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楚峰:混亂中的新立法會面臨緊迫任務

2016-10-31
黃楚峰
新民黨執行委員會成員
 
AAA

[CropImg]IMG_8283.JPG

新一屆立法會大多數當選議員已經宣誓就職,同時選出了新一任立法會主席。從首日會議的混亂情況來看,未來幾個月立法會的表現很難令人樂觀。

一些新當選的反對派議員熱衷於採取激烈行為,發表不恰當言論,意圖吸引媒體關注,並在社交媒體上盡量獲得更多“點讚”。換言之,他們的行為受到網絡社群的強烈影響。這令他們的言行變得更加不可預期,有時甚至互相矛盾。因此,特區政府要試圖獲得他們的支持將變得非常困難,因為他們一旦發現自己的決定在網絡上不受歡迎,他們很可能會食言。他們為取悅日益苛刻的網絡言論變得日趨極端,這是一種惡性循環。而這種內部摩擦除了制造政治鬧劇外毫無意義。

不幸的是,香港無法承受將寶貴時間浪費在愚蠢瑣碎的爭鬥上。過去幾年,議會“拉布”已經令很多關鍵議案、修正案和公共工程預算分配遭遇拖延或擱置。未來幾個月,立法會將面臨幾項重要表決。數十億的公共工程項目被前一屆立法會推遲,而這些項目很多都涉及民生政策,以及長期土地房屋開發項目的可行性研究。多數項目並不具有爭議性,還可以滿足香港近期和長遠需求。特區政府應盡快將這些項目排程,並加快審批。

最低工資委員會即將正式向特區政府提交一份新的最低工資水平建議。由於最低工資調整直接影響基層市民,相關法案過去在立法機關並未遭遇太多拖延。但願這份新的最低工資法案能很快獲得通過,以緩解有需要人士的部份壓力。

另一個版權條例修正案,受部份網民反對影響,今年早些時候因“拉布”而擱置。未來幾個月,政府有可能在整合網民意見後重新提交該修正案。但很難估計政府對這份修正案緊迫性的看法。

目前財政預算案正進行諮詢,收集市民意見。每年討論、修訂和通過預算案都是立法機構最重要的任務,因為預算案決定著政府未來12個月的運轉能力。近幾年,政府預算案受“拉布”戰術拖延,幾乎總是在最後一刻才驚險過關。雖然沒人能確定這一次反對陣營將會使出何種手段,但可以肯定的是,2017-2018年度預算案的通過將會比以往更加艱難。

以上提到的這些還僅是前一屆立法會尚未完成的,或是在可預見的未來最明顯、最可預見的議案和修正案,此外還有很多極待特區政府和立法機構合作處理、事關民生的其他議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MPF)由於缺乏對退休僱員的保護而備受批評。雖然管理費用不菲,但該計劃的收益卻低於債券等市場上的其他低風險投資。其回報率甚至低於通脹率,並且扣除管理費用後,收益低到可以忽略不計。該計劃中的抵銷安排(僱主可以用對MPF的供款來抵銷應向僱員支付的長期服務費或遣散金)侵蝕了僱員的退休儲蓄。2001年至2014年,共計250億港元在抵銷安排下被提取。MPF提供退休保障的能力因此大打折扣。特區政府已承諾在明年任期期滿前重新探討抵銷安排。

2003年,特區政府將轄下公共房屋的大部分零售和停車場設施分拆出售,將管理責任轉交私營部門,以期改善財政狀況。但這些設施被全部出售給領展,簽署的協議也是漏洞百出。結果,領展得以在對購物中心進行重新裝修後大幅提高租金,向非住戶出售停車位,並引進浮動月租停車位制度。這種做法令領展通過犧牲住戶利益,最大化地攫取了高額利潤。特區政府應與立法會一起,通過在合適地點興建街市為住戶提供更多購物選擇,而各區也應建立新的市政服務綜合設施為市民提供停車、休閒和育兒服務。

當前立法會上演鬧劇,其代價是無力為香港種種問題找到並實施解決方案。香港特區的政治局勢居然淪落到如此混亂的地步真是令人遺憾。

文章轉載自《China Daily》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要提升特首的政治能量,不是一味的討好泛民,一味追求虛無縹緲的「大和解」,而是反求諸己,通過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及社會問題,以政績獲得市民的支持擁護,這才是保持政治能量的根本之法。

    韓成科  2019-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