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 獨立音樂界,經濟的新力量

2019-10-17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練康宏、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蘇曉明         

過去幾週,兩位世界頂尖的嘻哈歌手A$AP Ferg和MADEINTYO 都在香港This Town Needs(TTN)舉行了音樂會。TTN是傳奇音樂場地Hidden Agenda的翻新版,今次衝出工廈來到油塘的現場音樂場所(Livehouse)。可能大部分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錯過了, 但是這就是獨立音樂的精髓。而當時即使票價不菲,仍然一票難求。

PP1.jpg

這説明了對於獨立音樂文化,香港絕對有市場,還可以吸引世界級的歌手表演和跟本地歌手合作。主要原因有二:第一,獨立音樂業界對市況的掌握和策劃相關活動的經驗, 其藝術方向對大眾極有吸引力;第二,音樂家可以跟志同道合者和支持者打造密切連繫的圈子,並尋找來自國際的支持。另外,香港也舉辦許多大型音樂節, 如Creamfields和香港本土品牌Clockenflap,讓本地人才大展所長。有些音樂節,如 Sonar 和 Shi Fu Miz, 更成功融合了獨立音樂和創意科技,心靈及精神教育等主題。

事實上,不少國家及地區視獨立音樂和創意產業為重要的經濟支柱, 同樣地,這個版塊亦可對香港經濟的多樣化和創意經濟擴展有巨大貢獻。

PP2.jpg

但是, 政府如何跟獨立音樂界接觸往往是一個難題。獨立音樂是一個難以捉摸的領域, 精髓在於獨立兩字, 重視其獨特魅力和吸引力。加上這界別跟政府有意無意的保持了距離。所以政府應該嘗試理解及尊重獨立音樂發展的排他特質,聆聽業界所需。遺憾的是,政府似乎未能與時俱進,亦未能花心思為其蓬勃發展提供合適的政策支援。

PP3.png

香港或可參考南韓和台灣的措施。南韓的韓國文化產業振興院(Kore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和台灣剛剛成立的台灣內容策進院(Taiw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就是當地政府文化部門為扶持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而專門設立的專業中介機構。這個中介機構能通過跨部門、跨領域、跨平台的協作機制,整合文化、科技及經濟的力量,培育文化內容產業生態,創造當地的文化品牌。設立這種中介機構可能是政府支援獨立音樂界的良方之一。

即使香港政府考慮設立類似上述的中介機構,首先要營造適合的創作氛圍,並且讓雙方建立信任和理解。政府必須小心制定政策,間接地為行業的蓬勃發展提供所需的配套和合適的基礎設施。換句話說,就是為音樂人提供所需資源,卻不附加過多條件和限制,給予行業足夠的發展空間和能力自行進行分配。畢竟,獨立音樂人最了解自己的行業,明白自己及行業所需。譬如政府可以做好場地相關的土地規劃政策,為獨立音樂人打造有利的創造和表演環境;或者支持行業學徒制度, 以認可獨立音樂和藝術行業作為職業的可能性。但是,如果政府在獨立音樂界過度活躍, 會被視為建立不自然關係,結果適得其反。所以,香港政府應該思考,在幫助獨立音樂界的同時,不要讓業界覺得會被相關政策束縛。

隨著獨立音樂的發展和成熟,新形式藝術將會出現,藝術家們亦會接觸更多元化的聽眾。政府在適當的時候從旁提供協助,可以提升香港作為凝聚藝術和獨立音樂人才之都的地位。

 

延伸閱讀
  • 根據團結香港基金發表的《轉機乍現 星光再起》香港電影業倡議報告,現時電影發展基金主要有三大計劃資助電影拍攝,包括「首部劇情電影計劃」、「電影製作資助計劃」以及「電影製作融資計劃」。不過,這三個計劃面臨兩個主要問題。

    政策‧正察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