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保羅:中美貿易戰暴露中國知識精英階層危機

2018-07-31
孔保羅
中國旅澳學者
 
AAA

trump xip.png

中美貿易戰是當前中國經濟與政治所面臨的最為重要的問題之一。不過,在這一問題上,中國的知識精英階層(這裡主要指的是專家學者及公共知識分子)又一次嚴重失誤。

首先,未能對中美貿易戰的爆發做出預判。中美貿易戰的爆發絕非沒有徵兆,而是在特朗普上台時已略顯端倪,在其訪問中國時就可基本確定,且在其首次公開表示要對5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征關稅時,更是完全能夠確定的。然而且不談一般的專家學者,絕大多數非常著名的中國知識精英人士,都沒有對此做出準確預判。

在特朗普已決定對5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征關稅後,除極少數清醒的專家學者外,絕大多數知識精英基本上還是認為,只要送上大禮給特朗普,中美貿易戰就打不起來。一些非常著名且頗有地位的專家學者,竟然還聲稱特朗普挑起中美貿易戰,是為了針對中國製造2025。請問:特朗普對歐盟、加拿大、墨西哥乃至其他國家的產品也同樣加征關稅,難道這些國家也有着與中國類似的發展計劃?

其次,迄今未能提出有效對策。如果說對中美貿易戰的誤判情有可原(因為特朗普的不可預測性實在太大,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不少非常著名的知識精英人士的表現,就絕對令人難以恭維了。在中美貿易戰問題上,中國知識精英階層基本上分為兩派,一是堅決主和——不少相當著名的公共知識分子和有着相當影響的著名學者,甚至是經濟領域的資深學者,都極其悲觀地表示,中國絕不能與美國進行貿易戰,否則會輸得很慘;另一些人則從上述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他們慷慨激昂地表示,一定不能對美妥協,而要以戰止戰。

然而究竟應該採取什麼方案來避免與美國進行貿易戰?主和派迄今沒有給出任何具體說明。試問,面對美方極端要求,主張避戰卻又拿不出接受方案,這不是投降又是什麼?同樣,除了主張對美以牙還牙的傳統報復手段之外,主戰派也沒有拿出切實可行的具體方案來。一些專家學者居然認為,特朗普挑起貿易戰是為了中期選舉;而他的票倉就是農民。因此反擊特朗普就要打擊他的票倉,就應該對美國的農產品加征關稅(例如大豆等)。

且不談特朗普發起貿易戰實際上不是為了什麼中期選舉(美國媒體披露的民調顯示,其民意已經很高,因此他根本沒有必要再畫蛇添足),而假設他就是為了中期選舉,可根據美國政府的統計數據,目前美國從事農業生產的人口,僅占就業人口的1%,試問,難道這1%真的構得成特朗普的票倉?動了這1%的奶酪,他就會在中期選舉中大敗?他就會停止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試問還有比這更無知、更荒謬的「專家見解」嗎?這不是典型的「義和團」思維又是什麼?

第三,迄今還未能對中美貿易戰的未來走向做出預判。中國的知識精英階層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依據詳實數據,對此貿易戰的走向做出基本預判,好讓政府決策層做出相宜的政策,而絕不能再繼續空談,更不能再信口開河,極其不負責任地繼續誤導民眾與政府。

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知識精英,對於中美貿易戰今後的走向,依據詳實數據給出預判。雖然中美貿易戰已爆發,然而在中美經濟關係的歷史長河中,這種所謂的「戰爭」只能是暫時的。所以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即使中美貿易戰全面爆發,也並不意味着天塌地陷。而且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如果中美貿易戰真是中國的一次歷史性危機,那麼它必然也是中國一次非常難得的歷史發展機遇。

所以,智者無怨,中國的知識精英現在沒有理由再怨天尤人,而應該非常理性而客觀地研究中美貿易戰的走向,並且找出切實可行的應對措施,將這一問題轉化為中國的發展機遇。然而不少知識精英並不這樣認為。在他們看來,中美貿易戰就是中華民族的歷史性危機,而根本不是機遇,對這一貿易戰,中國根本無解。這種驚慌與失措,不僅表現出他們缺乏最為基本的專業素養以及對中美貿易戰的外行,更與知識精英所必須具備的「寵辱不驚」「當仁不讓」精神嚴重不符。

基於以上三個方面的原因,我們不得不說,在中美貿易戰問題上,雖然有少數專家學者的確有着準確的理解、預判及對策,可是做為一個階層,中國知識精英卻又一次展現出嚴重失誤——他們非但沒有滿足政府決策層的基本要求,反而嚴重地誤導了民眾與政府決策層。

這一嚴重失誤至少說明,中國知識精英階層缺少對西方,尤其是美國的深入研究。更為坦率地說,目前中國知識精英階層對美國的研究,至少是不全面、不透徹的,根本不能滿足政府決策層制定適當的對美政策的基本需要;同時也表明,一些所謂的知識精英,不僅非常缺乏基本的學術素養,而且還非常浮躁,往往僅憑自己對某些領域的一知半解,就對許多重大的社會問題,甚至自己研究領域之外的重大的問題,極其不負責任地信口開河,誤導民眾與政府。

其中包括中國一些非常著名的所謂公共知識分子,他們本來對貿易尤其是中美貿易,從沒有進行過全面而深入的研究,是地地道道的外行,根本沒有發言權,然而卻偏偏要對這個影響到整個國家根本利益的重大問題,妄言什麼中美貿易戰不會爆發;而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後,又膽怯地宣稱中美貿易戰打不得,或者相反,極其輕率地要以戰止戰。目前中國知識精英階層的這種浮躁及自以為是,也許是中國更大和更為深刻的危機。

改革開放之初,中國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變革,可是中國的精英階層卻遠遠落後於形勢發展的需要,根本拿不出什麼切實可行的社會改革方案,以至於政府只能靠自己「摸着石頭過河」。這其中付出的巨大代價,是有目共睹的。而實施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之後,2008年中國經濟經歷了一次危機,現在的中美貿易戰也只是第二次而已。

市場化的經濟、社會動蕩、經濟波動乃至經濟危機是不斷產生的。一個民族的落後,首先是其精英階層的落後,而不是民眾的落後。中國精英階層如果繼續因循守舊,不敢創新,肯定無法應對現在所面臨的以及今後還會出現的更大更嚴重的危機,其最終結果是把中華民族核心利益斷送掉。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當年改革開放初期建設國家的那一代人已漸漸退下,換上來的都是70、80後成長的一批中青年,一代人有一代人成長的軌跡,我們東方這條巨龍活過來了,希望引領世界群倫

    廖書蘭  2019-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