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分歧讓下任聯合國秘書長承壓

2016-10-20
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及政治和軍事分析中心主任
 
AAA

WhatsApp Image 2016-10-20 at 14.09.11.jpg

葡萄牙人古特雷斯出人意料地順利當選下任聯合國秘書長,並不能彌合美國與中國最近在聯合國大會辯論發言中的尖銳分歧。與其他國家一樣,美國和中國都在利用各國領導人參加的聯合國秋季大會平台,向全球聽眾宣示立場與原則。

中國早期很少介入聯合國事務。盡管嚴格說來,中國是聯合國創始國之一,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直到1971年以後才取代台灣,在聯合國擁有中國的席位。不過北京的活躍度在20世紀70、80年代不斷增加,中國對聯合國的政策如今眾所周知,就是維護國家主權原則和不幹涉他國內部事務原則。這一政策體現在周恩來1954年向聯合國提出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在發展與其他國家外交關系時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幹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

按照這一原則,在上月第71屆聯大一般性辯論上,中國總理李克強強調了中國在制定“聯合國2015年後的發展議程”過程中發揮的關鍵作用。他在大會發言中提出,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一直尋求全球范圍內的“共贏”解決方案。他還強調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承諾,並以此為例,說明北京在聯合國框架內為應對主要全球性挑戰而發揮的領導作用。

但從李克強的講話中,卻不難解讀出對美國政策的批評。例如他呼籲國際社會接受聯合國安理會在世界政治中的領導地位(北京在安理會可以否決美國的行動)。此外,他主張通過對話與調解而不是高壓手段解決國際爭端(借助外交官而不是海軍陸戰隊)。他進而呼籲停止采用“雙重標準”對付恐怖分子(也就是美國應該將反華維吾爾人視為好戰分子而非烈士),同時建立多邊夥伴關系,而非排他性同盟(與中國不同,美國有眾多同盟國)。最後,李克強為北京領土爭端政策進行辯護:“中國主張與其他國家通過談判和友好協商,來解決領土和海洋權益爭端在內的各種分歧和問題。”

李的表態也許是針對美國總統奧巴馬前一天的聯大發言。奧巴馬抨擊中國落後的思維與政策。對於中國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的領土爭端,奧巴馬表示,“在南海,依法和平解決爭端,比島礁軍事化更能帶來穩定”。奧巴馬還為美國自由民主原則進行了動情的辯護,也是對中國政治體制的含蓄批評:“雖然不完美,但我們打造的開放市場和問責治理原則,以及民主人權與國際法原則,依然是本世紀人類進步最堅實的基礎。”他承認歷史、地理和民眾信仰會影響國家發展,但強調“這並不意味著亞洲、非洲或中東的廣大人民喜歡專制統治。”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聯大發言時,以讚譽口吻提到了遭到美國反對的中俄兩國的舉措。從中也可以看出,下任秘書長和下任美國總統都將面臨挑戰。例如,拉夫羅夫重申支持有關禁止在太空部署武器的俄中條約草案。莫斯科和北京在裁軍大會上都對條約表示支持,這是對美國決策者的警告。在美國人看來,條約旨在阻止美國的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因為它需要在太空部署傳感器。拉夫羅夫還提到,俄中聯合提議加強《禁止細菌(生物)及毒素武器的發展、生產及儲存以及銷毀這類武器的公約》。而美國政府擔心它會減弱對美國生物技術公司知識產權的保護。

同時,拉夫羅夫提到俄中關於建立更具包容性亞太地區安全秩序的建議,這一建議有利於北京和莫斯科聯手推動歐亞一體化。拉夫羅夫還呼籲中國任輪值主席的G20成為世界“首要的全球經濟與金融論壇”。奧巴馬政府雖然同樣希望增加G20在全球的影響力,但也想保持G7/G8的權力。中國沒有加入G7/G8,俄羅斯自從吞並克裡米亞半島後也被排除在外。

最後,拉夫羅夫還得意地提到2016年6月25日中俄關於促進國際法的聯合聲明。這份聲明呼籲堅持“國家主權平等原則,和不幹涉別國內部事務原則”。這些原則——李克強的發言為之作了辯護——強化了中國與俄羅斯長期以來的要求,即國家之間而不是一國內部應該更加民主,應該允許各國(政府)決定自己想要哪種政治和經濟制度。

中國、美國及其他安理會成員能夠就下任聯合國秘書長候選人達成共識,這讓人們相信,盡管存在分歧,但這些成員國是可以務實合作的。但是,下任聯合國秘書長仍不得不處理這些國家在關鍵問題上存在的廣泛而深刻的分歧,這些分歧在它們最近的聯大發言中表露無遺。

文章轉載自中美聚焦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