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的出路

2017-12-22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204158851170841460.jpg

在香港討論青年問題,似乎是一個沉重的話題。不僅北京、西環煩惱,坐落在金鐘的『門常開』特區政府也發愁。

香港回歸至今剛好20年,但如何讓年輕一代『增強國家認同感、民族自豪感』,一直是令人頭痛的社會問題。這些年輕人在身份認同上沒能『認祖歸宗』,認為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的比例居高不下。筆者執筆之際,電視正在播報亞洲足協紀律及道德委員會對旺角球場噓國歌事件做出裁決,罰款香港足總三千美元。

對國家的了解也『無知』得驚人。根據最近的一次民意調查顯示,50%的25歲以下的香港年輕人,不知道『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為何物。與深圳接壤,港珠澳大橋即將開通,但許多人不願意到內地,沒有回鄉證的也大有人在。

雖然年輕人的就業、置業,對前途的迷惘是一個全球性的話題。北大、清華的畢業生,要在北京、上海、深圳買房子,也遙不可及。但如果就兩岸三地年輕人對前景的樂觀程度和幸福感做一個比較,則大陸整體上佔優。筆者最近去北京參加一個新媒體研討班,授課者多是八十後的成功創業者,有些甚至是九十後、大學畢業沒幾年的『成功人士』。他們常常掛在嘴邊的話題竟然是『風投』、『天使輪』、『B輪融資』,令人頓生後生可畏之嘆。

團結香港基金主辦的科創博覽,去年請來一個80後的『國寶級』女科學家徐穎,她負責北斗導航系統的開發。全球有四大衛星導航系統,包括美國的GPS、俄羅斯的GLONASS、歐盟的伽利略,以及中國的北斗。所以說這是大國的利器及標誌,不僅影響國家的經濟、軍事還有民生。貴為國寶的徐穎年紀輕輕,以一場《來自星星的燈塔》演講視頻放到網上,迅即成為「網紅」。

徐穎並非上帝特別眷顧的另類,中國航天科技一線的科研團隊平均年齡也只有30多歲。事實上,大陸正在『批量生產』這類命運寵兒:平均年齡只有30多歲的中國飛機研發團隊,被國際同行譽為『最年輕的設計大腦』;三十而立的團隊引領著世界超導磁懸浮的未來;深圳5G技術的研發主力都是充滿朝氣的青春笑臉;平均年齡只有35歲的量子科學團隊已經讓中國站在全球量子研究的最前沿;平均年齡只有27歲的中國基因工程師團隊,對人類基因測序的貢獻超過50%。

港青們別以為筆者扯遠了,認為他們的成功與己無關。香港、紐約、倫敦是全球三大金融中心。在金融機構林立的中環,不難發現越來越多的衣著時尚的年輕人,操一口流利的英語和普通話,滿滿的自信寫在臉上。他們是大陸長大但在歐美留學歸來的新港人。根據《福布斯》的排名,全球十大銀行中國佔其四。如果問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中央銀行是哪家,絕大多數港人會說美聯儲,這個答案沒有太大爭議。但如果問誰是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中央銀行,答案會令很多港人感到驚訝:中國人民銀行。

日前宣布登陸香港新界的ofo小黃車,是全球最大的共享單車公司,三年前才成立,現在全球用戶數量突破2億人,已推廣至全球19個國家共200個城市,包括倫敦、西雅圖、新加坡。該公司正準備繼續投放二千萬輛單車,『踏破』日本、西班牙、法國、意大利、德國。香港,僅僅是其全球市場擴張的小小驛站。

常言道,你的格局有多大,你的世界就有多大。在全球市場跑馬圈地的華為,似乎嗅到了ofo的巨大商機,所以聯手研發NB-IoT物聯網智能鎖,未來的模式是希望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用戶把自己的車拿出來共享,『讓世界沒有陌生的角落』。內地同胞能,香港為何不能?改變畫地為牢、坐困愁城的心態,是香港青年的出路,也是活出精彩人生的第一步。

遺憾的是,香港號稱『Asia’s world city』,開放程度絕對是中國城市之首。但今時今日香港年輕人的胸懷和志向,似乎沒能與這個偉大的城市同步。

這意味著被超越。舉一個經典例,九七回歸那一年,香港開始使用八達通。根據『維基百科』詞條解釋,這是世界上最早發展以及成功應用的電子貨幣,普及程度亦為世界之最。但這個先發優勢在既不缺技術也不缺資本的香港,卻沒有在全球市場攻城略地『做強做大』,八達通如今跟阿里支付、微信支付在技術含量和市場規模的競爭,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對手。個中的因由實在值得思考。

香港人只要到深圳這個唯一與香港接壤的內地城市走一趟,就會覺得取笑香港人老土的『港燦』一詞,不是沒有根據。筆者上星期在深圳灣口岸一個Shopping Mall的小餐館消費,沒有菜單,沒有侍應(只有傳菜員),沒人找你埋單,感受可謂震撼。店門口用手機掃一下QR code,製作精美的菜單已經出現在你眼前,點菜、加菜、計價、打折、付賬全部在你的手機上完成。港人不懂操作,可能飯都吃不上,或者被當作鄉下來的『低端人口』給予特別關照。

當下的中國年輕人很聰明,創意無限,活力澎湃,連談情說愛也用『高科技』平台。有「約炮神器」之稱的交友軟件陌陌(Momo)去年在納斯達克升了三倍幾,技驚四座。這款App讓在外地出差的男女不再寂寞,還把精彩的故事講到華爾街。

馬雲曾經在杭州西湖給『鬼佬』當導遊兼翻譯賺點外快,當初的處境比多數香港青年都不堪。對香港青年的創業環境,他也羨慕不已,『今天香港的年輕人所處的地理位置是最好的。香港的經濟結構、物流、金融、全球化視野,絕不比內地任何一個城市差』。此言不虛,香港多年來一直被評為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具有大陸城市不可替代的優勢。香港所處的粵港澳大灣區,人口與英國相若,GDP總量是英國的一半,按照國家的規劃,未來超越英倫,超越東京、紐約、三藩市成為全球最大的灣區不是夢。

如果說內地的年輕人有什麼優勢的話,就是比香港的同輩們輸得起,敢於冒險。筆者在北京和深圳接觸過許多Startup的創業者,出身鄉村草根『野蠻生長』,綻放著不羈的生命力。但香港青年總體上『太識計數』,「2017 TechConnect」全球創新獎的獲得者、香港理工大學工程學副教授呂琳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感嘆,『為什麼我們的學生都變得沒有追求?」「在香港,每個人都不敢take risk。有什麼新科技,企業要見到應用實例才考慮採用,但誰是第一間公司呢?」

香港青年應以新的心態擁抱新時代,多看看世界的變化,替別人喝彩,為自己加油。八十後大陸作家韓寒的電影處女作《後會無期》中,有一句經典的台詞:你連世界都沒觀過,哪來的世界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