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曉琳:與民同樂世界盃 全城投入足球運動

2018-06-25
傅曉琳
離島區議員
 
AAA

WATCH1.jpg

今年來到四年一度的足球盛事,雖然不少住戶都有免費電視或收費電視看到,但與朋友聚在一起看,或是與街坊鄰里一起感受賽事氣氛很不一樣。在葡萄牙與摩洛哥的一場分組賽,我及媒體一起合力策動了小型的睇波活動,感覺非常不錯。看到他們在全港十八區都有類似的活動,著實是善用了公共空間的活動。一些街坊跟我說,平日很少與不認識的人一起在社區活動,難得一起看比賽,經歷很特別。類似的活動可以多辦,特別在公共屋邨及區內的公共空間。

在東涌和將軍澳等新市鎮,日間以商場為居民提供日常生活便利,但晚間缺乏了在公共空間的應用,也沒有社區中心營運。對比新加坡,當地不論是老人中心,社區會堂和青少年服務等都做得比較完善。居民形成了友好的社區連結,有助促進共融,也可以鼓勵到鄰里間互助精神。

舉例說,今年新加坡政府就開放了社區中心,讓市民觀看直播。雖然世界盃來到中段,但經過最近的社區直播,我倒想大膽建議康文署開放運動場,於晚間安排賽事,讓區內市民一同參與。試想想如果麥花臣球場於晚間作直播,相信能吸引到超過幾千人聚集,也讓一些未能支付收費電視的基層朋友觀看十六強和八強賽事。

另外如果民政局和體育專員能夠在維園、添馬公園等場地與民同樂,與市民一起熬夜看球賽,相信定能增加民眾對官員的好感。試想想在凌晨時間,與市民一同歡呼喝彩,放下平日嚴肅的樣子,一起吃小吃,喝啤酒,這樣貼近民情的活動,絕對值得考慮。

回看不少朋友和網民都支持冰島,認為當地市民上下一心。 但回望香港,球隊都覺得本地設施不足,有限的訓練場地被過度使用,而政府也無法安排足夠的指定場地給各個球隊。正如球壇前輩所言,外國成功在於擁有政府強大的支持和建立了多年的社區球會文化。香港需要的是建立新的足球文化,植根於社區,鼓勵年輕人享受足球運動的樂趣,政府在社區多推廣足球運動,這樣相信港隊有天能得到更多的資源和場地,終有一天也能代表香港走出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說起法國與阿根廷,便想起在Grand Hyatt扒房參與阿根廷酒莊Cheval Des Andes的wine dinner。而這晚的wine dinner,Cheval Blanc的主席Pierre Lurton亦遠道由法國來。至於為酒莊擔大旗的釀酒師,即非法國人,亦不是阿廷人,而是來自意大利的Lorenzo Pasquini。

    黃大鈞  2018-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