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中共神秘面紗,有助港人消除恐共心理

2017-11-29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cpc 2.jpg

中共十九大的一個溢出效應,是在恐共心結長期存在的香港,掀起了一場頗有規模的的討論,縱觀近日主流媒體的報導,總體反應尚算『正面』,這在北京眼中無疑是『意外收穫』。

十九大閉幕,席捲全國的宣講團旋即拉開序幕,連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也不例外。《大公報》前不久在頭版報導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第一次以中國共產黨黨員的身份』,公開向香港社會介紹中國共產黨代表大會的精神。緊接著,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冷溶直奔香港特區政府總部開講。如果筆者沒有記錯的話,這不僅是香港主權回歸以來中央首次派團給港府高級公務員宣講黨代會,在香港政治發展史上也是第一次。更有深意的是,這種安排空前而不絕後,估計陸續有來,變成林鄭成月娥所說的『恆常化』。

因為『中國模式』獲得巨大成功,中共在世界舞台的自信心從未如此『爆棚』,遑論在彈丸之地的香港了。舉一個眼前的例子,『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明天就在北京召開,120多個國家的200多個政黨出席,主題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中國十九大之後的第一場『主場外交』活動,也是中共第一次與來自全球不同政治光譜、信奉形形色色意識形態的政黨同台對話。此氣魄為世界政黨史上所僅見。

人口只有七百多萬的香港,較為活躍的政黨超過『一打』。中共有多大?英國BBC曾經在習近平主政不久做過測算,如果中共黨員組成一個國家的話,按人口數可在全球排名第16位。時至今日,中共黨員超過8900萬,相當於香港人口的12倍強。

港人缺乏了解的不僅是中共的龐大規模,還有它的本質特徵。中共中共與西方政黨最大的區別,是不代表某一黨派、某一利益集團的利益。黨員來自社會各階層,從中科院院士到邊遠山區的農民,從億萬富豪到進城的打工者。它早已經從農工為主體的革命黨進化為全民型的執政黨。中共不僅是中國社會、政治資源的總和,也是國家和民族利益的最大公約數。

在90年代初,香港的GDP佔中國整體的四分之一,如今只相當於廣東省的四分之一;香港在回歸的時候仍佔中國GDP的五分之一,現在佔中國經濟的比重不足三個點。提一提這種實力和速度的比照,有助港人理解北京宣講團登門賜教的底氣何在。

但香港人對共產黨『談虎色變』有深刻的歷史成因,這一點應予理解。過去一百多年來,英國殖民管治的香港一直是大陸黎民百姓逃避現實的避風港。1949年蔣家王朝土崩瓦解,共軍南下如秋風掃落葉,國民黨軍政要人及資本家攜家眷如驚弓之鳥棲居香港。大陸改革開放前的政治狂飆年代,偷渡潮幾度席捲香港。隨著歲月的流逝,當中許多人成了『老香港』,但對共產黨仍然存在揮之不去的恐懼和不信任。

不必諱言,建黨於1921年的中共, 在香港活動的歷史幾乎和黨史一樣長,其在香港的角色和所發揮的影響充滿神秘色彩,在國共內戰、越戰、韓戰等不同歷史時期一直有不同規模的活動,抗日戰爭時候尤其活躍。一個民族主義色彩濃厚、推崇共產主義的政黨,建政之後一直以務實的思維,容忍香港這個在軍事上無法設防、在制度上實行資本主義的殖民地的存在,甚至在文化大革命激情四迸的火紅年代,也沒有『河水淹沒井水』。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港人也許不敢相信,西方民主制度對大陸老百姓的吸引力出現前所未有的低潮,2008年美國造成的金融海嘯,眾多國家的經濟受重創,有些至今仍未復甦,一直信奉『獨立自主』的中國得以獨善其身。掀起天鵝絨革命和茉莉花革命的國家,日子並不好過。但坦率說,如果放棄美國模式,轉向中國模式也不太可能。畢竟,中國模式只可借鑒不可複製,因為再也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產生強勢如中共的政黨。這個事實,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中共領導是中國模式的最本質特徵,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

習近平常說的『不忘初心』,就是為國家民族謀福祉,這是中共建黨的初衷,也是奮鬥的目標。至於做得夠不夠好,還有哪些提升空間,港人心中自有判斷。不過,從習近平滿懷信心開啟新時代來看,中共在四年後慶祝建黨一百週年,超過蘇共成為人類歷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共產黨,一點懸念也沒有。

從進化論的角度觀察,中共完美演繹了達爾文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之道。中央紅軍起步長征時官兵有八萬六,走完二萬五千里到達陝北,只剩區區六千人。但沒有人會想到,這點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若干年之後能夠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全副美式裝備的八百萬國民黨軍隊,直至讓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

中共可能是世界上最具自覺學習、自我進化、自我糾正、自我提升意識的政黨。從中共接近百年的發展歷程來看,每一個重大的歷史關口,都因為善於從錯誤中吸取經驗教訓,從而避免和克服危機。文革剛結束的時候,國民經濟達到『瀕臨崩潰的邊緣』,但中共把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和社會主義共同致富的原則,創造性地結合起來,改革開放短短三十多年把國家建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特朗普任期內可望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驚天地,泣鬼神』的中共建黨近百年史,用『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來形容,可謂非常貼切。香港人腦海中對中共的傳統印象和感知,老舊且過時,至少應更新至『2.0版本』,否則勢必影響中國新時代給香港帶來的無窮機遇。

 

 

 

延伸閱讀
  • 在香港陷入史無前例的動亂中舉行的這次選舉,改寫了香港區域組織的勢力版圖,其未來的政治走向,至少有四點值得關注。

    鮑渤  2019-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