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敏欣:美中或現「二次冷戰」?中國需要新的大戰略

2017-03-28
裴敏欣
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
 
AAA

coldwar.jpg

1991年12月冷戰結束,蘇聯解體。2016年11月後冷戰時期結束,特朗普贏得美國總統選舉。

我們不能預測特朗普時代會帶來什麽,尤其是因為特朗普反覆無常的個性。但有些後果已經顯而易見,在短短幾周內,特朗普的總統任期就已經徹底改寫了支撐中國後冷戰時期大戰略的關鍵假設。

第一個假設是意識形態。1989年西方自由民主制度表面上取得了的勝利,亦賦予了這套體系某種主導地位,因此它被認為對中國共產黨(CCP)的生存構成威脅。

在經濟領域,中國預料到西方會在經濟全球化領域中繼續佔據領導地位。因此中國政府與西方建立了密切的商業聯繫,這種關係支撐了中國的經濟增長與發展,加強中國共產黨在國內的地位,並奠定中國在海外的影響力。

在國家安全方面,中國認為美國並不構成迫在眉睫的威脅。雖然美國及他的盟國擁有壓倒性的技術優勢,而這個現實長期令中國領導人憂心重重,但中國幾乎不假思索地認為美國將繼續優先避免衝突。

後冷戰世界格局已漸漸改變

總而言之,中國領導人已經意識到美國對沖戰略的雙重性,即美國與中國展開經濟和外交對話,但同時對中國保持強大的安全態勢,以阻止擴張主義。他們因此制定了一套自己的戰略,旨在充分利用這種相對和平的經營環境,來實現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內主要目標。

但現在這樣的經營環境已經發生改變;事實上,早在特朗普登上舞台之前,後冷戰秩序的基礎就已經搖搖欲墜。除其他問題外,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和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後,美國在中東的戰略失誤已大大削弱了西方維護秩序的國際規則,和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的能力。

所有這些對中國來講都並不陌生,中國一直在對大戰略不斷做出調整,以抓住西方相對衰落所創造的機會。舉例而言,在美國被中東漫長而變幻莫測的衝突所干擾時,中國透過在南中國海小試牛刀,考驗了美國的決心。

但總括來說,變化微不足道;戰略的基本原理仍然相同。但隨著特朗普進入白宮,中國必須依據一系列新的假設,徹底重新制定大戰略。

特朗普政府政策 中國經濟軍事皆有危機

意識形態上,中國可以感到欣慰,特朗普時代的到來,再加上英國脫歐公投和其他歐洲國家右翼民粹勢力的崛起,似乎預示著自由民主意識形態吸引力正急劇喪失。

但在經濟領域,新環境很有可能困難重重。逆全球化現在似乎已經成為既定趨勢。這對身為世界第一大出口國,並可能是全球化最大受益者的中國來說,非常值得憂慮。

鑒於中國對出口的依賴,即使在最好情況下也很有可能造成中國潛在增長率降低。但中國真正擔心的是出現最壞情況。中國和美國之間在經濟領域的相互依賴關係,對地緣政治和意識形態對抗有所緩沖。如果特朗普兌現他取消貿易協定和單方面實施懲罰性關稅的承諾,現有的全球貿易體制將徹底瓦解,而中國將成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但最嚴重的危險可能來自國家安全領域。特朗普在選舉獲勝後的言論和行動,再加上外界對他作為衝動惡霸,和堅信世界是一個福布斯叢林的普遍看法,已經說服了中國的領導者特朗普希望挑起一場戰爭。

特朗普不僅威脅,要藐視自1972年以來一直作為美中關係基石的一個中國政策;他還發誓要以對抗中國為明確目標,來建設美國的海軍軍力。特朗普亦向俄羅斯總統普京示好,加劇了中國領導人對美國準備挑戰中國的憂慮。

中美或開展第二次冷戰

這些新假設為中國制定全新大戰略的前進道路提供了某些暗示,但大量未知因素依然存在。比如,如果特朗普決定挑戰伊朗,並因此在中東沼澤中陷得更深,中國就可能會得到某些喘息空間。但如果特朗普選擇在南海與中國對抗或放棄一個中國政策,美中關係可能因此陷入自由落體,並因此提升直接軍事衝突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特朗普就任總統可能會開啟美中對抗的新冷戰。這對很多人而言似乎不可能,但特朗普的獲勝也是如此——直到他真的當選美國總統。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