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馮檢基因何退黨?

2018-07-17
劉信
媒體工作者
 
AAA

fkk 2.png

在香港獨特的政治環境裡,政壇既是一個木人巷,又是一個修羅場。能夠單靠政治搵飯食的位置少之有少,建制派如是,泛民更加如是。因此好多時,見到民主派或其人物的退場,好多時,往往是基於內部而不是外部原因。先安內後攘外,歷史的教訓總是刻骨又銘心。近日馮檢基的退黨,便再次印證這個說法。

黨內走向年輕化

幾近將畢生花費在一個政黨之上,說民協是馮檢基的孩子實在不為過。民協黨內一直有股力量推動年輕化,因而令不少年輕人成功走出來,其中最成功算是何啟明。過去二十年都是一人黨的民協,馮檢基作為唯一一個成功走入立法會的人,固然深明背後的缺點,想不到「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最終將馮檢基逼上絕路的,卻是這股年輕力量。

劉信在傳媒業打滾多年,有關民協的傳聞一直不絕於耳,最集中而且攻擊性最重的,就是來自馮檢基與何啟明之爭。跟馮檢基抬轎下仍未能走入立法會的譚國僑,以及現已過檔到民主黨的莫嘉嫺不同,何啟明未經歷過參選立法會的失敗,而他在2016年超級區議會退選,則無疑是非戰之罪,更在此戰中算是打響了名號。

年輕,是何啟明最大的本錢,年僅29歲的何啟明嘗試改寫老邁的民協。第一步,當然是逼走自己的「好老師」馮檢基,要逼走當朝權臣,大體都是將馮檢基打造成「戀棧權力」的old seafood,引起民眾的反響。只要馮檢基民心盡失,基本上已經大勢已去,即使黨內有幾大的權力,在選票主導的政黨政治中,其根基已經被很大程度地動搖。

具體例子,可以從鄭宇碩的回應中見到,早在九西補選的民主派初選之時,身為民協副主席何啟明在《城市論壇》上曾表示,民協內部並不支持馮檢基的參選,而何啟明本人,則曾表態參選黨內的初選。何啟明如此的做法,不但給人民協並不團結的印象,同時使人認為馮檢基阻住民協的青年一代上位。

民協乏政壇明星

然而,馮檢基是否真是阻住民協內部的年青黨員上位呢?又似乎未必。自2016年民協中委換屆之後,正副主席平均年齡由44.3歲降至31歲,14名中委當中,有9名都是「80後」,何啟明本人也是在這次中委換屆中,成為民協的副主席。奈何民協本來便沒有什麼政壇明星,才會很易讓人覺得,民協是馮檢基的一人黨。

在此情況下,何啟明當日的舉動,便有如拿民協的前途賭一局。畢竟,民協現時在立法會一席也沒有,要維持民協政治生命的唯一出路,便是力求泛民舉行初選並且勝出,從而代表泛民參加西九補選。可是,民協這樣做的話,即是跟泛民其他山頭爭食,有志參加西九補選的其他山頭,自然想找藉口扳倒馮檢基。

在此之時,民協傳出馮檢基阻住民協青年一代上位的言論,便是有如給予泛民其他山頭攻擊基哥的彈藥。結果便是基哥在初選前後,一直遭受內外夾擊,指他「老而不退」。到了近日西九將會再次舉行補選,馮檢基抨擊劉小麗「欽點」李卓人做Plan B時,又再出現他「老而不退」的抨擊。一個泛民老將,竟不斷受到「同路人」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圍剿,又怎樣不會萌生退意?

說到這裡先聲明一下,劉信只識工聯會的何啟明,民協的何啟明則素未謀面,民協內部的是非,真相實在難以定斷。可是無論如何,馮檢基現在已經下台了,他們下一步又打算點行呢?還會爭取參加新一輪的補選呢?即使要爭,現在作為民協一個政治明星都沒有,又有辦法爭到出線機會嗎?他們將來還有機會在立法會選舉勝出嗎?相信,這些都是現在的民協領導層極需面對的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的未來,不能讓年輕人對社會越來越失望,也不要讓曾經光輝一時的老人家感到失落。這城市,是時候要有一個保守的右翼政黨,捍衛不少人心中追求的核心價值。

    趙婷  2019-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