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爾特的蓄意模糊政策

2016-11-03
羅梅爾•班樂義(Rommel C. Banlaoi)
菲律賓和平、暴力與恐怖主義研究所執行主任,菲律賓中國研究協會副主席,博士。
 
AAA

037afb5297ff6e3c8da78e6e8e318c2a.jpg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10月18-21日訪問中國期間宣布,他將在“軍事”和“經濟”上和美國“分道揚鑣”,這在華盛頓引發非常嚴重的安全問題擔憂。雖然杜特爾特解釋說,他的表態不意味著菲律賓將切斷和長期安全盟友的外交關係,但他上台3個多月來屢次展示“反美”姿態,已經令美國惱火萬分。

一些觀察人士草率地以為,杜特爾特的外交政策意味著向中國低頭,完全顛覆前任總統阿基諾三世的平衡性外交政策。還有一些人認為,杜特爾特是在利用兩個大國之間的博弈來獲得最大收益。
 
人們未能充分理解的一點是,杜特爾特目前試圖對中國和美國實施一種蓄意模糊外交政策,亦即戰略模糊政策,這令杜特爾特在兩個正在爭奪全球影響力的大國面前具有高度不可預測性。恰是利用這種不可預測性,杜特爾特令中美以及整個國際社會都處於“猜謎遊戲”狀態,這令菲律賓在與中國、美國和其他國家交往時更有發言權。
 
盡管由於缺乏政策連貫性,這種蓄意模糊的外交政策存在風險,但杜特爾特對他真正想要實現的目的非常明確:推動內政議程。杜特爾特的外交政策只是其國內政策的延伸罷了。
 
杜特爾特最重要的內政議題並非是禁毒,而是提升長久以來被剝奪經濟發展機會的大多數菲律賓人的生活水準。因此,杜特爾特轉向中國並非是出於地緣政治考慮,而是務實舉措,以推動貿易、投資、旅遊,促進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援助、電信升級、農業現代化。
 
當下,南海爭端並非是杜特爾特的優先考慮事項,因為這可能阻礙菲律賓和中國始於公元9世紀的漫長歷史關係。雖然杜特爾特不會放棄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的長期立場(尤其是在菲律賓在國際仲裁中獲得壓倒性勝利後),但他通過不聲張這一立場的策略來拉近與中國的關係。杜特爾特外交政策的優先考慮的是如何推進其國內政策。
 
在一個長期以來都由傳統政治精英統治、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國家,自稱為“社會主義者”的杜特爾特希望菲律賓人能將他作為一個“服務大眾”的總統來銘記。杜特爾特自視為建設更好菲律賓的最後希望,是唯一一個相對獨立於菲律賓精英統治階層狹隘利益的菲律賓總統。除了1600萬投票給他的選民,杜特爾特誰都不怕。因此,他毫無疑問是一個民粹主義總統。
 
杜特爾特之所以提高“反美”調門,並非因為他痛恨美國人,而是因為他對美國例外主義和新殖民主義的反感。他個人對美國對菲律賓的干預也懷有宿怨。一個例子就是2002年美國籍的邁林在達沃市被控實施爆炸案。由於美國的干涉,邁林最終成功逃離菲律賓。作為首位來自棉蘭老島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對美國的看法也素有怨憤,因為1906年美國殖民軍參與制造了“Bud Dajo大屠殺”,約600名當地摩洛人被殺害。杜特爾特強烈的愛國主義情懷令他對美國外交政策百般挑剔。
 
不過,杜特爾特對美國的批評姿態也是出於國內政治考慮:懷柔菲律賓共產主義運動。菲律賓共產黨(CPP)非常樂見杜特爾特挑戰美國在菲律賓的霸權。在菲律賓政府和全國民主陣線(NDF)的和平談判中,菲律賓共產黨表示雙方之間的互信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因為杜特爾特表示將終止美菲在南海的聯合巡航,並撤走駐紮在棉蘭老島的美國軍隊。
d0a4fb44ed893dddfcbc429953a6bc83.jpg
 
雖然杜特爾特頻頻批評美國,但他還未要求廢除1951年《共同防禦條約》(MDT),這是菲美安全同盟的基石。杜特爾特後來也澄清說,他宣稱將和美國在軍事和經濟上分道揚鑣,其本意是減少對美國的依賴,尋求更加獨立的外交政策。
 
在美國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10月24日訪問菲律賓期間,菲律賓外交部長亞賽重申了菲美同盟的重要性。亞賽還澄清說,杜特爾特總統所說的與美國分道揚鑣,本意是說“從經濟上和軍事上擯棄依賴和屈從的心態,這種心態讓菲律賓在美國面前長期充當'棕色小兄弟',阻礙了我們的成長和發展”。
 
誠然,杜特爾特的種種公開表態釋放出了矛盾的外交政策信號。但那些要求他澄清外交政策立場的人可能會倍感失望,因為杜特爾特執行的恰是蓄意模糊政策,由此他可以發號施令、吸引關注,並在目前局勢中處於主動地位。
 
文章轉載自「中美聚焦」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61031/10109.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