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為什麼日本學童要背巨大書包上課?

2018-09-07
胡貞山
學研社成員
 
AAA

jp1.jpg

一直以來在香港,家長以及教育界人士都為學生背負沉重書包上學的問題,提出「減負」的各種方法。包括要求學校增設儲物櫃,讓學生可以將不需要帶回家的書本、作業簿存放在學校,釋放小小學生哥背上的壓力。

不過,在寸金尺土的香港裡,要學校增設儲物櫃十分困難,筆者記得要到了預科才有資格享用這個福利,猶如「會考」合格後的身份象徵和特殊優待。不過,聰明機靈的香港人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為了從另外的方法找到「解放」背上重擔的方法,十年前左右便看到書包製造商推出類似行李箱的輪子拖行式書包,讓學子們可以不用背著重重的書包上學。那麼,香港這樣的情況算不算同地區內較為罕見的呢?非也!事實上在日本,小小年紀的日本學生便已經與香港學生同病相憐。為什麼會這樣呢?

日小學生書包平均6公斤重

其實,日本人對於小學生背著體積跟自己身型一樣大的書包在上課路上行走,並非一直無動於衷,不以為然。據書包製造商的調查,日本小學生平均要背著五至六公斤的書包上下課,於是日本的書包製造商便推出了配合最新人工力學設計的書包,來減緩學生的不適。但是,要留意的是,日本的小學生書包一般是以學生能用滿整個小學時期來設計,雖然聲稱物有所值,而且耐用高質素,但所費不菲,一般都要差不多一萬港元計,而上面提到的人工力學設計書包則更加昂貴。

看到這裡我們會想,就算不管價錢問題,這本來就只是治標的方法,難道日本人就不往治本方法上思考嗎?事實上,日本的學校佔地及空間都遠比香港的大的多,要加放儲物櫃不是大問題(當然要加設的話,需要地方政府撥公帑),但日本的小學校仍然不希望學生將不需即用急用的書本及習作放在學校,原因很簡單,就是站在學校立場,精神上希望學生能夠每日放學回家後也學習、預習。

「寬鬆學習」被推翻

事實上,日本在二、三十年前,為了反省過往過度重視考試的教育模式,隨之推行了「寬鬆學習」的新方式,即重視學生學習的質,不是量,尊重學生的個性及不同的專長。這原意雖好,但隨著經濟持續不景氣,周邊國家如中國、韓國急度冒起,日本社會整體對國家的前途以及自己的生活均呈現焦躁不安的情緒。結果,「寬鬆學習」方式成為了眾矢之的,各種本被視為折騰學生的補習班、興趣班在日本各地成行成市。在這個氣氛下,學校以及家長處於一方面不想學生辛苦,但又不想學生太「無所事事」的矛盾情緒。

校方不想讓家長覺得學校沒有「勉勵」學生勤學,間接影響到學校的風評,妨礙招生,於是仍然在形式上希望學生將課本都帶回家,更多加一些補充練習,讓學生有事可為。家長則認為光靠學校的學習不足以保證兒女的前途光明,於是又安排了課後的補習班,結果學生又要背著不同的習作。當然,家裡有車接送的孩子會相對輕鬆一些,但畢竟也不是人人可為。

話雖如此,文科省突然發聲後,卻立即來一個「雷聲大雨點小」,最後補了一句「希望各間學校自行判斷」,如此一來,學校夾在中間,問題顯而易見,但在上述的兩難之下,恐怕也只能視而不見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富山市在2016年的G7富山環境大臣會議上,以實現食品和各種資源的循環利用、削減其使用量為目標,制定了「富山物質循環框架」的聲明書,在全國率先開始實施「實現零廢棄物構想」的環保事業。

    黃匯傑  2019-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