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英國的「離婚」鬧劇

2017-04-10
彭定康(Chris Patten)
英國末代港督
 
AAA


英國脫歐.jpg
英國首相文翠珊在3月簽署啟動脫歐信件,正式啟動脫歐程序。

在英國正式啟動脫離歐洲政治和經濟主流實在令人憂傷。就在這談判之際,首相文翠珊卻拒絕使用「離婚」這一詞來描述這事件。我的妻子、一位退休家庭律師兼調解員認為,文翠珊也許是正確的。畢竟我們所要退出的家庭,仍然包含著我們的大量歷史和「傳家寶」,也包含了我們未來的經濟利益,從這個角度來看,離婚絕對不是好選擇。

英國並不像一些人認為只是一個狹隘的島國,從在位王室(日耳曼人)到出口(絕大部分是流向歐洲),我們影響了西歐其他國家的發展,也反過來受到西歐其他國家發展的影響。我們與西歐只隔著一條區區20英哩的海峽,但現在,這顯然是超寬的20英哩。

那麼,我們為什麼要離開?原因混合了失望、錯覺、謊言和刻意作對等多種因素。我們被灌輸,除非設法獲得更多的核心力量(central powers),否則歐洲無力處理一些最重大挑戰,例如競爭力和難民等。

英國領袖太軟弱 文翠珊淪「脫歐機器」

此外,我們的政治領袖多年來都被對歐盟懷有敵意的人牽著走,對他們幾乎有求必應,而事實上他們的許多批評根本都是謊言。我們拒絕承認一個現實:我們只是一個中等規模的國家,早已不再能夠支配世界大部,我們過於容易被說服,相信只有民族主義者才可能是愛國者、我們能夠、也應該管理好這場分家所帶來的後果,並且不再給自己再添上麻煩。但到目前為止,脫歐的過程不讓我們看到多少希望。

去年6月的英國脫歐公投本身就是一場災難。一個代議制民主國家根本不應該轉向如此民粹主義的設計。即便如此,文翠珊原本仍然可以對52%要求退出歐盟的選民說,她會把談判交給相信這一個結果的大臣團隊,並及時將談判結果提交給議會和人民。相反,她讓她的政府完全淪為脫歐機器,但同時她本人卻一直想要留在歐盟。如今,她的政府的格言是「一是脫歐, 一是解體」,悲哀的是,我們可能同時得到這兩樣東西。

英國前景堪虞 料經濟加速轉壞

那麼,接下去會怎麼樣?沒有人有頭緒。懸崖在招手;老鼠正在集結。

我們知道,我們的出口有將近一半流向歐盟,比流向整個英聯邦的出口多五倍,比流向所有金磚國家的出口多六倍。但我們卻放棄了歐盟單一市場(這要求我們接受歐洲司法管轄和勞動力自由流動)或關稅聯盟的成員資格。顯然,我們想要按照我們的要求與歐盟簽訂自由貿易協定,覆蓋我們主要的行業和服務。

文翠珊的外交大臣約翰遜(Boris Johnson)認為我們在這些談判中盡佔優勢,因為歐洲想繼續賣東西給我們——比如Prosecco氣酒。但說到底,文翠珊的大臣們說什麼協議都不達成也無關緊要,我們只需要走開就是了。他們說,沒有協議未必是一個壞結果,因為世界渴望與我們做更多生意,隨著未來英鎊穩步貶值,與我們做生意更加有利可圖。

所有這些,用文翠珊不會用的話說,感覺就好像是一場非常不友好的離婚。談判中的每一次轉折,都伴隨著文翠珊保守黨、以及花邊小報的衝冠仇外之怒。

這件事真是壞透了,我們正準備破壞我們的經濟,這將讓窮人變得更窮,有企業家精神的人變得更加脆弱。除此之外,我們還顛覆了許多代議制民主的規則和傳統,代議制應該鼓勵尋找共識和妥協,回避多數制。

去年6月,只有52%的英國選民決定要退出歐盟。他們投票支持的到底是什麼,仍然是個謎。但文翠珊和脫歐派堅持聲稱,他們發出了聲音,這就完了。他們說不要去管“人民的敵人”——我們獨立法院中的法官——要說什麼,堅決駁斥一切關於調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觀點、攻擊一切支持歐盟成員資格或公開討論這一資格的人的名聲,不管他們是企業管理者、政客還是公民社會領袖。他們告訴BBC,必須熱情地接受英國脫歐,否則就會觸犯眾怒。最重要的是,關閉議會爭論,這都是以“重塑議會主權”的名義。

離婚進行得不順利,但這才剛剛開始,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最後會成為什麼樣的國家,只有老天爺知道。但是,和所有離婚一樣,我們可以篤定,最苦的還是孩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題為《英國的混亂離婚》,現題為編輯所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