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中國夢不違美國夢

2016-11-12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習特_WEB.jpg
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與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右)。(新華社圖片)

特朗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大概算是美國總統競選歷史上爭議最大的一位。當塵埃落定之後,人們更重要的不是聽他說而是看他做。在競選期間,他曾經多次談及中國,並且在匯率、貿易等方面指責中國,因此,擔心未來中美關係可能面臨著巨大的變化。筆者以為,特朗普的競選語言不一定作準,若他還沒有執政、還處於聽他說的階段,那麼可能要以他的勝選宣言更作準。

他說了,“要重新振興美國夢”。

他還說了,“我們會和其他國家和平相處”。“我們將平等地和每一個人相處。所有的人民、所有的國家,我們尋求一致而不敵對,合作而不衝突”。

筆者相信,這才是特朗普理性的而不是“狂言”的執政宣言。循著其執政宣言的思路,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中國夢不違美國夢,而企圖用美國夢阻擋中國夢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螳臂當車。

特朗普競選時曾經多次指責中國偷走了美國的就業崗位,“讓中國加入WTO是美國的災難,中國偷走了史上最多數量的工作”,並且威脅“美國要退出WTO”。特朗普還威脅稱,“將對中國所有商品徵收45%的懲罰性關稅,說到做到”。特朗普還在一次演講中承諾,若在大選中勝出,就會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他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演講上稱,“我將命令財政部長宣佈中國為匯率操縱國”。特朗普還在一份施政文件中明確說明,人民幣幣值最多低估了40%,“這一大幅低估的人民幣給了中國出口商巨大優勢,讓美國面臨長期貿易赤字,數以千萬計美國人因此丟掉工作。”

無疑,貿易和匯率政策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美國是中國最大的單一貿易國和最大的出口市場,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順差來源國。2015年中國的貿易順差總額為5900億美元左右,對美貿易順差就達到驚人的3657億美元。在中國經濟嚴重依賴國際市場的情況下,如果美國真的實施特朗普的政策,中國經濟的外部環境會出現巨大變化。

不過,當下人民幣匯率一直走低,在人民幣“入籃”之後更是趨勢不變,以至中國總理李克強多次公開力挺人民幣,稱“人民幣不存在長期貶值的空間”。若然,此時特朗普出手幫助人民幣走強,恐怕是北京歡迎的。至於增加懲罰性關稅,是有違世貿協定的,不是特朗普說加就加。況且,中美經濟捆綁,許多領域難分你我,特朗普是清楚的:傷中國也傷美國。再者,特朗普不乏與中國做生意的經驗,知道何為“雙贏”。尤其他的重振美國夢,根本是振興美國經濟,這不是排斥中國可以做到的。

至於特朗普的亞太政策,由於其反對TPP,不是北京學者看好。其實,筆者一向不認為TPP對中國有多大威脅。而重要的是,特朗普是否真的實行“全球收縮戰略”,相信他還是要在日韓駐軍,還是要調兵亞太的。

問題是,今日的中國不是往日的中國了。中國不但經濟規模世界第二,而且軍事實力與美軍差距大大收窄,特朗普要啃也啃不動。最為重要的是,習近平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建設中美新興大國關係的政策適時。中國不挑戰美國在全球以及亞太的利益,也就是說,中國夢不違美國夢,特朗普又主力處理美國內政,對未來中美關係難道不值得樂觀?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