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俊怡:激進派勿再於根本問題一再挑釁北京

2017-07-18
龐俊怡
團結香港基金顧問
 
AAA

kim1.jpg
筆者認為,北京最滿意的是香港能在一國兩制下自行順利運作。(大公報資料圖片)

香港出現了新一代的青年政治活動家,他們對歷史和國際政治所知甚少,天真而不明事理,輕易受政壇老手的操縱。鼓吹香港獨立的就是這一群人,該主張荒謬可笑,凡是頭腦清醒者無一贊同。 

大多數泛民主派並不支持港獨,只是指責北京干預香港事務;但說來可笑的是,他們大概不明白北京的干預正是自己不停刺激而逼出來的!他們高估了香港的重要意義,以為世間萬事皆圍繞著我們香港轉動。 

實情又如何呢?香港並非那麼了不起。最能使北京滿意的,莫過於令香港能在一國兩制下自行順利運作。北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例如要加倍努力以使巴黎氣候協定在美國退出之後仍維持不變,要花大力氣管住不按常理出牌的北韓政權,還要推行涵蓋幾個大洲的的「一帶一路」宏偉計劃。干預香港事務,並不在北京的「待辦事項」之內。 

茲舉出兩個事例,以說明香港如何刺激了北京,然後卻指責中國違反一國兩制。中國本已同意在2017年給予香港普選權,且為兌現此一承諾,批准了一項符合基本法第45條的計劃。 

該條文說:「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後來泛民主派在2016年6月否決了該計劃,堅持普選必須由公眾提名,但那是明顯牴觸基本法之規定的。阻止了那次憲政改革(政改)進程的不是北京,而是香港。 

幾個月後,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了基本法,這是香港又一次以自身行為迫使全國人大出手。事因游蕙禎、梁頌恆兩人當選後,在就任立法委員時,不但未能真誠宣讀誓言,而且更過分的是使用二戰期間日本對中國的蔑稱「支那」,侮辱了國家及中國人民。 

我要引用英、美兩國的事例,以顯示游、梁二人的行為之荒謬。北愛爾蘭的新芬黨(Sinn Fein)歷來拒絕向英國王室宣誓效忠,因此該黨人士即使當選為議員,也無法在議會取得席位。但他們的舉止成熟,為保持尊嚴,乃拒絕宣誓,而不是將誓言歪曲讀出以作嘲弄。 

在美國,參眾兩院的每一名議員都必須宣誓才能就職。假設有某個議員宣誓就職時,將美國的國名全稱讀作「the United Fxxking States of America」,而且在儀式進行時污損美國的國旗,毫無疑問就會遭到一致譴責,被禁止就職。 

在游、梁二人宣誓時作出駭人舉止之後,本來就不應容許他們就任議員。兩人的幼稚,令其行為更加無禮:游蕙禎辯稱其訛讀誓詞乃因有「長洲口音」,這就不但是幼稚,而且更加重了侮辱,因為這似乎是說有人竟會愚蠢到對此信以為真。 

這就使得北京別無選擇,只能迅速行動以制止這場令人尷尬的鬧劇。 

如果極端派在國家主權等根本問題上持續挑戰北京,北京必然會以強硬路線對待香港。若無「一國」,「一國兩制」便無法運行。香港歡迎建設性的討論,也歡迎各種不同意見,但討論必須以文明方式進行,且須遵守法律。這一點很簡單,但極端派若不能明白,那麼繼續對抗下去,最終受損失的將是香港,而不是北京。 

絕大多數香港人民明白這一點,如今需要做出選擇的是極端派:究竟是要毀壞香港的前途,或是要以文明而有建設性的方式成為社會大眾的一員。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