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給廣東歌一個機會

2017-07-13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cd1.jpg
本地唱片市道遠不如八、九十年代。(大公報資料圖片)

你有幾耐無買唱片?

有此一問,因為早幾日看過Now新聞的《經緯線》。這一集講本港唱片市道大不如前,嚴峻到在恒指及樓價爆升的這廿幾年間,業界收入急跌八成幾,簡單來講就是幾乎全軍覆沒。

香港的唱片業在八、九十年代曾經風光,但一如整個娛樂圈,之後拾級而下。沒有了海外市場,也失去港人支持,廣東歌此刻被韓流打至落花流水,但在谷底良久,也開始重整旗鼓。

無可否認,香港少了天皇巨星,但這代表香港沒有好的音樂人嗎?以剛過去的台灣金曲獎為例,在香港出道的方大同首登歌王寶座;at17後單飛的盧凱彤奪得最佳編曲人獎;香港出生的荒井十一成為新科最佳專輯製作人;入圍名單還有玩數學搖滾的樂隊雞蛋蒸肉餅。他們代表香港音樂中生代,玩藍調、R&B、搖滾,喜愛嘗試不同曲風及樂器,只是他們在香港未算大熱。又以近年的新人為例,去年出道的鄧小巧及王嘉儀雖然有待琢磨,但音樂已見型格;男新人李拾壹及黎曉陽,一個搞笑一個文青,也易聽易入口。樂隊方面,由大眾化的Supper Moment到相對indie的My Little Airport及Chochukmo都已經有力代表香港走向國際,小型樂團更如雨後春筍,只是大眾有否留意?

若果你每天浸淫在大台的爛主題曲當中,也許以為廣東歌千篇一律,但新歌的曲風及歌詞其實已不如千禧前後般集中做K歌。黃偉文在《壞與更壞》及《今生不回家》寫出不少港人心聲;林夕及周耀輝則在麥浚龍的《Evil is a point of view》寫小說,主角是劊子手及雛妓,講述二人出家成和尚及尼姑後的情慾故事。而時代背景是清末,劊子手曾替百日維新的譚嗣同行刑,這等借古喻今的歌詞,我們有幾耐未看過?

廣東歌市場式微,讓部分音樂人思考何謂好音樂,試圖挽回聽眾的心。唱片公司是否願意給予他們更大空間?主流媒體又能否以更大力度支持,而不是每年都不理歌曲質素好壞,照樣頒大獎予陳奕迅及容祖兒以吸引他們現身;又能否減少報道三線都不如的松岡李那疑似搭上洗米華,改為多做有深度的內容?最後,當然希望聽眾敞開心扉再評估當下的廣東歌。沒有聽眾真金百銀的支持,更有心的音樂人也做不下去。香港樂壇自省之時,大家是否願意再給廣東歌一個機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