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大選後的美國

2016-11-07
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
 
AAA

希拉里特朗普3_文匯a.jpg
美國總統候選人,民主黨希拉里及共和黨特朗普。(圖:文匯報)

今屆美國總統選戰有兩個特點,一是互不留情面,二是候選人差異巨大:共和黨一邊是反建制商人 特朗普,代表民主黨的則是道貌岸然的政客希拉里。 這場選戰既暴露美國社會的撕裂,也破壞了美國的聲譽。在此情勢之下,美國人現時少數有的共識之一,就是大家都認為這場選戰實在又臭又長。 然而,選戰即將結束, 問題是接下來會怎樣?

民調顯示,前參議員、國務卿希拉里將擊敗備受爭議的特朗普。 但大家不要把民調與現實混為一談。6月份英國舉行脫歐公投時,大部分觀察家認為「留歐」陣營取得勝利是板上釘釘。 最近則有哥倫比亞人民拒絕和平協定,各界原先預期這一協定會受到熱烈歡迎。

以上事件表明,儘管希拉里眼看就要取得勝利,但結果仍不確定。 唯一有意義的民調是11月8日。 在此之前,我們只能猜測。

不過,現在還是有非常可信的預測︰經歷今次選舉後,美國毫無疑問將是一個撕裂的國家,並出現一個撕裂的政府。不管誰當總統、哪個黨控制國會兩院多數; 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無法實現自己的目標,除非得到對方的某程度的支持。

現在美國政治不再只有共和黨和民主黨兩條路線。 事實上,兩大黨內部的分裂同樣嚴重,規模龐大、鬥志激昂的派系將兩黨推向各自的極端——民主黨左傾,共和黨右傾。 這導致中間立場非常難以達成妥協。

此外,誰人當選總統都會即時引發宮幃鬥爭,各方難以妥協。 如果希拉里獲勝,許多共和黨人會將勝選的原因全部歸於特朗普的缺陷,認為希拉里只能擔任一個任期。 他們會這樣認為:一個喜歡變化的國家不可能讓民主黨主宰橢圓辦公室四個任期。 許多共和黨人(特別是那些否認希拉里勝利合法性的共和黨)都要對希拉里政府從中作梗,唯恐她在2020年以一位成功在任總統姿態,競選連任。

同樣地,如果特朗普獲勝,大部分民主黨人(甚至一些共和黨人)在從震驚與沮喪中回過神之後,將把確保特朗普無法參選連任為最高任務。 特朗普決策團隊所制定的日程必遭遇重重阻力,在他的任期內,治理國家將非常困難。

不管未來選情如何,在一些關鍵領域仍有可能取得進展。 例如兩位候選人和許多國會議員都支持,通過撥款法案,為美國陳舊的基礎設施進行現代化。 在改革美國稅法——特別是降低高昂的公司稅率並對富人加稅,都或許有望湊成多數。至於被視為總統奧巴馬的所謂「招牌成就」,目前通過醫療改革後的制度,仍存在嚴重的實施問題,各方亦有可能在改善這方面,達成進一步共識。

至於其他要求國會與總統合作的問題,勢難在短期得到解決。 其一是移民改革,這個問題在美國與在歐洲一樣存在爭議。 另一個是貿易:國內政治環境不利,導致決策者不敢支持有堅定反對者的政策,因此特朗普和希拉里都反對跨太平洋合作夥伴關係(TPP),即使批准該協定是有利於美國經濟和戰略立場。 與此同時,美國的赤字和債務也必將增加,因為根本看不出政府會有削減福利支出的雄心。

大選的外交政策影響略有不同,因為根據美國憲法,總統享有相當大的自由度。 只有國會可以正式宣戰或批准條約,但總統可以在沒有國會明確批准的情況下使用(或拒絕使用)武力。 總統還可以簽署國際協定而非條約,任命擁有大權的白宮官員,以及通過行政手段改變美國外交政策(奧巴馬最近以此重訂與古巴的關係)。

如果希拉里當選,這種自由裁量權將帶來的是:在敘利亞建立一個或多個安全區;為烏克蘭提供更多防禦武器;以及對繼續核試和試射導彈的朝鮮 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 至於特朗普會怎麼做就好難猜測。 畢竟,他是政治局外人,沒人知道他的競選綱領中有多少會轉化為政策。 不過,有預測認為特朗普政府將與部分歐洲和亞洲的傳統盟友保持距離,對中東更是敬而遠之。

美國總統大選後究竟會發生什麼事,目前依然眾說紛紜。 儘管可以合理地預期到一些結果,但唯一可確定的是不能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投票的96%的世界人口,都將與美國人一樣真切地感受到大選結果的影響。

 

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 是美國國務院前政策規劃主任,現為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即將出版新著《混亂的世界》(A World in Disarray)。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延伸閱讀
  • 一位29歲、身無分文、曾在酒吧打工養活自己的女孩,竟一夕打敗連任十屆的黨內大老,一躍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她的崛起,不只代表美國千禧世代開始向左轉、擁抱社會主義,也意謂着明年大選,美國政治兩極化的趨勢日益明顯。

    朱雲漢  2019-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