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偉: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的五個特點

2018-03-23
鍾偉
北京師範大學經濟學教授
 
AAA

li.jpg

在每年的中國“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都要向人民代表大會匯報上一年度的政府工作,並闡述新一年度的工作設想。從經濟角度看,本次政府工作報告有什麼特點呢?

一、總理李克強回顧了過去五年的中國經濟。以2012年為分水嶺,過去五年的平均經濟增速為7.1%,CPI為1.9%。這與2003-2012年的十年均值相比大約是打了七折。人們很容易猜測到,在中國的投資回報率應當也有相應下降。當然,美國的經濟增長情況也不例外,從20世紀90年代的新經濟時代,到進入21世紀之後和次貸危機,以及次貸危機至今的時期,美國經濟增速也在放緩,增速也是打了七五折。因此,儘管智能製造、互聯網、生物醫藥等新產業在全世界有了長足發展,但包括中美在內的全球經濟依然處在尋找增長新引擎的摸索之中。

二、和2017年相比,政府工作報告對2018年的主要經濟指標預期幾乎沒有顯著調整,例如GDP、CPI、M2增速預期分別為6.5%, 3%和12%,和2017年完全相同,只是中央財政預算赤字率從去年的3%降至2.6%。通常上一年末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來年的經濟工作重點和原則,而國務院在“兩會”上的報告,包括對全年的經濟預期和施政,本質上是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相關決定轉化為具有操作性的政策和舉措。人們可以觀察到中國更關注提升增長質量,降低宏觀槓桿率和金融風險,並致力於讓更廣泛的國民分享增長成果。考慮到中國財政和貨幣政策的中性,我個人預期今年中國經濟增速約為6.7%,CPI則為2.6%。美國的情況似乎和中國有較大差異,估計今年美國經濟增速會接近甚至超過3%,物價溫和上升,這和特朗普減稅政策以及後續的美國基礎設施更新計劃有很大關係。

三、中國貨幣和監管政策保持了連續性。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中國的廣義貨幣M2增速,以及社會融資總額的增速將會保持穩定。而這兩項指標在2017年的預期值均為12%,實際執行值則是M2僅增8.2%,社會融資總額在2017年達到約175萬億元人民幣,全年新增約19.6萬億元。我們不難觀察到,中國M2的增速,已低於GDP增速和CPI增速之和,同時中國M2/GDP的比例在2017年下降了約6個百分點,外匯儲備比峰值時下降了約1萬億美元。這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非常罕見的貨幣現象。中國對金融體系的監管強調宏觀審慎和“穿透式”監管。相比之下,美聯儲迄今並沒有明顯的縮表,監管也略有放鬆。似乎中國貨幣和監管政策的常態化,稍稍比美國更快一些。這決定了2018年中國將努力維持利率和匯率的基本穩定。

四、中國財政預算赤字率略有收縮。人們曾普遍預期財政預算赤字率可能會在約3%,而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8年預算赤字率為2.6%。仔細分析也並不意外,中國已堅決告別了次貸危機之後的財政刺激,並致力於維持財政平衡,改善營商環境,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率。2016年以來,中國財政每年為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的減稅降費至少有上萬億元。考慮到2018年中央財政容忍了地方政府可以增發5500億專項債券,因此2018年中國實際的財政一般預算支出並不會少於20萬億。和美國仍在增強財政刺激不同,中國在收斂財政刺激。但中國財政也有一些缺陷,例如中國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債務餘額中,債券融資比率僅佔24%,而歐美國家的政府債務中,高達60%以上為中長期國債和市政債。

五、中國民眾對政府工作報告的興趣點,可能和官員、學者有明顯不同。民眾對報告提及的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徵點,和有可能開徵的房地產稅更為關注。李總理表示個稅起徵點有可能提高,並增加子女和醫療支出抵扣個人所得稅。考慮到目前個稅起徵點(月收入3500元)是2011年9月份開始實施的,中國居民此後的收入有可能增長了60%以上,因此我個人預期個人所得稅起徵點有可能調高到月收入約5000元。另外,中國已在重慶和上海試點徵收房地產稅多年,中國不動產統一登記體系也在完善中,在中國全面開徵房地產稅是未來必然選項。而在歐美等西方國家,房地產稅早已是地方政府重要的財政來源。

總體觀察,本次的政府工作報告維持了穩中求進的政策連續性,更注重經濟政策中長期的可持續性,更注重讓普羅大眾共享經濟增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inance-economy/20180322/27154.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