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中英聯合聲明》爭議,以聯合國「大」中國有用嗎?

2017-07-11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UN1.jpg

近日,香港掀起《中英聯合聲明》有效性的爭論,中國外交部指出,《聲明》作為歷史文件已不具任何現實意義,英國外交部回應說,《聲明》仍然有效且有法律約束力。香港的泛民當然認可英方的說法,並強調文件已在聯合國備案,中國理應遵守。筆者想指出的是,莫說《聲明》確實已經失效,就算真的有效而中國拒不遵守,聯合國又能拿中國怎麼樣?聯合國連朝鮮都奈何不了,已經充分說明其就是隻無牙老虎,以聯合國「大」中國,是不會有任何作用的。相反,上個週末G20在德國漢堡召開的峰會,受到了國際更大的關注。事實上,近年在國際重大事務中,聯合國的地位已經弱化了許多,類似G20之類的世界主要大國之間的政經和軍事合作組織開始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聯合國地位衰落 變「無牙老虎」 

1999年,北約繞開聯合國就科索沃問題與前南斯拉夫談判,談判破裂後,未經聯合國授權,北約就對前南斯拉夫發動戰爭。2002年,聯合國派人前往伊拉克檢查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沒有任何發現,但美國前總統喬治布殊無視聯合國的結論,毅然派兵入侵伊拉克,聯合國威信掃地。2016年,美俄拋開聯合國自行談判,使得敘利亞的和平出現曙光,與之相應的是,聯合國推行的和平協議多年來毫無成果。 

以上多個例子都證明了聯合國地位的衰落,實際上,聯合國地位的變化,源於二戰後和冷戰後世界格局的變化。現實是殘酷的,聯合國不過是戰後主要大國維護自身利益的工具,絕非為了維護世界和平和秩序。超級大國美蘇在戰後均勢對抗的基礎上,出於維護自身優勢並壓制後起大國而組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一票否決權就是確保大國利益的道具,防止核擴散則確保其大國的地位不會被輕易取代。對於美蘇來說,因為聯合國能夠更大程度提升其行動的合法性,從而降低其維護自身利益的政治成本,美蘇因此也盡可能在聯合國的框架下行事。在這種情況下,聯合國就被賦予了一定的權威。 

大國傾向非聯合國框架下解決問題 

不過,當蘇聯解體後,美國沒有了制衡的對手,聯合國框架逐漸成為美國爭奪利益的障礙。儘管美國已經是唯一的超級大國,但是俄羅斯和中國依然可以通過否決權多次在聯合國阻止美國推行其國際政策。這使得美國更傾向於拋開聯合國,通過北約和G7來實施自身的國際政策。同時,印度、巴西、德國、日本等新興大國也開始對聯合國感到不滿,因為一些重大國際事務少不了他們的參與,但他們的國際政治權利在聯合國框架內被嚴重壓制。此外,在聯合國講求程序正義之下,一些小國也可以指手劃腳,但最終拍板權依然在大國手中,因此大國煩不勝煩。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和一眾大國更願意在非聯合國的框架下解決問題,他們自然會想方設法削弱聯合國的權威,北約擴大和G20成立的目的即在於此。所以,G20這類國際組織愈來愈受重視,功能也越來越豐富。 

國際事務向來是由實力決定,而非聯合國所主張的道義和原則。泛民如果還寄望於聯合國甚至英國出手向中國施壓,只能說是太幼稚,當今世界,除了美國還有誰是中國的對手?但美國會為了香港而同中國大動干戈嗎?如果通過香港擾亂中國的投入大於回報,美國絕對會立刻放棄香港;英國除了說《聲明》有效在口頭上支持了一下,還有什麼具體行動嗎?聯合國更是毫無作用,因為中國擁有一票否決權。所以,筆者奉勸泛民一句,不要再自作多情寄望於國際干預香港事務了,還是認清現實方為上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整份《中英聯合聲明》,從沒提過中英任何一方若是違背聲明,將需承擔什麼責任或任何後果。既然如此,侯俊偉所提及的「約束力」、「嚴重後果」,究竟又是從何談起?

    陳凱文  201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