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寧:兩制須重新認識一國

2017-10-03
傅寧
資深傳媒人
 
AAA

FLAG1.jpg

當拿破侖發表「中國睡獅論」時,歐洲正是世界的中心;兩百年後,有「小拿破侖」之稱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對年輕人發表演講,表示要與德國一道建立強大的歐洲,與美國與中國分庭抗禮。滄海桑田,歐洲衰落,睡獅已醒,中國與美國兩大強權佔據了世界舞台的中心,成為歐洲學習看齊的對象。 

在馬克龍的眼中,美國仍然排在中國之前,不過年紀老邁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看得更遠,他日前在紐約表示,「當中國實現兩個一百年的目標時,中國會比任何一個社會都要強大。」換言之,基辛格認為中國將全方面超過美國。 

所謂「兩個一百年」,是指中共建黨一百周年的二0二一年,中國將建成小康社會;中共建國一百周年的二0四九年,中國將成為發達國家。基辛格自四十六年前展開中美關係破冰之旅,訪問北京,其後一百多次踏上這片土地,對中國一路走來的曲折征程瞭如指掌,坦言中國的變化遠遠超乎他的想像,他認為,只要目睹了最近一代中國人的變化,都會堅定的相信中國將實現目標。 

馬克龍及基辛格作為具宏觀視野的大國領導人及政治家,他們對中國的評價當然不是一時興起,或者討好中國,而是經過長期的觀察及分析,體認並接受了中國崛起的事實,認真看待中國崛起帶來的國際地緣政治變化、挑戰以及機遇,從一個側面反映歐美開始從過去的俯視中國、妖魔化中國、懷疑中國,到平視及客觀地認識中國,與中國合作,共同發展。 

分析料十九大後有更多經濟改革 

神女應無恙,當今世界殊。毛澤東當年的宏願,如今變成現實。即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大舉世矚目,而關注焦點也由人事安排、政治鬥爭,轉為習近平獨斷乾綱之後,中國的政治及經濟改革方向,以及中國發展模式如何影響世界。英國「經濟學人」的一篇文章指出:這將是一次非同尋常的大會,會議期間,爭論政治晉升及派系權鬥意義不大,這次會議的關鍵是習近平鞏固權力之後,對中國政策的影響。「紐約時報」則預測,今後五年,習近平將把發展經濟放在一個突出的位置,用更多的時間及精力抓經濟,進一步放鬆對經濟的管制,推出更多改革措施。 

中國的一舉一動對世界的影響愈來愈大,世界也學習調適自己的定位。君不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訪華,以支持中國興建星馬高鐵及反台獨,向北京遞上投名狀;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席了中國駐日大使館舉辦的國慶招會,這是十多年來的第一次,安倍希望明年先訪問中國,換取習主席訪日。不管安倍心裏怎麼想,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自從兩國因釣魚島爭端關係惡化以來,不管他如何苦心孤詣地組建反華包圍圈,如何在南海煽風點火,都阻止不了中國的進步,日本終須面對日益強大的鄰居。這也正如印度與中國發生「洞朗對峙」,總理莫迪猶豫再三,還是要出席廈門的金磚會議,一笑泯恩仇。 

港部分人仍執迷「中國崩潰論」 

但令人遺憾的是,當世界與中國愈來愈密切,一國之下的香港卻出現離心傾向;當國際社會紛紛看好中國未來,有些香港人卻堅信中國「崩潰論」。佔中三周年前夕,身為中大副教授的佔中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揚言,下學期會教授「當代中國社會」,探討近年學術界熱議的「中國崩潰」的可能性。 

而佔中另一發起人戴耀廷早前赴日本出席「台灣民主基金會」贊助、由台獨、港獨、藏獨等人士參與的所謂學術研討會時,再次聲言中國極有可能在短期內「崩潰」,香港會在中國成為碎片、國家主權問題出現時獨立。 

「中國崩潰論」不是甚麼新東西,最早由美藉華人學者章家敦提出,核心內容是中國的發展模式無以為繼,必然重蹈當年蘇聯一夜變天的覆轍。由於預言中的「崩潰」遲遲沒有出現,人們漸漸當作笑話看待,但本港反對派深信不疑,陳健民曾撰文探討中國「十年內崩潰」,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陳家洛亦開設相關課題。反對派不僅探討而已,更是當作行動的指南,佔中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他們相信:中國會崩潰,中共會垮台,香港會獨立或者變相的獨立。 

反中反共勢力巴巴地希望中國崩潰,但意願是一回事,現實是另一回事,現實總是令他們失望,再失望。說起來諷刺,當馬克龍、基辛格等以積極樂觀的態度看待中國,當特朗普視習近平為最尊重的大國領袖,本港的反對派卻寄希望於中國崩潰,並視之為「當代中國政治」,也許他們自認比基辛格之輩更高明,但在世人看來,不禁有「井蛙不可語於海,夏蟲不可語於冰」的感慨。 

世界正在重視認識中國,適應中國的崛起,「兩制」下的香港,更應該重視認識「一國」,唯其如此,一國兩制才能煥發新的活力,行穩致遠。至於那些死抱陳腐觀點不放、撞到南牆仍不知回頭的人,那就讓他們繼續撞去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