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牆的自由與自律

2017-09-08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cai 1.jpg
 
這個星期是本港大學的“開學季”。校園新聞多多,佔據了本港媒體的許多版面,先是中大校園出現港獨海報,別的校園也遙相呼應。然後是英國泰晤士報的全球大學排名,香港六所大學各有進步,入圍全球200。
 
然而本星期從校園傳出的最令人震驚、遺憾的新聞,是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長子昨天墮樓身亡,教育大學民主牆同日黃昏出現“恭喜蔡匪若蓮之子魂歸西天“標語。字句極盡涼薄,引爆網上怒火。
 
蔡若蓮在八月初“惹火“上任,爭議極大,這是事實。但在政治光譜五光十色的香港,政治訴求可以不同,人性不可泯滅。在一位母親痛失愛子的艱難時刻,人性的光輝應該凌駕政治的纏鬥。
 
從校方翻查閉路電視可見,兩名二十出頭的男子張貼幸災樂禍奚落蔡若蓮字句之後,“笑著離開”。無怪乎教大校長張仁良直斥“唔係人”,“完全超越了人性道德的底線”。
 
在聲音多元的香港校園,民主牆百花齊放,其自由度絕不亞於歐美。但自由並不是沒有前提的,換句話說,世界上沒有絕對的自由。根據《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章》的《民主牆守則》,如果投稿內容帶有 人身攻擊、誹謗或侮辱性內容,幹事會成員有權將該稿件除下。由於沒有犯法,是否觸犯校規也有待商榷,校方實質可做的懲戒不多,但明顯跨越了道德底線,理應受到無分政治陣營的同聲譴責。
 
如此侮辱人性的“贈興“,出現在教育大學,更惹人神共憤。教師素有“人類靈魂工程師”之美譽,可見社會對為人師表者有更高的道德期待。事件足以引起香港社會各界警醒。
 
記得十八世紀西方學者康德說過一句話,“自律使我們與眾不同,也正是自律,使我們獲得更自由的人生”。康德畢生恪守書齋,從未參與任何重大的現實鬥爭,做學問乃生活中第一大事,餘皆庸常。這位德國古典哲學大師對“自由與自律“的辯證看法,值得香港的莘莘學子思考。
 
今次肇事的教大民主牆為該校學生會管轄範圍,學生可以暢所欲言。校方尊重學生“高度自治”的言論園地,從未擅自撕走任何民主牆上的標語字句。這樣一種和諧、默契與共識,如遭破壞非常可惜。言論自由不等於隨心所欲、信口開河,而是自我主宰、自我約束,這樣才能在自由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