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補選將至 各路人馬社交媒體策略怎樣部署?(一)

2017-10-12
張景宜
媒體工作者
 
AAA

VOTE1.jpg

立法會補選快將開始,各路人馬磨拳擦掌,筆者試以兩篇文章,簡單分析社交媒體對補選的影響,也讓各派政團中人,細心思考未來應如何部署連場大戰。 

近年媒體進入了社交媒體的大時代,而各樣的平台已經各路政治從業員不可或缺的生存工具。有評論員戲言,香港可以沒有民主,卻不能沒有Facebook及Whatsapp了。現今社交媒體種類繁多,分享私人生活的社交平台有Facebook, Twitter, Snapchat, Instagram、論壇有高登討論區、連登討論區、香港討論區、親子王國、即時通訊軟件則有Whatsapp, Facebook Messenger, Wechat, Telegram及Line等。屈指一算,作為社交媒體的管理團隊,要兼顧將近十個介面,分門別類地製作各式各樣的內容給不同界別的網民。根據Facebook最新的數據,香港有逾五百萬Facebook的用家。也有統計指出,Whatsapp,Facebook, Facebook Messenger, Wechat及Line是香港目前最活躍之五大社交媒體平台。要贏得選舉,首先就要有一支全方位的多媒體製作團隊。 

若果政治人物能夠活用社交媒體平台為自己宣傳,將會為自己贏得不少選票及掌聲。環顧世界,美國總統特朗普素以「出位」言論見稱,其Twitter的追蹤者逾三千九百萬人。每條帖子均有成千上萬的轉發,擁有強大的影響力。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Facebook亦有過百萬的追蹤者,平均每個帖子也有幾千個 Reactions,當中九成都是給讚好。李顯龍早前在處理家庭糾紛時,也是先在Facebook發表公開講話,讓人全世界看清楚理解他的論點。遠在第三世界的非洲盧旺達,其總統Paul Kagame亦稱社交媒體能夠將非洲轉型,他亦是第一個在Twitter及Facebook設立帳戶的非洲政治領袖。反觀香港,似乎大部分的政治人才還是依賴報紙、電台去接觸選民,不太願意投放時間和心神在社交媒體,平白錯失接觸 35歲以下民眾的機會。事實上,在 Facebook 出帖子,用Google Adwords 宣傳網站、網誌和評論,在Instagram分享生活日常,成本低,接觸面廣,何樂而不為? 

shutterstock_181358384.jpg

泛民主派於社交媒體佔盡優勢 

活躍於社交媒體的群眾多數是較年輕的一輩,Facebook的輿論更多數由80後及90後主導,而蘋果日報及100毛等親泛民網媒更是強勁的訊息傳播平台,坐擁超過一百萬的追蹤者。它們的帖子經網民廣泛分享後,更覆蓋超過一半的的Facebook用家。《蘋果日報》facebook「讚好」量超過二百萬,較所有親建制facebook專頁的「讚好」量總和還要多。有見及此,各個建制派政團及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均於 2016年立法會選舉嘗試使用社交媒體作宣傳工具,但效果卻未如理想。 

香港大學新聞傳媒研究中心有研究搜集當選議員於選舉前一個月的Facebook數據發現,在Facebook上活動最積極的十名當選議員中,本土派議員佔一半,其次是泛民主派,佔四位。泛民張超雄以日均7.71條帖文排名第一,緊隨其後的本土派鄭松泰和羅冠聰,分別以日均7.42及6.52條帖排在第二、三位,建制派只有何君堯入選,排名第十。如果將關注網民與議員的互動,即把讚好、評論、轉發的數量之和,作為衡量公共專頁的互動程度,排在前三位的分別是來自本土派的朱凱迪和劉小麗,以及來自泛民的楊岳橋,建制仍然只有何君堯一人入選,而且依舊排在第十位。在與網民互動最頻繁的前十位議員中,除了梁國雄和鄺俊宇,其餘八位亦都在是最積極發帖前十名的榜單中。 

可惜選舉過後,全都無以為繼,沒有認真把社交媒體專頁處理好,下一篇文章,將會與各位探討曾俊華團隊及商業機構的成功之處,讓各大陣營在來年補選可以借鑑和參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蔡英文政府自2018「九合一大選」慘敗後痛定思痛,隨即重組内閣,並加强政府在新媒體的政策宣傳工作。筆者不諱言此等工作是爲維護管治權力而進行,然有關的技巧甚具創意,常有神來之筆,獲得青年乃至跨世代的認同。此等經驗實在值得香港政府借鑒。

    褚珏然  202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