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飛:新加坡進入後李時代,還是李後主時代?

2017-06-19
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AAA

LEE1.jpg
李顯龍遭弟妹發聲明批評。(新華社資料圖片)

昨天最大的新聞(編按:本文寫於6月15日),除了倫敦大火之外,就肯定是新加坡的了------總理李顯龍的弟弟妹妹發公開聲明批評李顯龍,同時不無質疑父親李光耀治國理念的隱喻。新加坡模式一直是全球華人社會極其佩服和仰慕的治理模式,出了這麼一件統治家族內部矛盾公開化的事件,對於李氏家族的地位乃至整個國家的認同基礎來說,肯定是驚天動地的。

先從李氏家族來看(下期討論國民身份認同),撇開其他宏觀微觀分析,擺在李顯龍總理面前最重要而必須盡快解決的問題,只有一個:

會否對弟、妹採取法律行動,一如李光耀生前頻繁使用政治誹謗罪名來檢控、打擊任何批評者那樣?

這是兩難抉擇------

如果檢控,則兄弟相殘如宮鬥,無論內鬥結局如何,老李家作為新加坡事實上第一家族的光環和道德形象,就會從此褪色。不要以為這個不重要,看看在君主立憲制下的英國皇室家族,明明沒有統治權力,但對維持國民對皇室的尊重仍舊是高度敏銳。

受人尊重和敬畏,是減低管治成本與風險的一個重要潤滑劑。何況國父李光耀是享有如此之高的國際和國內領袖魅力Charisma,如果他的子女陷入鬩牆這種極為骯髒醜陋的宮鬥劇遊戲,兩代人的形象落差未免太大了;

如果私了,整個新加坡國民都瞪眼看著,尤其是在野黨和反對派人士,如果李顯龍在執行政治誹謗罪檢控方面,採取親疏有別的做法,那無疑是這項制度乃至整個國家政治制度的權威性將被嚴重動搖。

在2015年新加坡大選,執政黨人民行動黨只獲得不到七成的得票,但卻因為選區劃分等制度設計上的有意為止,囊括了百分之九十三的國會議席。其餘八個參選的在野黨加上獨立人士,即使得到了近三成選票,卻只分得百分之七的議席,實際上只有新加坡工人黨得到這個百分之七的席位,其餘政黨一席皆無。

這種得票率與議席不匹配的現象,當然反映了執政黨管治謀略的精巧,但更蘊含了在野黨及其支持者的敢怒而不敢言的不服。選舉,尚且可以忍受若干謀略所帶來的不均;但執法,卻難以讓人忍受公然的護短。反對派尤其民間的,不可能不有所行動的,比方說------

先不加評論地轉發弟妹二人的公開聲明,試試水溫看看內政部是否處理;

然後加若干劃線或者反黑highlight符號,再看看內政部怎麼辦;

再加上若干文字但止於感嘆詞和表情符號;

再把公開聲明變成動漫式的懶人包;

再進一步加上批註文字……

一場漸進式的政治試探遊戲,將會陸續挑戰這種親疏有別的政治誹謗檢控制度,乃至搖撼李家的統治認受性。如果說,李光耀相當於朝鮮李氏王朝的太祖爺,那麼李顯龍到底是太宗李芳遠(十五世紀初朝鮮王國第三任君主,在與兄弟鬥爭的過程中,奪得王位,並開創盛世),還是南唐李後主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轉載自《橙新聞》。

延伸閱讀
  • 前陣子,久未聯繫的老同學A君忽然找我,詢問移民新加坡的事情。巧合的是,聽說我回到中國一段時間,人在新加坡的朋友B君又來問我見聞如何。

    薛之白  2018-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