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力:六席能否同時補選,建制派不要太樂觀

2017-09-08
盧力
學研社成員
 
AAA

6dq1.jpg
政界關注6個議席會否一同補選。(大公報資料圖片)

最近政治圈各人,表面上十分平靜,其實大家都密謀立法會補選,等待政府公布何時補選的消息。最重要的問題是,究竟今次補選是六個出缺議席一同選?還是分開兩次舉行?眾所周知,六個議席一同補選,對泛民不利。港島區只有一席出缺,泛民重奪該席應無問題,但新界東和九龍西同時補選兩席,在比例代表制下,除非建制多人出選,否則泛民奪回所有議席,基本上不可行,正常賽果是兩區建制泛民各取一席。至於姚松炎在建築測量界的一席,上屆姚松炎能勝出,全因建制派在該組別有二位候選人出來競爭,今次補選若能成功協調,姚松炎基本上難有勝算。

計一計,如果六個議席同時補選,泛民有可能最多可失去三個議席。這個對泛民最壞的情況,泛民怎會不知道?因此,泛民一早打開口牌,要求六個議席分開補選,聲稱分開補選與否,代表林鄭是否真的有誠意大和解,政府是否「公正」處理補選云云。從策略上來說,泛民發放這些聲明,便是發現林鄭有意走回建立中立的形象,於是製造輿論,意圖向政府施壓,使補選向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

誠然,若是以為泛民就只會出出口術,建制派便是太樂觀。因為長毛梁國雄法援的申請已獲批,而劉小麗日前亦宣佈,她已成功獲泛民協助,籌務得足夠的上訴經費,並已提出上訴。他們上訴的算盤是,如果他們二人都進行上訴,政府可能選擇等待上訴結果公佈後才進行。

同時,梁游終極上訴已有結果,泛民便有理由要求先選沒有上訴爭議的四席空缺。屆時,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泛民頂多只是失去建築測量界一席。到了長毛和劉小麗上訴案完結,即使上訴失敗,他們亦可在單打獨鬥下取回那兩席。計一計,如果劇本是泛民所寫的這樣發生,六個出缺議席,泛民很可能只失去一個。

建制應提出合併補選理據 

反觀建制派,至今則選擇一言不發。從宣傳層面上來看,泛民已經打了開口牌,建制派也應該明確,表態支持合併補選,並提出相關的論據。舉例來說,他們可以指出,將六席補選合併舉行,可以節省公帑和人手,特別是新界東和九龍西乃地方直選選區,分開兩次舉行意味着開支翻倍。

另一方面,建制派亦可提出合併補選的法理依據。事實上,有關補選安排的法律規定,主要源自《立法會條例》第36條。當中的第(1)(a)條只規定,立法會秘書宣布立法會議席出現空缺時,選管會便須安排一場補選。換句話說,自立法會秘書在8月2日刊憲,宣布4人已因沒依法宣誓而被法院褫奪議席一刻起,選管會便可立即安排補選,而毋須考慮泛民眾人是否申請上訴。

當然,若泛民眾人選擇申請上訴,而又上訴成功,便有出現議席安排上的混亂。因此,選管會將可能選擇等待上訴的正式結果,才決定須否為上訴的議席安排補選。不過,這也不代表政府不可合併補選,因為整條《立法會條例》第36(1) 條並無舉行補選的具體時限規定,只有在 第36(2) 條列明不得舉行補選的情況。當中第 36(2)(a) 條規定,立法會現屆任期結束前的4個月內不得舉行補選。 

沉默只會造成尸位素餐觀感

簡而言之,不論泛民是否申請上訴,他們根本無反對政府合併補選的法理依據,所以才需要出口術,將合併補選說成「偏幫建制派」。既然如此,建制派為何不選擇反駁對方呢?他們大可以提出,泛民要求補選分拆舉行,純粹為了使選舉結果於己有利,但是補選費用將會加倍,等於變相拿納稅人的錢,補貼泛民保住議席。如果政府不合併補選,才是慷納稅人之慨偏幫泛民。

有趣的是,建制派至今卻一直保持沉默,究竟是精還是笨?他們是否已收到可靠消息,政府一定會六區同時補選,所以選擇等運到?還是他們根本不懂得反駁,所以擔心言多必失?講多錯多?若是後者,便不能怪部份群眾覺得,建制派水平不濟,乃至是尸位素餐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