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民:國家沒有必要對香港凡事處理

2017-09-08
 
AAA

WONG1.jpg
王振民曾警告,若兩制威脅一國,中央將會收回「兩制」,使不少港人愕然。

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早前出席有關《基本法》的研討會時表示,香港不能只見「兩制」,不見「一國」,明言如果有人拿「兩制」對抗、損害「一國」,甚至以此作藉口「鬧獨立」,威脅到國家存在,那麼任何國家都無法繼續兩制安排。此番言論一出,引來香港政壇連番反應,其中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更撰文反問:「一位中央駐港官員說出這些話,是否對國家欠缺制度自信?」究竟王振民的發言,是否為一國兩制敲起警號,抑或如曾主席所說反映內地欠缺制度自信?

一國兩制的歷史意義

在論及近來惹火言論之前,王振民先回顧歷史:「咱們這個國家從歷史上來看,實現統一歷來是靠武力,用一國兩制去解決國家統一是個特殊安排,加上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國家剛提出改革開放,並有三大任務,更需要一國兩制去推動。」

王振民口中的三大任務,首先是由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詞中提出,第一項是國家現代化。王振民解釋這是最逼切的。「當時國家太落後,必須要全面現代化。我覺得那一代人想盡辦法由矛盾變得統一,讓國家統一不但不會中斷現代化建設,而且可以讓香港變為現代化建設的助力,最終就是一國兩制。」這想法也符合開國總理周恩來的八字真言:「長期打算,充分利用。」

第二項任務是實現國家統一。在1978年時,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大國中唯一沒有實現國家統一的,王振民憶述:「我們小時候看地圖學地理,香港名字旁邊括着『英佔』,澳門旁則括着『葡佔』,我們(中國)自己的土地都沒有統一。你看美國的地圖沒有,英國、法國也沒有。她們自己統一,之後去佔別人的土地。」

第三項任務是維護世界和平,但王振民坦言這三個任務是有矛盾的:「你說要實現港澳台統一,過去是要打仗的呀,沒有別的辦法實現統一,只有打仗一途,但現代化是搞不了,對吧?天天飛彈飛來飛去,還搞什麼現代化建設?」按他描述,在這三大任務下,一國兩制可產生積極作用。

兩個階段 實現成功

那麼一國兩制是如何落實的?長期研究香港法制的王振民指出:「一國兩制由提出來到現在有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開始的構想,第二階段變成政策、法律,所謂法律包括由《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延伸出來的措施。」當時討論香港前途問題,坊間有不少建議,英方提出「以主權換治權」,遭到中方拒絕,幾經磋商,一國兩制最能得到英國人的認可,「他們覺得一國兩制是香港最佳出路,才有後來總體上的和平過渡。」王振民認為由中英談判到97前回歸的20年是成功的,一國兩制擁有個很完美的開始;及後面對的,是怎樣讓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在97後於香港落地生根。

「總體來看,目標都達到了。首先是香港的生活,可能大家認為沒有以前那麼好,但要作公平比較,把香港和其他發展水平差不多的經濟體相比,美國有自己的問題,歐洲國家受安全威脅,香港相比之下情況很好。」他舉例說:「有位居港多年的猶太裔朋友在佔領運動期間曾考慮移民,但在研究不同地方後,發覺世界各處都有形形式式的問題,只有香港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王振民再以數字來說明,「在一個730多萬人的城市裏,監獄裏只有不足10,000人,犯罪率低,安全度可見一斑。」(根據懲教署2015年數據,監獄人口為6,856人)

WONG2.jpg
王振民憶述:「我們小時候看地圖學地理,香港名字旁邊括着『英佔』,澳門旁則括着『葡佔』,我們自己的土地都沒有統一。」

反問為何不覺一國兩制成功

回歸20年,特區經歷不少風雨,有人對一國兩制感到失望,王振民持不同看法:「很多人覺得一國兩制不成功,我反問:怎樣不成功呢?」他指出,如果1997年時實施一國一制而非一國兩制,香港沒有今天的成就。他更認為香港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最大受益者。「香港的經濟為什麼從70年代開始騰飛?因為中國在70年代結束了文革,開始改革開放,中國逐步走向世界,世界漸漸開始走向中國,香港就擔當了中間人的角色。」

在回歸前,這位法律學者曾在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待過兩年,近距離觀察香港,他認為香港這個超級聯繫人的發展,與中國發展基本是同步的,更認為香港有不少值得學習的地方,他笑說:「當時內地人不懂得管理,只知道有工廠,不知道公司是什麼。國家希望學習香港發達的資本主義經濟經驗,時時派人來考察管理市場經濟的方法,單以這點而言,香港的地位是不可代替的。」

談到香港地位,始終避免不了近來的惹火言論,說到對一國兩制的評價,王振民指:「單純以感覺去評價一國兩制,是挺好的。過程中當然不可能沒有問題、沒有爭議。」所謂爭議,他說的是佔領中環、人大釋法、中港融合等事,「落實一國兩制過程中或有波折,但這些都不是大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也不會破壞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要破解香港的深層次問題,他始終認為關鍵是要落實一國兩制,內涵包括社會發展、經濟民生以至政治發展。

多研究一國 化解兩制矛盾

王振民曾警告,若兩制威脅一國,中央將會收回「兩制」,使不少港人愕然,具體威脅是什麼?他在公開場合沒有說清楚,追問之下,他隨即表示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沒有改變,也不會動搖,就是貫徹實施一國兩制。「香港的特色源於兩制,國家當然希望香港發展愈來愈好。」強調香港不能只見兩制不見一國的他重申,「香港人要認識到自己對國家有責任,這也是《基本法》要求的,我們要維護國家的安全、發展,這些也是一國所要求的,《基本法》不僅規定了兩制的內容,亦規定了一國的內容。」

是否在一國的框架,所以中央政府對港獨毫不手軟?「要搞破壞,不需要許多人。」王振民以航行中的船作比喻,他形容國家是一艘大船,香港是船的一個部分,如果這個部分出問題,船會進水並危及到整個船的安全。「一個地方出了安全問題,是整個國家13億人出事,國家不能不管。一國兩制下不可能為了你(香港)的利益,弄到我(中國)不安全」。但他說心底裏始終認為大部分香港市民都是支持一國兩制的,不可因為少部分人非理性行為而破壞一國兩制的大業。「不少人問我們:港獨是否處理得太緊張?反正不可能成事。但事實上有大量活動,不能不管。」

這位清華大學法學院前院長強調,香港政府和香港人必須真心真意地接受、深入地認識和誠心誠意地捍衛一國兩制,不能選擇性實行,好的地方就一國兩制,差的地方就不要。香港人宜多看國家優勢,不要老盯著問題、缺點,他語重心長地說:「中國沒有香港某些媒體講得那麼糟糕,也沒有一些內地媒體講得那麼好,中國就是一個普通的國家。」他眼中的「兩制」是破解一些深層次問題的關鍵,讓香港資本主義的優勢發揮出來,如法治、貨幣、自由港等,「這些是內地沒有的。與此同時,香港要多認識國家出台的政策,例如在亞投行、一帶一路方面,香港可以發揮作用。」不過他也指出,香港社會真正認識國家的通才很少,未來有需要培訓相關人才。

中央對香港是否過度關心?

在港人心中,回歸初期中央尚算放任不理,政治上的積極不干預,但自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中央似乎調整對港政策,更曾有中聯辦官員提出香港需要有兩支管治團隊的概念,到近期區議會、立法會以至特首選舉,處處見到中聯辦的身影,中央是否積極干預了?

王振民回應指,「中央希望香港過得更好,自然會關心她在幹什麼。」他續指,「國家是真心真意的關心,想幫香港解決自身解決不了的問題,例如香港面對人口負增長的問題,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找國家幫忙。」說完人口政策,他主動提到特首選舉,「如果選出一個國家不能接受的(特首),會引起重大的危機,所以香港在選舉出行政長官時,中央作適當的參與是必要的。」對於干預這個問題,他拋出一個觀點:「不能要求國家來適應香港的制度,而是香港慢慢調節自己去適應內地,要和內地對接起來。」

「被邊緣化」、「成為內地普通城市」等對香港的負面言論近來不絕於耳,在內地出生的王振民表示:「香港要經濟發展,就要把眼光放在中國,那個發展的方向是無限的。」他認為香港經濟出現高原現象(指經濟增長並非直線式地上升,有時會出現放緩甚至暫時停頓的現象),眼光只放在中環不行,要放在整個中華,利用一國優勢。「澳門就是用盡一國兩制的優勢,香港如果能夠把握一帶一路的戰略規劃,民生問題、經濟問題都能夠解決。」

倏忽之間,回歸已過了第二個10年,距離2047尚有30年,不少港人心中都有一個問題:未來回歸的路如何走?王振民認為,「對中央而言,香港做得愈好愈放心」,他總結:「真的,國家沒有必要,也沒有時間凡事處理。」

WONG3.jpg
王振民的最新著作。

 

文章原刊於《灼見名家》灼見專訪,本網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