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喊叫『支那』的港人是什麼精神狀態

2017-09-22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BAGGIO.jpg

筆者成長於十年代的香港,那時候部份港人辱罵內地人話,最多就是「大陸仔」、「大陸龜」或「阿燦」。第一次得知有「支那」一說,是從書本上看到1940年的電影《支那之夜》(日語:支那の夜),知道那時侮辱中國人的話,那時也不以為意,就像知道美國人罵我們為「Chink」一樣,反正中國人也有不少罵外族的說法。 

「支那」一詞,古而有之,本來並沒有貶意。但近代以來,日本卻把「支那」一詞污名化。日本在甲午與日俄戰爭躍身世界強國後,志得意湡,不再稱「中國」為「唐國」或「中國」,而以改稱「支那」,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日方稱為「支那事變」,佔領地也廣泛使用「支那」一詞。「支那」一詞,此後承載的已是忘國之恥,是日本人對我們祖輩的侮辱與欺凌,而那時候,執政的還是國民黨,而非他們討厭的中國共產黨。二戰結束後的1946年,戰敗的日本外務省發出〈關於避免『支那』稱呼的事宜〉,同年,日本教科書中所有「支那」稱呼改稱「中國」,「支那」在日本官方用語中不再使用。 

不過,自所謂「中港矛盾」日熾,特別是「佔中」以後,便開始有股港人喊叫「支那」的邪風,他們人數雖不多,但朗朗上口,甘之如飴態度,卻教人側目,其精神狀態很值得分析。 

看官,如果你看到某些港人狂喊100「支那人」、「滾回支那」,有憤憤不平、咬牙切齒、怒氣衝冠的感覺,那麼也就正中他們的下懷,他們的第一個目的就是挑釁。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所言,無差別地挑釁十多億中國人,既代表了他們對歷史無知,更代表了他們已走入窮巷,只能用最極端的用語來刺激同胞,除了神憎鬼厭、上兩三天報紙外,還能對中國起什麼負面作用?所以我看他們的失態,就像看一群絕望人的嚎叫,此其一。 

其次,在他們的扭曲心理裏,香港人和內地人(他們眼中的中國人)是有別的,是對立的,港人是永遠排在內地人之上,現實如果不到,就在想像中完成。可是,香港愈來愈不重要,中國卻國勢愈來愈隆,使他們脫離不了令他苦惱的「中國人」身份,所以,要用歇斯底里的言行來侮辱中國人,來劃清界線,來發洩他們走不出中國的不滿和絕望。他們要強化港人身份,最直接粗暴的做法使是對自身的民族和國家否定、羞辱、貶斥,獲得一種精神上的扭曲快感。 

其三,他們的快感已有受虐癖的症狀。醫學上有種自我挫敗人格障礙,有些人喜歡引起別人不悅,或是把一件普通事弄到足以可以傷害自己的地步,來得到快感。他們正正是通過罵「支那」來得到自罵他罵的自在快感,他們要讓所有人都聽到,「樂於成為在香港因罵『支那』而以言入罪第一人。」人們反應越激烈,他們就越享受、越舒服。 

所以,面對說『支那』者的惡意攻擊最愚笨的方法,就是和他們說理,並意圖說服、規勸他們,這無異於正中他們下懷,會強化他們的受虐和扭曲。 

教訓他們最好的是「赤裸裸」的現實:中國愈強大,影響力愈大,他們會愈痛苦,直到再一次打倒自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