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缺乏土地,如何安老?

2018-06-01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eldera.jpg

八十多歲廖婆婆幾年沒見,年初找到她,原來發生了悲劇。她住在葵興邨一間長者公屋,面積只有十多方米,由於地方擠迫,一次不留神在家中跌倒,撞傷了腰骨且行動不便,被安排到院舍療養幾個月,最近力爭出院,寧可於家中休養。

廖婆婆有幸、有不幸。相對於成千上萬計仍在輪候公屋的單身長者,許多正在蝸居於劏房之內,她可能被視為幸運的一人,因她已獲配予公屋。2016-2017年全港安置入住公屋總數之中,近兩成(即4500人) 獲分配入住一人單位,大部分是單人長者。

長者輪候公屋時間拖長 

政府對於單身長者入住公屋已相對重視。截至今年3月,一般公屋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1年,而長者一人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2.8年,比一般的快;但無論如何,比較之前幾年,情況愈來愈差勁。2011年,長者一人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只有1.1年,至2016及2017年已延至2.4及2.6年。人到晚年,心無罣礙,有的長者為了急於脫離無殼一族,即使房署推出凶宅單位,也急於入住。

香港住屋擠迫問題非常嚴重,長者因欠缺生產力處於弱勢,或因輪椅出入,在狹小生活環境下令家人造成不便,每每被迫安排到院舍居住。這也許說明了香港的安老入住率為 6.8% 偏高的原因,乃亞洲日本、新加坡及內地兩、三倍。

長者公屋愈住愈小

單身長者入住的公屋一人單位,也愈來愈小。1992年和諧式公屋一人單位為16.4方米,1997年為17.7 方米,2009年牛頭角上邨二及三期為17方米,但2011年欣安邨已縮小至14.1方米,去年初入伙的沙田水泉澳邨 1-2人單位為14.05方米。

值得注意是,新建公屋一人單位的面積,現已低於香港人均面積17平方米。不要忘記,香港人均面積是全球偏低的,新加坡是27平方米,內地35平方米。難道我們要視人均居住面積17平方米為合理標準?

長者一人住屋低過香港人均面積

長者輪候公屋時間愈來愈長,入住面積也見回落,居住景況愈來愈差勁。由於住屋擠迫,生活不便,長者在家要做伸展動運也欠空間,一旦跌倒要輪椅代步,家中實不容放下一張輪椅,往往被迫安排到安老院去。

香港安老宿位早已供不應求,對於一些有需要入住院舍長者來說,最悲涼莫過於此:仍未及輪到院舍便已告逝世;去年便有六千名長者遭此厄運。 

elder2.JPG

院舍也要擴大面積

本港安老服務水平參差不齊。最近有訴求指出,政府應將人均面積大幅提升。現時院舍法定最低人均樓面面積為六點五平方米,社會福利署的工作小組計劃調升到八或九點五平方米,但有團體及立法會議員更提倡應大幅上調至十六平方米,讓長者有尊嚴的過活。

對此,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表示,理解公眾意願是增加院舍人均面積,但需平衡現實情況,若大幅增加人均面積必然令宿位減少,未來院舍供應落後於需求的情況只會更惡劣。本港媒體Am730 周一(2018年5月28日) 頭版報導,面對增加人均面積,院舍憂慮觸發結業潮。

增闢土地解決住屋及社區需要

正如羅致光局長出席電台節目後直言:「別說老人家安老院,有那個家庭有十六(平方米)平均一個人?」香港面對住屋擠迫,社區設施求過於供,各方面人均面積又偏低,可見港人受困於土地不足,民生問題難以改善。隨著人口老化,本港對安老服務需求將更迫切,服務所需的空間也有待擴大。因此,港府實加快土地供應,刻不容緩。

團結香港基金認為,港人不應以現有人均居住面積 17平方米作為標準,必須擴大生活空間;面對現有醫療、安老及社區設施不足,須予以發展。由此,香港須要九千公頃土地儲備,尤以填海增闢大片土地為上策,使較完善發展住宅兼具充裕社區配套,大大改良港人的生活素質。

 

團結香港基金執行總編輯廖美香

延伸閱讀
  • 當下房屋供應危機水深火熱,我們實在需要着力落實行之有效的短期措施,但短期措施始終未能增加新的土地,不應被視為終極解決土地房屋問題的長期策略。

    政策‧正察  2019-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