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公務員多招收人文學科學生 或可無成本化解「港獨」

2018-08-17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POLI1.jpg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的風波尚未平息,9月開學季又將到來,筆者相信今年各所大學的「港獨」浪潮,將較去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原因很簡單,儘管包括學校在內的政社各界對此嚴詞譴責,但結果幾乎全部參與者都是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這種縱容不是變相鼓勵又是什麼?

對於如何遏制「港獨」,各界紛紛提出不同意見和建議,筆者通過對去年校園「港獨」風波的觀察,以及最近自身環境的變化,也總結出一個現象,希望對於遏制「港獨」有一些借鑒作用。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去年校園「港獨」風波最熾熱的,首推港大、中大和浸大,其中又以人文學科類學生最為活躍,而理工和商科的學生則較少參與,幾乎是純人文學科大學的嶺大和教大也頗為躁動,但是以理工和商科為主的科大、城大和理大則相對安靜。去年校園「港獨」和近年社運的風雲人物,如周竪峰、梁天琦、周永康、岑敖暉、羅冠聰、游蕙禎、黃之鋒等,更幾乎是清一色的人文學科學生。

職場不得志 欲「改造」社會

這個現象其實十分為值得關注,筆者也是人文學科出身,對此頗有一番感悟。首先,入讀人文學科的學生,成績普遍不及理工和商科,而造成這個現象的最根本原因,無疑是就業前景的差異。理工和商科的學生,只要按部就班,大都能夠有一個比較清晰且不錯的前景。至於人文學科的學生,讀了大量偉論後,往往自以為洞察世間的真理,但由於就業路徑相對狹窄,職場的不得志令他們總有懷才不遇之感,滿腹牢騷之下自然希望「改造」社會。

其次,人文學科的問題往往沒有標準答案,無論是功課還是考試,只要掌握一定規律,單憑「吹水」也能吹到合格乃至畢業,因此人文學科學生的學業壓力通常都不及理工和商科,有足夠的時間不務正業。

筆者此前十多年從事的媒體工作,是人文學科學生為數不多的就業渠道之一,同事大多對香港有著無盡的抱怨、對內地有著深深的厭惡。筆者曾經以為香港絕大多數人的心態都是如此,但是最近轉行至金融業之後,才發現原來不同行業之間的差異極大。

首先是同事對於政治並不太熱衷、立場也相對模糊,大家對於搵食更加關心,因為只要肯付出,還是能收穫成正比的回報,而人文學科的學生,往往捱生捱死依然前路茫茫,沒有怨氣就怪了;其次是同事對於內地的態度也正面得多,由於內地客是鄙公司最重要的米飯班主,儘管筆者不知大家內心的真正想法,但是至少表面上還是相當歡迎「財神」的。

以上長篇大論說了一大堆,其實結論很簡單,很多人也都強調過,就是香港的問題本質上還是經濟問題,只不過筆者將之更加細化,指出人文學科學生的出路不暢,是該問題的焦點之一。中國古代其實也有類似的例子,宋仁宗時期,有個不得志的窮酸文人寫詩勸四川的官員搞獨立,官員大為緊張立刻上報,宋仁宗一針見血地指出,這個人不過是想求功名利祿又不可得而已,然後隨便賞了個芝麻綠豆的小官給他,談笑間就解決了問題。

乘公務員退休潮 多吸納人文科生

現在香港搞「港獨」的這批人文學科學生,又何嘗不是因為對現實不滿才會如此,因此筆者認為,解決好他們的出路問題,也許是解決香港問題的一把鑰匙。至於如何解決,其實古人早就有現成的良方,而當前的香港也正面臨絕佳的契機。眾所周知,科舉是中國的一大發明,除了選拔人才以外,還有兩個重要的附帶作用,就是即可籠絡士人又可約束其思想,今天依然可以在香港發揮相同的作用。

考取香港的公務員,大概是人文學科學生最好的出路了,而筆者所指的契機,則是當下香港公務員的退休潮。據統計,未來幾年每年有數千名公務員退休,再加上人員離職,每年大約有一萬個空缺名額,與每年全部人文學科的畢業生數量相當,政府應當盡可能多吸納。當進入政府之後他們還會想「改造」社會嗎?他們只會希望社會穩定,從而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此舉既可增強建制力量又可減少社會上的怨氣。

至於在校生,大可通過多多開辦諸如公務員考試補習班之類的東西,除了可以趁機宣傳遏制「港獨」的觀點,還可消耗他們的時間與精力,又可建立一個希望,他們自然也就不會再搞搞震了。政府大可不必擔心此舉會引起學生的反感,清朝時,太平天國的洪秀全一邊造反一邊還偷偷考科舉,如果他考中了,中國也許就會少了一場大災難。面對現實利益時,大部分人都是口中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