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瑋:Non-JUPAS 簡單?升學捷徑?先了解清楚,再三思而後行

2018-09-12
陸子瑋
基本法基金會研究員
 
AAA

uni1.jpg

近日有位尊貴的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表示現時本港出「升學機會嚴重不公」現象,議員表示非本地考試課程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IB) 及英國的英國高考課程(GCE A-Level) 比本港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更容易獲取高分,更有人表示非本地考試課程是升大學的「捷徑」,反映社會普遍有「非本地考試課程比本港文憑試容易」的偏見,所以就希望能用這篇文章以「貼地」方式,詳細解釋關於IB課程要求,讓大家對它有更深和全面的認識,自行判斷事實。

課程總況篇: 

教育行內一般都知道GCE A-level比IB 和DSE比較下是較容易,事實上,GCE A-level入學的學生人數一直持續處於極低水平,更有不少外國大學近年要求GCE A-level畢業生入學前需要特別再被安排考大學自設的入學試,確保畢業生的能力,所以反映出其認受性普遍偏低。但是,IB卻是另一回事。

課程要求學生必修6個學科(不可多不可少),中英數基本三科及其它自由選擇的文理商科,比DSE不同的是,IB在特定的科目中,分了Higher Level (HL)和Standard Level (SL),規定學生需要選取最少3個HL科目,而兩者分別在於涵蓋的主題數量、課程所需時間和課程功課要求。學生最少一共要上1,170小時的課堂,絕不少於DSE。

語文篇:語文考試公平競爭,同時充滿不明因素

有關語文學科方面,不少人都認為IB比DSE較容易,因考生都是非本地人為主。但事實上是,IB有機制確保公平競爭,課程將中英語文分了A級及B級兩大類(A是母語;B是第二語言),語文A級又分了語文及文學(Lang & Lit)和文學(Lit),學校基本上規定本地學生只能選母語為A級,不可選B級,變相本地學生其實是和全世界的中文母語學生競爭,當中包括不少來自國內、台灣等地語文能力較強的學生;而英文方面,競爭者主要是來自西方國家,對香港學生而言也不是有一定有優勢。另一方面,DSE在語文方面的教法是比較重傳統的「讀、聽、書、寫」,但IB的教法即較著重學生的分析,更偏向「文學分析」。由於IB是國際性,考試改卷的老師也是來自不同文化和語文歷史的地方,存在不少的主觀因素,對最終成績增加不少不明因素。簡單直說,本地學生在IB的語文科是沒有優勢的。 

課程要求篇:接近大專一年級水平

IB非常重視學生自己從課程中建立的分析、自主及學術研究能力,也是跟DSE最大的分別。DSE 是較填鴨式,課程內容公式化,比較權威性系統,在考試和功課上都是較偏重於「考試模式」。相反,IB課程要求學生在兩年時間中,要求學生自行為自己的論文定題目,不間斷地做不同類型的課堂報告,而各個功課成績會直接影響最終的IB分數。

除了上述所提的課程要求外,課程強制學生2年內需完成約4,000字的「學術研究論文」(Extended Essay)和名為「知識理論」哲學論文(Theory of knowledge),各個功課嚴格要求內容需要有完整的學術引證格式(reference citation),練習學生的研究能力及提升他們對學術誠信(academic honesty)的意識,可說是非常接近大學一年級水平要求。這對一個中學生而言,壓力也不少。所以,如果學生希望能在IB成績表現出息,就需要在整整兩年期間保持極高水準,不能有任何差池。 

事實上,不少學校都清楚IB的難度,所以有部分國際學校(例如:耀中國際學校、德瑞國際學校、香港國際學校等等)會自設322制度,(3年初中,2年IGCSE和2年IB),以國際中學教育普通證書 (IGCSE)作為IB的入學試(作用和香港的舊制中學會考相似),符合成績要求的學生才能升上IB課程,確保學生實力能應付IB課程。

所以,雖然議員提到「當中DSE生能取得最高等級(5**)者只佔1.3%,其中本港IB考生取最高等級者高達24.1%,遠高於DSE考生考取的最高等級的1.3%」。如只單從數字顯示,的確會令人有「IB較容易」的錯覺,不過社會已有不少人提到,數據的樣本大多是本地名校精英學生,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不少IB學校早已自設機制確保學生的質素。HK01報導已發現,IB生的入學分數其實比DSE生還要高,而且從數據上(以港大和中大為例子)分析,若結合IB和GCE A-level一同觀察,從過往5年期間,non-JUPAS入學的合計數字是持續下跌。

總括而言,筆者希望該文章能提供不少資料,讓大家判斷現時升學機會是否真的「嚴重不公」、「非本地考試課程是較容易」和「non-JUPAS是升大學捷徑」。當公眾人士提出社會現象時,應好好研究數據背後的因由,而不是只過於解讀數據表面,提出欠缺準確度的論點和意見,製造不必要的社會偏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隨著近年自資院校、私立大學的湧現、大型企業的教育導向,家長漸漸意識到應用教育的重要性,改變思維,勸喻子女走進踏實的人生。

    政策‧正察  2019-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