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特朗普會否拖垮西方?

2016-11-21
彭定康(Chris Patten)
英國末代港督
 
AAA

PATTNENTRUMP.jpg
彭定康批評特朗普不應推動貿易保護主義。(新華社資料圖片)

我把整個政治生涯都奉獻給了所謂的 「 西方 」 。 這不是字面意義上的「西方」,儘管歐洲和美國是它的核心地帶,但也包括澳洲和日本這遙遠的國家,可以說「西方」是指擁有共同希望和價值觀的社會。 二戰後美國領導全球,西方世界受到美國硬實力的保護和美國軟實力的影響, 這裡是全世界最和平和繁榮的地方。

西方早已奠定全球秩序的基礎 ,也許是歷來最成功的。 在美國領導下,西方建立和宣揚一整套國際制度、合作安排和解決共同問題的辦法。 這套體系有助於維護世界多數國家的和平並促進繁榮,其方法和原則吸引成千上百萬的追隨者。

不過,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威脅到了整套制度。 如果特朗普上任之後,真的兌現他在其虛偽、粗俗競選活動時所作出的承諾,他將破壞一項精巧的體制,這體制耗費數十年才得以完成,並已惠及成千上百萬人。 我們都是這套制度受益者要,大家應跟美國人一起,共同努力避免其沉淪。

特朗普不應推動貿易保護主義,他把美國工人的經濟困境、收入不平等問題,都歸咎於全球化,因此叫停自由貿易協定和終止新談判,其實,美國工人經濟問題根源在於技術創新,以及美國向富人傾斜的稅收及開支政策。

特朗普若廢除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簽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 ),拒絕批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並挑戰世界貿易組織,他必然傷害投他一票的選民,還要失去海外的盟友和影響力。

特朗普另外一項危險政策是廢除美國與韓日及歐盟簽署的安全協定, 特朗普的偏見認為,美國不應向盟國提供「免費」安全,要讓他們自我保護。在現實中 ,這樣的立場可能造成強烈動盪, 東歐和波羅的海國家將落入俄羅斯的魔爪, 亞洲和中東亦將面臨核擴散的危險,事關缺乏美國安全支援的國家會試圖研發本國的核武庫,不過,特朗普說過這樣做法可以接受。

特朗普信誓旦旦廢除與伊朗核協定就是很好的例子。 有誰覺得如果伊朗重啟核武器計畫,沙烏地阿拉伯會坐以待斃、束手無策?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抨擊奧巴馬的一項主要成就——伊朗核協定,此舉或讓他撈到了一點好處,不過,廢除這項協定會危及世界安全。

特朗普提出的氣候變化政策也是問題叢生,他宣布有意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上述協定旨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和延緩災難性氣候變化。 他已任命否定氣候變化問題的依貝爾(Myron Ebell)負責監督美國環保局的過渡工作。

特朗普有一個荒謬觀點︰中國在背後失實地跨大氣候變化問題,旨在削弱美國競爭力。 他對中國普遍持有敵視態度,特別是在貿易方面,很可能進一步損害本已緊張的雙邊關係,與此同時,也威脅美國跨國公司和美國的盟友。

特朗普的總統任期還有可能帶來某種關乎存亡的威脅 。 他對穆斯林、墨西哥人、婦女和殘疾人等邊緣群體的貶義評論,損害美國團結西方國家的尊崇地位。

德國總理默克爾意識到,美國領導力的倒塌將快速終結二戰後的全球秩序。 對於特朗普的獲勝,她作出意味深長且極有說服力的回應:「德美兩國因為民主、自由、尊重法律和人類尊嚴而聯繫在一起,這種聯繫無關於種族、膚色、宗教、性別、性取向或政治意見。  」她公開宣布願意在上述價值觀的基礎上與特朗普展開合作。

這恰恰是所有美國盟友應當採取的應對之策。 我們應當像默克爾一樣堅持西方所抱有的信仰,以及它所取得的一切成就。 我們必須對特郎普顛覆法治和自由社會規範的一切行動作出譴責。 我們必須支持自由貿易,大聲說出它為人類帶來意義深遠的好處。 我們必須堅決支持伊朗核協定以及世界各國的核不擴散政策。

此外,我們必須重申反對中東歐地區的俄羅斯冒險主義。 具體來講,我們必須表明,北大西洋公約第5條適用於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和波蘭——  她們都是美國依然領導的軍事聯盟成員國。 (經過多年衰退,北約的歐洲成員國若能增加集體防務,將是十分重要。)

最後,應申明西方國家雖然不贊同中國的重商主義及其在國內實行的壓制政策,但我們不想排擠和羞辱這個大國,而是希望與之合作。

「 西方集團 」 的理念是美國最重要的成就(其他許多國家也有貢獻的),如果美國採取自我破壞的頹廢行為,將這項高貴、實用和鼓舞人心的成就扔進歷史垃圾堆,對世界將會是災難性的。

 

翻譯:   Xu Binbin

彭定康,前香港末任港督及歐盟外交事務專員,現任牛津大學校長。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