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 說起法國與阿根廷,便想起在Grand Hyatt扒房參與阿根廷酒莊Cheval Des Andes的wine dinner。而這晚的wine dinner,Cheval Blanc的主席Pierre Lurton亦遠道由法國來。至於為酒莊擔大旗的釀酒師,即非法國人,亦不是阿廷人,而是來自意大利的Lorenzo Pasquini。

    黃大鈞  2018-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