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昊:特朗普治下美中關係何去何從?

2016-11-14
趙明昊
北京察哈爾研究院研究員
 
AAA

trump中美1.jpg
作者認為中美應考慮成立聯合小組識別潛在衝突,並在緊張局勢爆發前提出解決方案。(新華社圖片)

特朗普驚人勝出美國大選,顛覆了美國政治的確定性和各國對美國看法。 特朗普現在必須正面面對處理美國國際關係的本質,以及全世界最重要的中美關係,但這正是特朗普競選期間最受質疑的一點。

這位當選總統可能導致中美雙邊關係複雜化,尤其是他的任期正好是中國共產黨明年秋天召開的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在理想的世界裡,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都希望中美關係保持穩定,但現實上,特朗普不同意中國的南海領土主張,以及對朝鮮擁核的分歧,大大刺激了中國,保持中美關係穩定並非易事。 此外,美國國內對世界貿易、美元價值和保護主義的爭端,亦將傷害中美關係。

許多中國觀察家認為特朗普在國內將面對前所未有的分歧,他不僅要應付因慘敗而震驚的民主黨所挑戰,還要面對公開或背後反對他的共和黨人。 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須先以整肅美國國內秩序為重。 如果他把這項工作與競選時的「美國為先」講法相互混淆,就有可能進一步加劇緊張關係。

除國內政治外,國際秩序在近年來也經歷了幾次衝擊,並深刻改變了美中關係的全球氛圍。烏克蘭和敘利亞曠日持久的衝突暗示了美俄之間陷入新冷戰,這些國家和其他地方的混亂局面日益嚴重影響國家經濟和安全機制。

作為兩個主導世界的大國,中美必須探索如何在此不穩定的環境下共同努力。 今天,中美不穩定關係令雙方合作時,同時出現激烈競爭,毫無疑問,後者比前者更吸引世界關注。

奧巴馬總統一直強化美國在中國周邊的軍事存在,強化亞洲安全聯盟,更公開干預南中國海的領土爭端。 中國領導層認為這些舉措,加上美國倡議的12國泛太平洋交易夥伴協定(TPP),組成一套「遏制」中國的戰略。

在美國施行亞洲再平衡的地緣政治戰略之際,中國也正通過新的安全及全球發展倡議,包括連接中國和歐亞大陸多數經濟體的 「 一帶一路 」 ,宣示其在全球的實力存在。 同樣,中國主導的亞投行(美國認為該行是中國挑戰現有國際秩序的工具)繼續吸引加拿大等遠方潛在成員,後者於今年8月時申請加入。

中美之間的零和遊戲將使兩國間更有可能爆發衝突。 潛在的引爆點之一是朝鮮的核武器專案。 美國已經在採取措施通過強化彈道導彈防禦系統,防止朝鮮對美國本土或韓國發起攻擊。 新上任的特朗普政府可能輔之以軍事行動,以增加對中國的壓力。 但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宣佈可以接受將核武器技術帶到日本或朝鮮半島的策略,將在東北亞造成自朝鮮戰爭以來的最大危機。

中美兩國也有可能因台灣問題而爆發衝突,1995到1996年台海關系危機以來台灣和中國大陸的關係一直相對和平,雖然,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曾調派一支航母戰鬥群到台灣海峽。 台灣對中國仍然是高度敏感和刺激的問題。 如果對台關係惡化,也有可能影響到中美關係。

中美關係正常化令世界各國受益,兩國應當進一步表明其國家利益立場。 在明確立場的約束之下,兩國要保持戰略克制,避免過去不時的互相炫耀武力。

如果中美爆發衝突,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可能脫軌,中國人民可能無法實現習近平所宣佈的 「 中國夢 」 。 對美國而言,外交崩潰意味中國「失控」,美國人普遍認為1949年毛澤東擊敗美國支援的蔣介石國民黨政權時中國曾處在失控狀態。 更廣義地講,中美敵對會對全世界產生影響,並且會破壞應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挑戰的國際努力。

為避免短期內陷入這樣的局面,中美兩國應考慮成立聯合小組,聘任兩國知名專家和經驗豐富的高官。 該小組可以指導2017年的中美關係、識別潛在衝突,並在緊張局勢爆發前提出解決方案。 有了這樣的全新雙邊關系外交框架,美中兩國的戰略對抗或許可以避免。

長遠來看,中美需要通過加深對話建立對國際秩序的共同願景,這樣任何一方就不會受外來誘惑而組建對立集團。 中美還應合作推進「全球化2.0」版本,改革包容發達國家、新興國家的國際規則和體制。

儘管未來幾年中美衝突的可能性切實存在,但同樣存在改善合作的空間。 事實上,特朗普勝造出的重大不確定性下,構建新型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具有戰略價值,因為全球環境不斷變化,中美兩國均面臨區域地緣政治和國內挑戰。

特朗普現在必須選擇合作還是對抗作為美國對華政策的主基調。他的選擇應當顯而易見:合作改革國際秩序將惠及中美雙方。

 

翻譯:   Xu Binbin

趙明昊,北京察哈爾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及亞太安全合作理事會( CSCAP )中國全國委員會委員。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