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濼生:上調醫療服務費合理

2017-01-18
何濼生
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AAA

EMER1.jpg
公立醫院急症室經常爆滿。(大公報資料圖片)

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近期建議上調已多年未調整的醫療服務收費。筆者認為建議頗為合理,但同時亦應引入醫療保險的「封頂」概念,市民自行承擔一定的醫療開支,一旦過了每年的「封頂價」,剩下就由政府包底。 

我曾提出,醫管局就像一個巨型「健康維護機構」,向每個香港居民提供保險的同時也提供醫療服務。香港市民並不需要直接支付醫療保險費用,而是通過稅收間接繳付保險費。當然,窮人原本交稅就不多,但即便是在公共保險計劃覆蓋所有居民的台灣,窮人依然可能要支付已打折的保險費,也可能按情況免費。根據其官方網站:「受保人支付保費的比例,根據不同種類,從低收入人士的0%到自僱人士的100%不等。」 

自從我在 1997 年出版的《醫療保健融資和發放:改革典範》一書中首次提出以來,我一直都呼籲「加價配封頂」的醫改策略。這將令醫管局擁有資源來提升服務。不幸的是,多年來這一建議被我們的立法者和政府所忽視。 

事實上,這一簡單安排結合了用者自付和稅收再分配的概念。那些不想承受這部分費用的患者還可以購買私人保險來對沖,其保費將非常合理,因為對保險公司來說最大風險不過就是封頂額。 

很多人下意識反對費用上調:任何費用上調都被簡單認定為有損病人利益。但如果獲得醫療服務需要漫長等待,或者在你急需時卻無法獲得服務,費用再低甚至不用交費又有何好處?現時很多病人都需要等待很長時間才能預約到專科醫生或預約到磁力共振造影(MRI)。 

利用今天的技術,尤其是每位患者都有電子醫療記錄,追蹤患者每年醫療開支將變得不再困難。一旦累計開支達到上限,病人全年剩餘時間內不必再支付任何費用。不過,如果不設「封頂價」,我同樣也會反對上調費用。 只要存在上限,就完全不必擔心。 病人只需在可承受範圍內付費,一旦超過上限後便由政府「包底」。因此我將這一系統稱之為「過度負擔保險」。 

對於窮人,我們還可以在減低費用的同時調低上限。 如果我們不希望讓綜援申領人士增加額外負擔,我們可以給予他們額外年度補貼,來覆蓋他們必須支付的醫療保健費用。 

我們的公共醫療保健系統目前的費用結構確實不合理。 如果人們僅需為昂貴的服務支付象徵性費用,他們當然不會抱怨。 但當醫療成本不斷上升,公營醫院面臨越來越大需求壓力時,如果市民可以承受,為何仍然只向他們收取如此低的費用呢?假如說,我們在向病患收取象徵性費用的同時,還能繼續提供可靠、及時的服務,而這種模式是可持續的話,那麼我也不會提出異議。 不幸的是,現在的情況下,當病患急需服務時,他們卻可能被告知需要等待。另外,當病患們無力支付部分自費醫療項目,他們可能要放棄這些項目。 

就我所知,在我們的政治體制下,多數立法會議員傾向於反對上調費用。 由於他們需要選票來贏得連任,因此通常不會同意上調任何費用。何其不幸。 

事實上,「過度負擔保險」概念在瑞典、澳大利亞和台灣都成功適用了。 要想出對香港社會有益的建議,需具備相當的分析能力;但要推動這些方案有效地實行,則還須政治勇氣,敢於抵擋大眾輿論的反對聲音。讓我們期待一個好方案出台吧。 

 

文章翻譯自China Daily香港版,原文:The case for raising public healthcare fees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德國、法國與美國科學家一項聯合研究發現,AI診斷皮膚癌的能力首次超出皮膚科醫生,有助加快診斷過程,助病人盡早對抗癌症,並減低正常痣被誤診為癌症的風險。

    2018-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