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洛絲:上車前宜減債 政府應協助年輕人首置

2018-04-04
黃洛絲
公營機構工程師
 
AAA

buy1.jpg

近幾年,不少在政府工作的朋友都買樓,不論在東涌、元朗、屯門還是將軍澳都有所收穫,兩年下來都錄得不錯的升幅,他們的信貸評級隨著職位和人工而調整,只要沒有差的信貸紀錄,往往都有A級的評價,得到好的按揭不是問題。假設一層兩房單位,按市價800萬計算,夫婦二人的收入只要加起來有六萬元,是應付得了。 

但是假如在其他行業工作的情況就不一樣,筆者身邊一些朋友做保險,廣告或是中小企,銀行在貸時進行的壓力測試往往很緊,致使他們在不足夠的首期下,往往未能獲得貸款。最新一期的金管局季報顯示,本地私人貸款升幅很快,按家庭負債比例,佔了本地生產總值比率上升到去年年底的70.2%,是有紀錄以來的新高。 

當中有不少人大概就是儲不夠首期,但要面對結婚需要,只好向家人,親友和銀行、私人財務公司額外借錢上樓。另外,也有年輕人需要靠父母幫忙,有些父母會把現有的資產作抵押去借貸給子女上車。加上去年至今,股市暢旺,不少高資產淨值的客戶也會加大槓桿去投資,結果導致私人貸款的增幅比以前高。 

這個現象或多或少帶來風險,雖然遠遠不會去到美國次按危機那麼嚴重,但是息口上調,供樓和還款壓力就會上升。按金管局季報顯示,本地人負債最大比例就是物業按揭,樓價經歷了幾年的升幅後,去年有一點放緩,但樓按的風險依然存在。雖然目前息率仍然處於低水平,但是萬一美國經濟好轉,息口上調,不但有樓人士的債務負擔加重,準備業者人士也會可能感到吃力。 

因此筆者鼓勵政府,為了減低年輕人私人債務的壓力,應該重推首置免息資助,讓中下層的年輕人有能力置業,待他們事業有成,升職加薪後才用合理的金額去還錢,變相低了金融系統的風險,也解決了一部分年輕人上車的難處。但畢業後幾年的年輕人,實在不應太急入市,而是按著自己所需,定下目標和可負擔的金額和未來收入預算才上車,這樣不論風吹雨打,都有一所負擔到,而又安穩的居所。 

銀行界的高層朋友說,住宅的貸款槓桿比率、按揭成數及私人貸款等數據,都是反映本港樓市、經濟及金融風險的指標,如果整體按揭比例有下調方向,側證本地金融風險也不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相信讀者會有一個疑問,何以銀行如此神通廣大,對申請按揭貸款客戶之信貸狀況瞭如指掌呢﹖

    黃詠欣  2020-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