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共享經濟進退維谷 先天問題?政府不作為?

2017-05-04
 
AAA

本港共享經濟配相.jpg

共享經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大趨勢,不過這個概念在本港到底能否遍地開花?回看Uber,除了搭乘服務外,Uber Eat卻似乎叫好不叫座。但反觀內地類似的美食分享app就成行成市,究竟為什麼呢?

曾在內地生活一段長時間,現居香港的Luis說,以前住在內地,常常會用「滴滴打車」、「餓了麼」之類的平台,他形容這些共享經濟平台是他「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不過到了香港,他就很少使用這些平台,他認為,在香港沒有用到這些平台的需要。

若果連掛上「共享」為名的foodpanda、Gobee.bike算上去。Luis都認為香港「共享」的服務成本也較高,像Uber的收費比的士還要高、foodpanda送外賣的速度還不如他直接出門買外賣。他形容,共享經濟在香港沒有形成一個生態。

香港出門太方便 反成共享經濟阻力之一

除了市民不了解這種經濟模式如何運作外,地理因素也是一個原因。內地很多人都住在偏遠地區,外出消費的成本很高,自然造就「送上門」的「懶人服務」興起。反觀香港環境稠密,即使住在天水圍或北區等地,但距離市中心的「一小時生活圈」仍然不遠,市民只需下樓,大量餐廳或商場就近在咫尺,如此方便,對相關快遞服務的需求自然下降。

再以近期到港發展的Gobee.bike為例,共享單車在內地推出的首要目的是解決出行「最後1公里」的問題。Gobee.bike雖然也可以代替短途交通,但香港本身交通發達,使用共享單車更多是為了強身健體和休閒娛樂,市場有限。更何況,香港單車徑的設計斷斷續續一直被人詬病,這都是共享單車在香港發展的障礙。

香港作為一個已發展的城市,不少範疇都有完備法例規管,舊法例應對新經濟,機動性就見不足。 Uber雖然是以共乘的概念運作,但涉及收費,已有司機因涉嫌非法載客取酬,亦未有第三者保險被捕。而Airbnb亦與《旅館業條例》有所抵觸,令這共享經濟模式只能低調行事,難以發揚光大。

業界促政府修例 取得多贏

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指,共享經濟在港絕對能「發到好大」,但要看政府能否配合。因為不少共享經濟都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帶上運作,也很少會去主動申請相關的執照,政府一旦執法取締,就無法繼續運作。

而且共享經濟會利用科技去顛覆業界的運作,自然會損害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引起他們的反對。方保僑指,政府應與時並進,更新一些過時的法例。另外,創新及科技局應協調各政府部門,業界以及社會,尋求一個三方都妥協並可行的運行模式,協助共享經濟發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