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炳逢:香港青年在內地發展有何優勢?

2022-11-23
黃炳逢
香港選舉委員會委員、香港内地經貿協會會長
 
AAA

shutterstock_271210298.jpg

(摘錄自《北上南下中西行-馳騁於香港內地與世界》一書)


客觀條件可變,意志及態度決定一切

 

許多香港年輕人問:如果到內地發展我們有何優勢?筆者很快可以說出幾個「可能」,例如:

1. 香港是國際大都會,外語能力相對較佳,接觸國外的事物沒有什麼限制,可以更快,青年比較容易具有國際視野,加上香港一直是中西文化交匯之地,多元化社會便於造就多元化人脈關係,接觸面更廣;

2. 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具備更大的創作自由度,信息的獲取沒有限制,所以在創意靈感方面較為多樣,創新風格及國際流行文化比較容易掌握及運用於工作當中;

3. 香港教育制度與內地不同,在兩文三語的學習環境下,青年在不同體制下成長,生活習慣有所不同,本身含有與內地青年多方面不同的元素,某些差異便於在內地發展時為當地注入新思維,可以突出自身的亮點,發揮獨特價值;

4. 一國兩制下香港人的國際往來比較方便,省卻不少外國簽證要求,在處理國際業務時,有跨境出行優勢。內地不斷為到北上發展的港人提供各種便利及優惠措施,年輕人拿着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去內地大部分城市,只要當地單位能掌握香港人內地就業的寬鬆要求,便不需要處理戶籍轉移問題,在戶籍問題比較突出的城市,變相是一種優勢;

5. 中央一直加大力度方便香港青年去內地學習、就業、創業,加深兩地的融入不遺餘力,內地許多城市也積極提供新機會讓香港人到當地發展,現在更容許內地港生參加公務員考試,及格後可在當地政府工作,這些便利措施變成了香港青年北上的附加值;

說到優勢,當然也要說與當地人才競爭時可能出現的弱點,包括對國情、內地體制、地方文化生活習慣、方言、市場運行狀況等等缺乏深入認識,特別是工作及業務性質與當地市場密切關連的地方。

為甚麼筆者開宗明義說的是「可能」的優勢?事實上,優勢和弱勢並不絕對,不能過於簡化,作為分析之用有餘,但真正面對和實踐起來就牽涉許多差異,千變萬化,特別是與個人的意志、態度、興趣、性格、能力、價值觀等等息息相關的因素,存在許多不確定性。所以筆者總是回過頭來問年輕人:你自己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的志趣、性格、家庭狀況、對不同行業的認識?有沒有做好到內地發展前的功課?

WhatsApp Image 2022-11-23 at 4.28.18 PM (1).jpeg

筆者認為:客觀條件可變,意志和態度決定一切!上述提到的優勢不一定每一個香港青年也具備,就算是具備了,在程度上也不見得一樣。由於內地發展一日千里,有許多地方比香港走得還要快,內地青年的國際視野越見開闊,國際交流機會越來越多,信息的獲取比以前更容易,外語方面的能力不斷提高,與香港青年的某些差異日漸縮小。倒過來講,香港青年往內地發展看起來有一些弱點,反過來又可能是另一種優勢:當香港年輕人到內地,面對陌生的環境,所產生的好奇心和對當地的觀察,可能比熟悉當地的青年來得強烈、認真和仔細,起碼不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總會產生不一樣的視角。許多城市的外地人往往為當地帶來不少新模式,成為一股創新力量。在許多產業領域,有一些行業外的人沒有舊包袱,他們加入到一個行業裏面,反而可能有所突破,帶來變革,包括科技和經營手法,例子比比皆是!

由此可知,優勢也好,劣勢也好,在現今信息發達的社會都在變化當中,都是相對的。客觀條件可以變化,只有年輕人的意志可以自我堅定,處於不變之中。北上發展成功與否沒有既定模式,全憑年輕人本身的態度而決定,能力和方法非一成不變,可以通過努力而強化和完善,為自己創造最佳的發展條件。筆者認為不是每一個香港青年在條件上、性格上都適合到內地發展,香港就是大灣區的一部分,留下來也可以是個不錯的選擇。但香港年輕人當中的每一個也都適合到內地發展,絕對視乎他們自己的意志及態度。有強大的意志要到內地去發展,有真正謙卑的態度去了解國情及探討內地發展機會,那就是最大的優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民生的角度看,一些香港過去一直未能解決的老大難問題,如果繼續只從香港的角度去思考破解之策,確實有一些問題,猶如鑽進了死胡同,很難找到出路。但假如建立起「融」的思維,把這些問題放到整個大灣區的廣闊空間去思考,很可能就會豁然開朗,可以找到更多不同的解決辦法。

    文武  2022-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