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必須在中美博弈的框架下看待諾貝爾和平獎

2018-02-06
傅霾澈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3GUY1.jpg

美國12名國會議員日前提名佔中領導者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角逐諾貝爾和平獎,如果認為他們是真心誠意支持香港的民主,只能說是太傻太天真。俗語有云:一切都是政治,此次提名就是對這句話最經典的註解。就像中國如果提名斯諾登角逐諾貝爾和平獎,難道會有人相信這不是出於政治考慮?

正所謂「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政治不能只看一時一地的進退得失,而是必須具備一定的時空深度和廣度。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們不妨先看看最近中美之間有何大事:1月,美國國防部公佈了美國10年來的第一份《國防戰略報告》,稱中國是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這與去年12月公佈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對中國的態度與觀點完全一致。同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在國會發表任內首份國情咨文,將中國斯視為對手。兩天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問拉美前夕發表演講,警告拉美國家不應過份依賴與中國的經濟聯繫,形容拉美不需要新的「帝國強權」。

從意識形態阻中國崛起

顯而易見,中國是美國的眼中釘、肉中刺,是特朗普「令美國再次強大」的最大阻力和挑戰者,凡是能夠阻止甚至只是拖慢中國崛起的方法,美國都十分樂意嘗試。美國稱霸世界最重要的工具有三種,一是武器、二是經濟、三是意識形態。對付同為核大國的中國不可能用武器;中美經濟早已水乳交融,用經濟手段對付中國,只會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所以不會輕易使用;那麼能夠用的只剩下意識形態,而這也是當前美國攻擊中國的主要手段。由此則不難理解為何美國政客不關心自家的問題,反而如此關心與其毫無瓜葛的香港民主問題了,明眼人都知道,此次提名的真正目的,就是給中國製造麻煩。

反對派也許對此心知肚明,但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考慮,並不介意被美國當槍使,反正大家的目標一致,都是搞垮中國。但是反對派不妨先參考一下以前美國的搶有什麼下場,美國曾經扶持拉登在阿富汗對付前蘇聯,扶持伊拉克的薩達姆對付伊朗,結果是兔死狗烹,兩人最終和美國反目成仇。近年的阿拉伯之春、顏色革命,美國扶持各國的反政府力量,凡是接收了美國「民主」大禮的國家,無一有好下場,由此引發的難民危機搞得歐洲盟友天翻地覆,美國自己拍拍屁股置身事外。

香港陷亂局 美國有利無害

即使不從國際政治博弈的角度來看待問題,只以普通的人際關係來分析也能得出同樣結論。如果有個以前毫無瓜葛的人,突然滿口仁義道德、出錢出力幫你,而且不求任何回報,你不會覺得奇怪嗎?你會坦然接受嗎?誰都知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筆者實在想不出來,推動香港的民主對美國有什麼好處,相反,把香港搞得一團糟,對美國才是有利無害。而對北京來說,搞亂香港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在北京眼中,香港是自家的孩子,只有搞好香港的動機,絕無搞壞香港的誘因。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曾說,香港好、國家好,那麼反過來也就意味著香港不好、國家不好。到底誰希望香港好,誰希望香港不好,一目了然。

緬甸的昂山素姬也曾是歐美的寵兒,被封為民主女神,獲得過諾貝爾和平獎的榮譽,但是她上台後並不隨著歐美的指揮棒起舞,不但不參與圍堵中國,反而與中國眉來眼去,結果立刻被拉下神壇。由此可見,諾貝爾和平獎已開始變質,這與當年諾貝爾設立獎項的目的並不相符,如果黃羅周之流也能得獎,只能說明其已淪為歐美的政治工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以本質、訴求而論,「佔華」不但不輸於「佔中」,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爭取的更是社會公義。如果美國政客認為「佔中」如此高尚,同一把尺何以又對「佔華」不屑一顧,甚至大力支持警方的清場行動。說穿了,就是和平獎不過是一個政治工具……

    韓成科  2018-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