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她是小學雞,還是史盲!

2016-11-23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游11.jpg
游蕙禎承認曾考慮去信蔡英文。(大公報資料圖片)

台灣《自由時報》報道,被裁定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游蕙禎,曾考慮發公開信予蔡英文總統,呼籲關注香港新界主權問題。報道引述信件草擬版本指,當年清政府將香港島及九龍半島之主權永久移交英國,但新界只是租借99年,故《中英聯合聲明》只能處理港九主權問題,無權擅自決定新界主權;又指「中共之「釋法」已明顯違反《基本法》之規定,亦連帶抵觸《中英聯合聲明》之相關條文,致使衍生《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之虞。」游蕙禎認為,若《中英聯合聲明》不再有效,「中華民國政府仍保留有關香港主權問題之三份條約,中華民國政府理應『就新界於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之地位及屬性,表明及陳述官方立場』。」

看到游小姐上面一堆似是而非的「歷史陳述」,我嚇得目瞪口呆,這個人是從哪裏學歷史的?她不是中文系的嗎?為何這樣無知?這樣自把自為又傲慢無聊?

難怪說他們是小學雞,這種小學雞水平真是低處未算低。

第一,七十年代未開始的中英關於香港前途談判,就是因為新界租期會在1997年到期,時任總督的麥理浩到北京試探中國的態度,提出了是否可以延長新界土地租期的問題而起的。而港九反而是在不平等條約中割讓的,1842年的《南京條約》和1860年的《北京條約》迫使了清政府割讓了港島九龍半島的南部(除了九龍城寨)。游小姐的「無權擅自決定新界主權」連基本的歷史也搞錯了,問也問錯了。她如果有點水準,應該去信英國官方,或問米請戴卓爾夫人上來,問「港九不是永久割讓英國嗎?為何要還給支那?」答案也很簡單,當年英國人搶奪香港是靠船堅炮利,所謂條約只是把野蠻合理化和法條化,條約是為強盜邏輯服務。八十年代,中國能收回香港倚靠是中國的國力和意志,《中英聯合聲明》也只是把這些元素合理化和法條化而已。

第二,英國人守法嗎?在那些小學雞眼中答案是肯定的,但如果讀點歷史,就知道在利益面前,「法」是可任意裝扮的小姑娘。例子多不勝數,僅舉一例,在1898年簽了《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後,英國當局派駱克寫了《香港殖民地展拓界址報告書》,報告書借「管治上的多種問題」,把新界邊界展拓至深圳、大鵬灣北面及東面土地和深圳灣以西的土地。又提出新界的東面界線需由113。52’E 改為113。50’E,如此整個大嶼山就可全歸英國,不致把由分流至大澳的一片土地劃出界址之外。這些──後來成了《香港英新租界合同》內容──都大大超越了《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所規定的界線。

第三,台灣的中華民國是一個流亡政權,1949年,國府戰敗逃到台灣,在美國保護下偏安至今。情況就如歷史上的其他流亡政權,如明朝的崇禎皇帝於1644年自縊於煤山,清人入關,史家會把1644年認定為明朝滅亡年,但不要忘了,其後還有南明四王相繼成立並流亡數十年,但史學界不會說1645年為清朝和南明,而直接稱為清朝,因為南明太微不足道,它已離開其建朝的中原領土。不要說今天的中華民國由民進黨當政,心不甘情不願地認中華民國,不會替小學雞們出頭;就是國民黨時期的中華民國,在民族大義前,會站在這些數典忘宗的小學雞旁,而敢違背整個民族利益嗎?

對於中國人而言,香港的回歸有着深刻的意義。百多年來,不少仁人志士拋頭顱、灑熱血,為的是中華民族免於亡國滅種,為的就是民族的復興。香港的失而復歸,正好是中華民族百多年來由落後捱打到奮起抗爭,再到發展強大曲折過程的縮影和見證。

這些歷史和意義,小學雞們懂嗎?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