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即將到來的朝鮮衝突

2016-09-26
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
 
AAA

12829367020628239.jpg

想像一下現在是 2020 年。 中央情報局局長要求與美國總統緊急會面。 理由:朝鮮成功製造出小型核彈,可以裝在洲際彈道導彈彈頭上並打擊美國本土。 這一消息很快洩露並公之於眾。 不僅在華盛頓,首爾、東京、北京和莫斯科也紛紛舉行高規格會議討論如何應對。 

這一情景今天看起來也許不現實,但這更近於政治科學而非科幻小說。 朝鮮剛剛進行了第五次(也顯然是成功的)核爆裝置測試,而不久前,它剛剛測試了多枚彈道導彈。 如果不進行大規模干預,朝鮮擴充核武庫(預計現在擁有8至12枚裝置)並實現核武器微縮化以增加導彈打擊面和打擊精準度將只是時間問題。

如果朝鮮邁過這個門檻,那麼這個全世界最軍事化、最封閉社會的危險怎麼高估都不過分。 能夠威脅到美國本土的朝鮮可能會認為它不必再忌憚美國的軍力,這一判斷可能導致朝鮮向韓國發動常規非核打擊。 即使這場戰爭最後以朝鮮失敗告終,獲勝的代價也將極其巨大。

朝鮮擁核擾亂中日韓平衡

儘管如此,朝鮮不必發動一場戰爭,就可讓其進一步發展的核武器和導彈,產生真正的影響力。 如果韓國或日本有朝一日認定朝鮮擁有核威懾,可阻止美國捲入朝鮮半島戰爭,兩國將失去對美國安全保證的信心,日、韓發展自身核武器的可能性也會隨之提高。 這一決定將引起中國警覺,令這個世界人口、財富和軍力最集中的地區,出現危機甚至衝突的可能。

還有另外一個風險。現金拮据的朝鮮可能向出價最高者兜售核武器,買家可能是恐怖組織,也可能是同樣認為自己需要這一終極武器的國家。 顧名思義,核擴散將增加進一步核擴散的可能——也隨之增加實際使用核武器的可能。

美國有不少選項,但吸引力都不大。 如果進行談判,很難找出理由認定朝鮮可能放棄其心目中的最佳生存保障。 事實上,朝鮮已可利用談判,為進一步發展其核與導彈能力贏取時間。

美國軍事行動存不確定因素

另一個選項是繼續目前已擴大制裁的行動。 問題在於制裁不夠嚴厲,不足以迫使朝鮮放棄其核與導彈計畫。 這部分是因為中國擔心朝鮮一旦崩潰,將導致大量難民湧入並形成一個投靠美國的統一韓國,因此中國將繼續保證朝鮮獲得其所需要的燃料和糧食。

美國 以對華外交為重點更有意義 。 在於韓國和日本進行緊密磋商後,美國應該與中國官員會晤討論統一的韓國應該怎樣,以打消中國的部分顧慮。 比如,統一後的韓國可以無核,留駐朝鮮半島的美軍將削減規模並進一步南遷。

當然,這些保證有可能甚至基本肯定無法讓中國縮減對朝支援。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還有三個選項。 其一是接受一個擁有可以將核彈投送至美國本土的導彈的朝鮮。 對朝政策變為防禦(部署更多反導系統)和威懾,讓朝鮮知道一旦使用或傳播核武器就將導致政權的末日乃至核報復。 也可以運用網路武器阻撓或破壞朝鮮核計劃的進展。

其二是常規軍事打擊,目標為朝鮮核與導彈能力。 危險在於這樣的打擊可能無法全部命中目標,結果是引發朝鮮對韓常規軍事打擊(目前有30,000美軍駐紮在韓國)甚至核打擊。 不消說,日本和韓國必須在軍事行動開始之前做好支援美國一切軍事反應的準備。

其三是只在情報表明朝鮮已進入導彈警戒狀態、準備立即使用時發動這一常規軍事打擊。 這是經典的先發制人打擊。 危險在於情報可能不夠明確——或不夠及時。

讓我們回到 2020 年的那個假設時空。 如果說還有許多事情仍不確定的話,那麼有一件事已經確定,那就是,不論誰贏得11月的美國總統選舉,在他或她的任期內都將面臨命運攸關的朝鮮政策決定。

 

richard hass.jpg

作者為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即將出版新著《混亂的世界》(A World in Disarray)。

© Project Syndicate

www.project-syndicate.org


* 本文由思考香港獲香港獨家中文版轉載權

 

 


 

 

延伸閱讀
  • 本來,兩國元首終於面見,預期雙方的分歧應該會收窄,至少也會有一些共識,但會談竟然被拉倒。到底,為何會忽然談判破裂?

    寒柏  2019-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