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為工運基金爭辯 不如平日多關心工人

2018-01-15
Harry
香港媒體人
 
AAA

clean1.jpg

海麗工運得到完滿解決,工友獲得復工,也得到了合理的補償,全賴市民和相關人士的支持。房委會的不堪、個別清潔公司態度的差劣等,都對不少上了年紀的工友帶來極不合理的待遇。但沒想到,社交媒體在工潮後的討論,不是積極關注全港清潔工人的待遇、福利,或是要求房委會和政府改善整個外判制度,而是出現了不下十個專頁、網絡輿論意見領袖,大力批評有關政黨、社團和社運人士處理捐款的問題。 

綜觀批評者的意見,大多指出這次主理罷工的領袖和團體,沒有把所得的款項,大部分交給清潔工友,而是撥落罷工基金。因為這樣,遠至海外,美加內地等的網民都留言,表示有關金額沒有全數交給清潔工人,是不恰當和存在欺騙。少數激進的言論更全面聲討職工盟。 

雖然一直深信,社交媒體是市民接收訊息的主要來源,但是這次事件讓人感到,傳統媒體失去了主導輿論和定調新聞的威力,一些社會價值、工運的歷史和籌辦,到理念如公義、平等、合理營商手法,似乎沒有人主導。十幾篇批評的帖子,幾十萬人看到,威力遠遠大於及後相關人士的澄清和回覆。有關的社運人士和負責罷工的社團,確是沒有做好及時的回應,容讓事件發酵。 

不應作無理據指控

像有份參與幫忙的一些義工所言,他們幫忙工友很久,也明白今次受影響的清潔工都獲得了他們認為合理的補助,而且非常滿意這個安排。當中也有人參與了元旦遊行為往後可能的工運籌款。而且也很清楚知道賠償的細節和安排。而一如之前的運作,罷工基金將會用於支持有關的維權運動。 

當有關的安排和真相曝光,筆者很認同一些建議說,批評的人與其每次都是無定向,無證據,無分析下攻擊泛民和有心幫助弱勢社群的人和團體,何以不好好用利用影響力,去鼓勵更多的人關心工運,工人和與政府提出意見。不論是到立法會、區議會,約見政黨、房委會、議員等都是可取的做法。沒有足夠的理據就指控去別人私吞捐款、騙取工友信任等,似乎不是應有之義,也無助社會的進步。 

今次海麗事件的成功,讓工人獲得應有的回報和合理的待遇,局中人能夠為他們爭取發聲機會、認識法律等,絕對是一個完美的案例。這也是公民社會成熟的體現,而不是讓弱勢社群終日受逼害和剝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一個公平社會,勞資雙方應各有所得。基層打工仔女參與經濟發展,作出貢獻,應該分享經濟成果,促進社會共融。工資增幅與勞動力市場已脫軌,最低工資保障功能亦名存實亡。

    鄧家彪  2018-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