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莫斯親述南海破冰之旅

2016-11-17
拉莫斯
菲律賓前總統
 
AAA

 WhatsApp Image 2016-11-10 at 11.12.20.jpg

88歲的拉莫斯臨危受命,擔任特使與中方商討南海爭議。(圖:大公報)

三個月前,海牙常設仲裁庭裁決中國以歷史上擁有南海諸島主權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因此菲律賓擁有該海域的專屬權利。 中國拒絕了這一裁決,曾經友好的兩國關係急轉直下,現在該是降溫的時候。
 
海牙裁決出台不久,總統杜特爾特出人意料地任命年屆88歲的我擔任特使,前往中國,目的就是要修復兩國關係。 感謝香港銀行界人士(包括我的朋友,集成匯財主席吳維新),我首先聯絡到中國駐菲律賓大使、外交部副部長傅瑩,她現為中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有幸能與傅瑩會晤,她不但對南海問題瞭若指掌,也十分熟悉菲律賓的文化和政治。在第一次試探性會面中,我聯繫到同樣了解南海問題的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
 
 webwxgetmsgimg.jpg
 
雙方會面氣氛友善,傅瑩和吳士存以其個人立場坦然表示,確保中菲向前發展,離不開長期和平與合作。不過,會面結果主要是先提出緩和,以及加強互信,事關涉及領土問題之上,對雙方而言都是非常敏感,討論或需假以時日,才可解決更廣泛的一系列問題。
 
首先,中國和菲律賓應該就保護海洋的需要達成一致。 為了避免緊張,西菲律賓海的捕撈作業應該謹慎管理。 事實上,漁業合作應該被列入雙邊議程,並應該採取聯合行動應對販毒、走私和腐敗。 促進旅遊業、鼓勵貿易和投資、加強智庫和學界交流,亦應該同樣加大力度。
 
我將以上重點寫入了呈給杜特爾特的建議書中。 我認為,菲律賓必須加快任命和確認駐華大使,從而繼續進行試探性談判,抓住機會構建信任、尋找共同點。 與此同時,我們必須追求就漁業、生果、旅遊和基礎設施等相關問題形成一致,支持中國在菲律賓及其周邊的海上絲綢之路計畫。
 
與此同時,至為關鍵的是要雙方認識到,中菲談判不僅事關島礁,也事關戰爭與和平。 一年前,聯合國大會經195個成員國批准,實施了一項決議,為避免可能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全球武裝衝突制定了長期戰略框架。在與中國行動方的會面中,我和團隊認為該決議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它明確地提醒我們當前緊張局面的深遠影響。
 
我們告訴我們的中國談判對手, 「 海洋應用於解救和改善我們的生活,以及確保人類未來生存。 它們不應該成為殺人和摧毀制度的場所。  」幸運的是,中國人接受甚至重申了這一基本信念。
 
在實踐中,這一信念應該轉化為一項承諾 ,即是避免一切暴力衝突。 戰爭將嚴重危害菲律賓和中國的利益,中國擁有巨大的財富和軍事實力,不過,中國需要和平以實現經濟轉型,為數億仍然生活在貧困的中國人,帶來美好生活。更重要的是,考慮到美國在亞洲安全問題上的核心角色,美國與中國的任何糾紛都可能迅速升級。 這一嚴峻的現實是未來數周、數個月、數年,所有關於南海問題討論的前提。
 
在雙邊談判過程中,有時會出現爭議,然而,我們取得令人鼓舞的進展。中國與菲律賓互相為鄰,必須尋求立場一致,這是無可選擇的。中菲重塑過去的長期互利雙邊關系,將有力支持地區和平與持續發展,這正是雙方必須謀求達成的重點。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