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紀宏:開放海南跟香港比賽融入國家大局

2018-04-20
阮紀宏
資深傳媒人
 
AAA

HK.jpg

習近平主席在海南特區宣布將海南建成自貿港,粗看這個宏圖大略的細則,當中有避免重複香港弊端的舉措,有跟香港直接競爭的一面,更加有超越香港的目標。目前不好說如果這個目標成功之後,香港的位置將會如何,但從訂定這個目標的意圖看,中央是要以社會主義制度開放海南,跟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比賽,看海南還是香港更能夠盡快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將是一場馬拉松的長跑,「港獨」思潮是這場比賽的最大障礙。

黨政共同目標 習近平親自謀劃

今年是改革開放實施40周年,進一步開放的措施陸續出台。習主席關於海南特區建自貿港的決定,遠大目標的得失,目前任何評價都言之尚早;但從中央的決心看,則是史無前例的。首先,這是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合頒布的指導意見,是黨政的共同目標與執行方案。此外,該「紅頭檔」開宗明義說這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重大國家戰略」。在中國,這樣的提法意味着各級幹部要舉全國之力實現這個目標。

習近平的計劃,雖不至於石破天驚,但還是有點出人意表。鄧小平創立經濟特區,胡錦濤開辦了自貿區,習近平宣布要搞自貿港。鄧小平曾經說要在內地搞幾個(有一說法是搞100個)「香港」,意思就是在內地實施自貿港的政策,但沒有做到;習近平是希望在他任內完成這個創舉。要在內地造幾個「香港」,可以理解為多幾個跟香港一樣繁榮的城市,實施更加開放的改革措施;但在當前香港遇到麻煩的情况下宣布這個計劃,也可以理解為北京對香港的模式有點不耐煩,要試新的模式來說明共產黨直接領導的海南特區可以優勝於香港。

海南自貿港的目標分幾步走,不同階段有不同程度的目標。2020年要跟全國步伐一致,達到小康社會;2025年自貿港制度初步建立,其目標是多項指標要分別做到國內一流、先進或者領先水準;到2035年,要做到營商環境躋身全球前列,公共服務達到國際先進水準,生態環境要居於世界領先水準。這3個目標跟香港是直接的競爭,雖然競爭不是零和遊戲,可以有「雙冠軍」,比如營商環境,排名高低幾個位置並不重要;而香港在公共服務方面,除了公屋比較出色,老人服務看不到有提高水準的曙光,更不要說國際先進水準。

海南能不能順利達到目標,還要看具體執行細則,但從計劃的一些大原則看,已經考慮到如何避免走彎路。中央的文件稱:海南自貿港將「不以轉口貿易和加工製造為重點」。香港搞了幾十年轉口貿易,現在有點無以為繼。海南沒有製造業,不重複香港的彎路,而是以發展旅遊業、現代服務業和高新技術產業為主導,起點是高的、目標是宏大的。

香港揮之不去的大難題是房價超高,海南特區也曾成為內地資金炒作房地產的目標。而今計劃書內明確寫着「建立和完善房地產長效機制,防止房價大起大落」,也有避免重蹈香港覆轍的意味。

任何比賽都會因應自身條件和評估對方實力的考慮,揚長避短超過對手。海南自貿港的計劃,首先是制訂跟香港相同的政策,比如香港有賽馬賭博,海南自貿港將會有賽馬、彩票;香港在通訊自由幾乎毫無限制,海南自貿港將會放寬接受海外資訊的自由。

至於海南從條件上比香港有先天優勢的地方,比如香港在董建華時代已經提出要搞國際醫療服務,但由於香港醫生的「保護主義」意識濃厚,又有《基本法》的制度保障,連本地服務都搞不好,何來以醫療服務吸引國際顧客?海南自貿港將會「允許外籍和港澳台地區技術技能人員按規定在海南就業、永久居留」,此舉將會吸引外籍醫療人員及資金,推進國際醫療資源合作。

又比如搞旅遊,海南自貿港的面積是30多個香港般大,是香港、新加坡和迪拜3個自貿港加起來的6倍,而且島內旅遊資源豐富,度假酒店是高地價的香港辦不成的。至於郵輪業,香港經過多番議而不決之後搞了個郵輪碼頭,但郵輪業裹足不前;海南島同時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地理位置比香港更優越。

比較香港與海南在不同資源和政策方面的優劣,或許是沒有意義的;但如果從如何利用這些條件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則是必須的。計劃書明確指出,自貿港的政策目的是要「提升海南在國家戰略格局中的地位和作用」,這個提法跟粵港澳大灣區差不多。不同的是,對海南自貿港是直接提升;而香港在大灣區的地位,則是加強合作、盡快融入,將香港納入國家發展大局。對於海南自貿港來說,是提升的速度有多快的問題;對於香港而言,則是能不能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問題。

「港獨」思潮抗拒主動融合

香港如何更快以及更大程度納入國家的發展大局,可以從長計議,但目前比較兩地的政治障礙,是海南自貿港沒有,即使有什麼障礙,都可以用加強黨的領導解決;而香港的「港獨」思潮,抗拒主動融合,反對被動納入國家發展大局。從這個角度看,香港跟海南自貿港無從比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不少人研究城市興衰,希望知道究竟過去香港賴以成功之道是什麼?未來可以靠這個模式延續優勢嗎?對於這個問題,其實呂大樂在《香港模式》序言中已經解答。

    2017-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