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特首的蹩腳唁電

2018-09-26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carrie1.jpg

唁電是指對死者表示哀悼,對死者的家屬表示慰問的電文,以褒揚為基調,語言講究精練、真摯、鄭重,稱讚逝者的貢獻。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逝世,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透過政府新聞處表示深切哀悼,也相當於唁電,行文卻予人不倫不類之感。

唁電共四段,或囉嗦,或語法不通,或不敬,筆者冒昧點評。


「高錕教授是開發和應用光纖技術的先驅,為現代通訊科技帶來革命性的變化,對香港、國際,以至全球人類,作出巨大貢獻。」

點評:將香港、國際、全球人類並列遞進,不妥,改成「對人類作出巨大貢獻」即可。


「高錕教授不但是一位傑出的科學家,亦是一位有承擔的教育家,他一九八七年至一九九六年出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致力推廣研究工作和改革高等教育,對培育下一代不遺餘力。他對香港的科研發展亦高瞻遠矚,力促成立香港科學園,為香港今日的創科發展奠下穩固基礎。他二○一○年獲頒大紫荊勳章。」

點評:絮絮叨叨,不夠簡練,可改為:「高錕教授是傑出的科學家,亦是有承擔的教育家,一九八七年至一九九六年出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致力改革高等教育,提升大學研究工作,力促成立香港科學園,為香港今日的創科發展奠下穩固基礎。」


「高錕教授晚年不幸患上認知障礙症,但仍不忘貢獻社會,在二○一○年和妻子黃美芸女士成立高錕慈善基金,為其他認知障礙症患者提供協助,加深大眾對該病的認識。高錕教授正面的態度以及貢獻社會的精神,令我深受感動。」

點評:既患上認知障礙症,其實已經無法「不忘貢獻社會」。稱高錕夫人為「妻子」,不敬。「正面的態度」大概是英文直譯,像表揚小學生。可改為:「高錕教授晚年不幸患上認知障礙症,二○一○年和夫人黃美芸女士成立高錕慈善基金,為其他認知障礙症患者提供協助,加深大眾對該病的認識,貢獻社會。」


「高錕教授出類拔萃,是香港人的驕傲。我對他的辭世,深感哀痛。我謹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點評:一代「光纖之父」,評價「出類拔萃」似乎低了。此段可改為:「高錕教授是香港人的驕傲。我對他的辭世深感哀痛,謹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不得不說,這是一篇蹩腳的唁電。特首發出類似的哀悼文章並非第一次,甚至鬧出笑話。猶記當年覺光長老圓寂,梁振英還向其親屬致以深切慰問。既是出家人,何須慰問親屬?

行政長官日理萬機,這類文章應該是政府官僚炮製出來的。這是香港長期重英輕中的結果,進入政府的精英,第一標準是英文,中文是二等語言。文字是門面功夫,但特首不少文章,別說典雅和文采了,連四平八穩都做不到。以政府之高薪厚祿,只要打破英文至上的思維,不難招聘到能寫規範中文的秀才。

文字的力量,勝過千軍萬馬。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就職演講,是特區政府的第一篇重要文獻,被作家董橋形容為「莊嚴的演詞,莊嚴的中文」。董建華後來「洩密」,透露演詞的執筆者是金耀基先生。

董先生的經驗值得借鑒。靠港府的中文主任,根本拿不出像樣的文章。行政長官一些重要演詞,完全可以「外判」,另請大家,至少也找人潤飾一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某種意義上說,林鄭今天創下了歷史記錄。香港開埠以來,除了戰亂,從未有施政者宣讀一分鐘就被打斷,也沒有施政報告要通過視訊傳遞。

    鮑渤  2019-10-16