略重心東移這個大目標不動搖,加強在印太地區的資源配置,從強化五眼聯盟,到兜售四國機制、拼湊美英澳三邊安全關係、收緊雙邊軍事同盟。美國排開的陣勢旨在圍堵對抗中國,維護以美國為主導的霸權體系,這將損害地區國家的整體和長遠利益。

為「競贏」中國,該報告「定製」對華三字方針,即「投資、結盟、競爭」。所謂「投資」,就是加強國內基礎設施建設、推動科技發展、促進經濟增長、強化國內民主建設等等。一句話,就是處理好國內事務,鞏固國家根基,才能有實力對華展開有效的競爭。從一定意義上來說,此舉比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似向前推進了一步。

「結盟」揭示民共兩屆政府最大的不同。特朗普主政期間,美國與盟國關係陷入二戰以來最低點。盟國普遍認為美國靠不住,與美國離心離德。而拜登政府上台後致力於修復與盟國的關係,如重新參與國際機構、擱置與歐洲盟國長達17年之久的有關民用客機補貼訴訟、解決向盟國徵收鋼鋁關稅糾紛等等。經過拜登一通懷柔和安撫的操作,眼下美國與盟國關係是特朗普時期所不能比擬的,特別是美歐、美日同盟關係大為改善。由於美國的忽悠,在人權、台海、減少對華依賴等問題上,盟國出現向美國靠攏的趨勢。拉攏盟國一起圍堵中國是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打出的最大一張牌,也是政策調整幅度最大的領域。

當然,這並不是說美國與盟國之間沒有矛盾,後者甘當前者的「附庸」,也不是說中國在美國盟國沒有做工作的空間。德國總理朔爾茨訪華,法德威脅採取報復措施,反擊美國《通脹削減法案》對電動車補貼等便是最好的佐證。

至於「競爭」,該報告賦予其全方位的維度,包括政治、經濟、軍事和技術等方方面面。政治上,美國秉持冷戰思維和零和理念,就涉台、涉疆、涉港、涉藏等問題指手畫腳,不斷炒作,公然干涉中國內政,嚴重損害中國國家主權利益。

經濟上,美國以打擊所謂「掠奪性國際經濟行為」為借口,持續對華貿易戰,執意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高額關稅,單邊制裁中國企業的單子越拉越長,擴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職權範圍,壓縮中國對美投資,收緊美國民用技術向中國轉讓。

軍事上,美軍艦機對華進行大範圍、高頻度的抵近偵察和挑釁懾壓,優先向印太地區盟友和夥伴提供軍事援助和增加武器出口,如提供防空和導彈防禦系統、反艦巡航導彈、對地攻擊巡航導彈,加強其情報、監視和偵察能力及指揮和控制系統等。

科技上,美國泛化「國家安全」概念,對中國進行「科技圍堵」,尤其在5G技術、半導體技術等領域要卡住中國的脖子。如組建芯片四方聯盟,將中國排除出全球芯片供應鏈;限制芯片製造巨頭對華出口先進超算和智能計算芯片;禁止向中國銷售先進的半導體和芯片製造設備;嚴禁美國人幫助中國發展芯片技術等,妄圖對中國發展數字經濟實施釜底抽薪。

美國對華三字方針與拜登政府執政初期提出的「合作、競爭、對抗」的對華政策一脈相承,前者是後者的歸納、總結和提煉。

對華三字方針是一個有機的整體,三者互為因果,缺一不可。「投資」是競爭的實力和基礎;「結盟」是編織各種排除中國的「小圈子」,以塑造圍堵和打壓中國的戰略環境;「競爭」是惡性競爭而不是良性競爭,以逐底競爭為目的,封殺和阻斷中國發展的勢頭,「競贏」中國,永固美利堅霸業。

此外,報告也提及在兩國利益一致的領域,如氣變、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打擊非法麻醉品等方面開展合作。但是,合作不是兩國關係的主要方面,也沒有列入美國對華三字方針之內。美國在合作方面往往說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對兩國關係發展沒有實際意義,只是報告的點綴而已。

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充分披露了美國對華政策的目的、措施、路徑和時間表。該報告稱世界處於轉折點,未來十年將是「決定性的十年」。拜登政府強調,「決定性的十年」能否取得成功,將取決於對華三字方針能否從概念變為現實。報告在最後以「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作為結束語,顯示了美國以時不我待的精神,抓緊「決定性的十年」,「競贏」中國的緊迫感和戰略野心。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指出,中美剛舉行的峰會提出「戰略溝通」,應該是在兩國國安團隊層面敲定某些務實的安排,尤其是觀察雙方在台灣問題上的實踐會否發生一些變化。

    2022-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