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華明:兩棵和兩萬棵樹的故事

2018-05-30
李華明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
 
AAA

20180521030106801.jpg

在近年來,發生在半山區塌樹的意外接二連三,有個別意外更造成途人傷亡,引起社會的關注,而政府發展局轄下的樹木管理辦事處經常被批評亂斬樹,專業知識不足等。最近在般咸道便再次發生救樹斬樹的場面。據報道指有兩棵估計有七十至八十年歷史的細葉榕(已列入古樹名木)已病入膏肓,有可能危害途人,所以要斬除。

download.jpg

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許智峯和區諾軒聞風而至,再加上一些環保團體,拎起橫額意圖阻止政府斬樹,我看到這情景觸動了我的神經。這些尊貴的議員是否得悉他們極力爭取收回粉嶺高球場(筆者是香港高球會顧問) 建屋的土地上,正種植了二萬多棵樹木,其中超過80棵直徑逾1米,屬可被考慮列入「古樹名木冊」大樹的要求之一!

我曾經到粉嶺球場實地視察,由園林部經理徐玉珍細心逐一介紹場內的珍貴樹木,徐小姐本身是專業樹藝師,她向我介紹屬國家一級保護植物的水松,全中國只有1000棵,在粉嶺球場內已有30棵之多,在香港境內是絕無僅有的。

我看到一些大樹更有2米直徑,估計超過一百年,更看到比起般咸道更高大的細葉榕,樹齡接近一個世紀,其實整個粉嶺高球場內大約有三至四成面積是滿佈各種樹木,更有次生林散布在三個十八洞的場地,不少樹木既老且巨型,根本不可能移致別處種植,也沒有合適的交通工具可運送。

若真的收回高球場建屋,只有兩個選擇:為了遷就整幅土地內的古墓及名樹,只能在佈局上興建少量房屋,更要考驗高樓大廈對存在的生態帶來的的負面影響;另一選項是斬除所有二萬棵樹,騰空土地作全面建屋。

香港有不少團體及立法會議員經常強調要保育,切忌以發展來破壞生態平衡,又著重集體回憶及重視歷史,可是,這些朋友有多少曾經親身到粉嶺球場考察過?對球場的資料掌握多少?我當然有自己的看法,但最重要的是在公共政策的制訂過程中,任何政策的決定都要做出最好的平衡,若只憑一個目標(建屋為例),便可不擇手段,這會違背經常重視的價值觀念,這不是健康的討論,而是訴諸民捽、情緒及分裂社會不同的階層。真正的辯論是建基於客觀及理性的分析,不是早已有預設立場來硬推政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土地短缺嚴重,若政府只偏重基層,把地皮都撥作興建公營房屋,缺乏新的上車盤供應,最後或迫使更多人租樓,或以想盡辦法投身公營房屋,形成惡性循環。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