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看到馮檢基,以後誰肯參加初選?

2018-03-21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gay1.jpg

姚松炎在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落敗後,民協和馮檢基又再成為箭靶。有媒體指出,相比2016年的立法會補選,姚松炎在西九首3個得票率跌幅最高的選區,均是民協或前民協樁腳的選區。又有媒體指出,10個民協票倉之中,姚松炎輸掉了8個,部份選區更流失近半的非建制得票。網上亦有不少聲音批評,姚松炎落敗的成因,源自民協並沒落力為對方拉票。

講真,鄙人雖非民協支持者,但是看到馮檢基在補選前後的遭遇,實在替他有點不值。其實,民協在2016年大選全軍盡墨,當初屬意派馮檢基參加今次補選,實在無可厚非。若要說到所謂的「政治倫理」,九西的一席本來屬於本土派的青年新政,馮檢基參選有問題,姚松炎參選一樣有問題。可是,自馮檢基表示有意參選之後,便有人不斷瘋狂炮轟馮檢基,不少批評更是無理取鬧。

及後,泛民為免多人出選分薄票源,決定舉辦所謂的初選,馮檢基最終在初選中落敗,人家亦願賭服輸。本來事已至此,已沒有馮檢基什麼事,但是坊間傳出姚松炎可能被選舉主任DQ之後,所謂的後備人選(Plan B)安排,又再使馮檢基飽受抨擊。本來,根據初選前所擬的備忘錄,姚松炎若被DQ,便會由初選得票第二高的馮檢基補選。可是,DQ疑雲傳出後,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竟宣稱「Plan B有待民主派再討論」。

另一邊廂,根據日前馮檢基向網媒《HK01》爆料,指坊間傳出姚松炎出現DQ危機後,創辦人鄭宇碩曾跟馮檢基表示,若對方堅持成為Plan B的話,本土派和自決派必定會派人對撼,使泛民陷入撕裂,馮檢基則會「成了歷史罪人」。馮檢基的爆料之後,民主動力隨即發表聲明,並無否定馮檢基的說法,只是聲稱鄭宇碩曾以「朋友的身份,引述其他團體對民主派初選的意見」。

由此可見,作為初選的舉辦機構,民主動力根本沒盡全力維護機制。誠如馮檢基在訪問中所言,趙家賢的「Plan B未討論」使人心存幻想,可以透過逼使馮檢基退選,換上自己屬意的人選。另一方面,不論鄭宇碩是否以「朋友身份」跟馮檢基對談,他不認為所謂自決派不跟初選機制有錯,倒過來把泛民陷入分裂的責任,怪在跟隨機制馮檢基頭上,也可見到鄭宇碩立場上的偏頗。

更重要的是,今次爆料反映了,姚松炎所屬的自決派,當日竟然打算不守初選協定,另派Plan B參選。如此說來,即使假定民協真是沒有盡力為姚松炎拉票,不是人之常情嗎?況且,參選的人是姚松炎,拉票本來便是應該他自己做,其他黨派或民協願意幫手,幫是人情,不幫是道理,又哪能把自己拉票不力的責任,推到其他義助的民協身上呢?更不要說,民協本來已不計前嫌,落力為姚松炎拉票。

不得不說,泛民在今次補選的最大損失,不是「六四黃金比例」被打破,也不是損掉了九龍西一席,而是各個山頭為了議席互相傾軋,使到他們嫌隙加深。另一方面,不論自決派還是民主動力,他們在所謂民主派初選中的表現,也使到泛民在下次選舉之時,更加難以整合。當大家看到馮檢基的下場後,將來還又有誰肯參加所謂的「民主派初選」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