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迺強: 往昔政治問題困擾當今香港

2016-10-31
劉迺強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IMG_8284.JPG

很多人堅信香港人都是不關心政治的務實派,但突然之間建制派和反對派爆發了一場大衝突。一直以來我們都否認政治衝突的存在,而如今它們再度出現並困擾我們。

10月12日新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宣誓擁護香港《基本法》並就任,支持“港獨”的青年新政當選議員游蕙禎和梁頌恆在宣讀誓詞時以“支那”代替“中國”,“支那”一詞在多數中國人看來極具侮辱性。游梁二人還在會場展示寫有“香港不是中國”的標語。這二人在宣誓前、宣誓中及宣誓後的行為無可辯駁地證明,他們不認為自己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的香港的一份子。他們顯然不尊重香港《基本法》,以及“一國兩制”原則。

游、梁並非類似行為的始作俑者。很久之前,黃毓民等人就曾在宣誓時耍花招,但他們得以全身而退。當時我們並未在意,以致出現今天的“支那”一幕。

立法會已經宣布游、梁二人的誓詞無效,並禁止他們參加立法會議。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給了他們連同其他三名誓詞無效的當選議員第二次宣誓的機會。

第二次宣誓的消息甫一宣布,特首梁振英就緊急入稟最高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及臨時禁令,要求禁止游梁二人重新宣誓。梁振英認為,這二人由於未依法宣誓已然失去議員資格,立法會主席並無權限容他二人再次宣誓。法院駁回了臨時禁令要求,但宣布將於11月初對決梁君彥的決定作出裁決。

反對派借此機會鼓吹香港“三權分立”制度已死。有趣的是,這恰恰證明了與其相反的結論,即香港司法、立法和行政機構間的制衡從未如此有效。很顯然,一個人的世界觀決定了其看到世界的模樣。

顯然梁君彥本可以就此結束這場鬧劇,避免浪費納稅人稅金並令香港免受國際嘲諷。但不幸的是,他將缺乏原則錯當公正,這真是令人遺憾。畢竟,他是由建制派推舉上台的立法會主席。他可能是個愛國派,但在關鍵時刻,我們無法確定他究竟會對哪派效忠。建制派內部也存在其他類似角色。

當梁君彥準備讓游蕙禎和梁頌恆再次進行宣誓時,建制派議員以退場表達抗議,會議因此由於參會者低於法定人數而不得不休會。在阻止游梁二人再次宣誓上建制派議員幹得漂亮。

但如果法院裁定梁君彥有權要求游、梁重新進行宣誓呢?我們對此並不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若真如此必將會是一場災難。

建制派陣營一直以來都對破壞立法會議的種種手段表示厭惡,但仍然出席了新一屆議會。為何?正是因為遵守規則並不難——任何機器人都能做到——難的是明白何時該不遵守規則。這是一個政治問題,一個價值判斷問題,一個我們裝作其並不存在的問題。

從現在開始,建制派陣營無需再聲稱不合作和“拉布”(filibustering)本身是不好的手段。他們必須設法解釋清楚,為何有些手段是合理的,而另一些不合理,他們也必須說服香港市民。自從“支那”一詞在宣誓時出現,一場戰爭已經打響。這是一場無準備之仗,也是一場不計代價必須取勝之仗。

文章轉載自《China Daily》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們若要真正解決香港問題,並不是要建立所謂的「新建制派」,而是要搞清楚香港真正的深層次矛盾所在,從而革新現時的建制派,使他們明白自己應當的服務對象。

    陳凱文  20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