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的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

2018-02-09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LEGCO.jpg

昨日是立法會農曆新年假期前最後一次會議,泛民發起傳召鄭若驊的議案。兩個壁壘森嚴的陣營暗中角力。雖然去年底立法會表決通過了由建制派議員提出的修訂《議事規則》決議案,但昨日疑似「拉布」的反而是建制派,其目的是正面攔截泛民在鄭若驊僭建問題上的吹毛求疵。

議會陣線朱凱廸為爭取表決時間提早撤回另一項議案,但建制派亦早已布陣。審議禁止向未成年人士賣酒的條例草案時,逾二十位建制派議員要求發言「雞啄唔斷」。眼看時間告急,民主派議員會上一度要求主席梁君彥先就議案投票,但梁以時間不足為由拒絕。

香港人以前對「拉布」「剪布」頗陌生。第一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在位時,拉布並不流行,但到了民意基礎甚為弱勢的梁振英做特首的時候,拉布被反對派玩得走火入魔,議會鬥爭成為抗梁的主要手段。有人做過統計,過去四年,泛民議員用大量瑣碎修訂、休會、中止辯論及不停點算法定人數等「拉布」行為癱瘓立法會,浪費逾450個小時,大量公帑猶如打了水漂。到了林鄭,立法會「激濁揚清」,秩序已經好了很多。

在香港,筆者如果沒有記錯的話,立法會議員利用議事規則「拉布」抗爭的始作俑者,是建制派。上世紀九十年代,當時為了通過解散民選的市政局同區域市政局草案,由民建聯立法會議員發起。但把拉布「發揚光大」至街知巷聞,肯定是泛民。

香港史上耗時最長的冗長辯論,就是泛民炮製。2012年5月,立法會發生拉布攻防戰,黃毓民和陳偉業提交厚達2,464頁、共1,306條的修訂,意圖拖延《立法會議席出缺安排議案》的表決, 長毛梁國雄推波助瀾。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剪布,結束耗時100小時23分鐘的冗長辯論。

拉布是議會論政的非常規手段,西方國家較為普遍,多數情形是在野黨於討論極具爭議的議案所使用。英國下議院沒有限制議員辯論時間,若發現議員拉布,其他議員可提出中止辯論議案,但要獲至少100人的多數議員支持,議長亦有權否決,以保障少數議員發言權利。澳洲與香港一樣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沿襲了「議會之母」的許多規例。但與香港立法會不同的是,澳洲國會對議員的發言時間,有嚴格限制。

是否「放生」鄭若驊,實則是昨日泛民與建制角力的焦點。僭建風波糾纏了一個多月,反對派欲藉此機會把新任律政司長連根拔起的圖謀可謂完全落空。筆者無意為這位「公職王」的諸多過失,尤其是應對傳媒擠牙膏式的蹩腳交代方式做辯護,只是覺得僭建不應該是從政的死穴。在香港有條件住大宅的非富即貴們,多多少少都「執過小小」。香港是官不聊生的地方,找一個北京信任、港人接受,又願意拋頭露面,不怕高溫進入政府熱廚房的資深法律人士擔任律政司司長,談何容易。

拉布與剪布之間,可窺見香港的民主素質。作為香港的最高民意機關,立法會也是監督政府的權力機關。在這個如此重要的議事殿堂,不同政治光譜的各派勢力,不應為反對而反對,或為支持而支持。雖說法律沒有禁止的事,都可以去做,但民主是妥協的藝術,要以香港利益的最大公約數為依歸,達致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的平衡。

延伸閱讀
  • 韓國瑜僅僅用了三個月,就在台灣掀起巨流。今天,這股浩瀚「韓流」繼續南下湧到香港。特區政府、中聯辦一眾高管「最高規格接待」,韓國瑜風頭一時無兩。

    鮑渤  2019-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